›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9月02日

梁智鴻要如何保存名節?
(自由撰稿人 周信) - 周信

梁智鴻年底將卸任港大校委會主席一職。資料圖片

田北俊接受電台訪問,自稱認識多名港大校委,知道特區政府和中聯辦都有人曾經就副校長任命游說校委會委員。特區政府強調有關指控毫無事實根據,中聯辦對此例牌不會回覆。其實,最應即時澄清的是港大校委會,特別是校委會主席梁智鴻,不單對田北俊的言論不應置之不理,對整個委任陳文敏事件的立場,也應給予校內師生以至全港市民一個清楚交代。
所謂立場,是指他個人在這次事件中如何領導校委會進行招聘、甄選、決定以至公佈的整個過程,以及他對大學以至香港的承諾和問責。不論有沒有特區政府和中聯辦的游說,倘若有人提出質疑,校委會也應向公眾清楚說明,他們會堅守甚麼程序和步驟,去確保港大的傳統、自主權和核心價值,並且集體向公眾承諾,同類事件不會再發生。如果校委會委員不肯這樣做,主席也應責無旁貸。
特首是本港所有大學的校監,參與校務與影響校政的程度理應一視同仁;校委會主席由發展方向、人事任命到財政預算都有直接決策權,對外對內都是最高權力標誌,對大學的干預及問責亦應最大。在楊鐵樑時代,公眾對校委會主席所知不多,幾任港大校長不單是知名學者,對港大亦貢獻良多;馮國經為港大訂下要成為全球最佳大學前廿五名的目標,是校委會主席的創舉。
徐立之在校長任上,續寫港大輝煌紀錄,只可惜後來出了八一八事件,因此不獲續聘。徐立之的離去,是校委會的集體決定;馬斐森的聘任,梁智鴻完全沒有參與;到了這次聘任副校長決定的延遲公佈,梁智鴻也一直強調是依足程序,完全沒有違反既有的做法和準則,但受到港大的師生、校友以至公眾質疑。
作為校委會主席,梁智鴻年底便會退任,他今天所做的一切,對未來的港大會造成多大的損害,很快便會看到。如果換上一個更霸道、更封閉、更自我的強勢主席,任何決定都不會或不須向校內校外人士交代及問責,梁智鴻過去滑不溜手、永不上身的手法也許會令人開始懷念,但他面對大是大非仍不肯擇善固執,拒絕交代真相,助長黑箱作業的畏首畏尾作風,隨着新人的強硬手段及暴力施政,將會成為港大校史上的一個轉捩點甚至污點。

應向公眾作清楚交代

即使能換上一個較盡責、較親民、較開放的新主席,舊主席遺下的許多不解之謎及公眾不滿,終能撥亂反正,但其實港大校監、校委會主席與校長的工作關係經已出現不可挽回的改變,新主席即使終能帶領港大走出困局,間接也證明了舊主席的不濟。況且,接替梁智鴻呼聲最高的是李國章。港大校委會由他主事,也許會與特首配合得更好,但港大上下內外則肯定會從此多事。
特首會否及應否繼續出任所有大學的校監?如果所有校委會主席及校長都是自己人,特首當然不再需要「身先士卒」,但港大校長的象徵意義太大、校友的實力和影響更不容低估,所以特首(校監)及校委會主席的任何舉措也動輒得咎,除非能做到一定的公開、公正及公義,而非單以程序、分工及授權等理由去「獨行獨斷」。梁智鴻主席若要保存名節,不想成為港大校委會「淪陷」前的最後一位主席,向公眾清楚交代他的立場和底線,絕對是明智之舉。

周信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