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30日

笑甚麼,我們也是不團結
(杏林覺醒成員 黃任匡) - 黃任匡

「等埋發叔」事件後,建制派互相指摘,連田北俊田北辰兩親兄弟亦隔空開火,成為市民笑柄。資料圖片

這陣子,建制派的蝦碌醜聞炒得十分火熱。各位看倌都看得津津有味、不亦樂乎。我不想再猜測,整場鬧劇背後究竟是689在重施故技,發佈黑材料轉移視線;還是有人臨死掙扎,想找替死鬼。反正,真相應該很快大白。我甚至不同意區家麟說:笑一日就夠。撫心自問,我們根本連笑一下的資格都沒有。
當我們在笑他們毫無協調、推卸責任、不團結、狗咬狗骨時,大家不妨回心一想:泛民主派裏面的政黨、議員、甚至市民,回歸以來,一直不都是這樣的嗎?社民連跟民主黨在議會選舉時,何時有好好協調過?雨傘運動過後,本土派跟所謂「大中華膠」有好好團結過嗎?勇武抗爭者跟和理非非一派狗咬狗骨時,我們怎麼又不笑了?
我們今次之所以會笑得開懷,其實是因為回歸十七年多來,建制派一向看似高度團結(或許稱之為高度服從會更合適,但無論如何起碼他們表現一致)。今次不但突然甩轆,更在之後互相指摘、泥漿摔角、甚至兄弟鬩牆,一反常態。但事實上,在民主路上耕耘的一方,過去十幾年來,這些蝦碌鏡頭壓根兒沒有在我們身上停止過。最可笑的,其實是我們自己。
在重要的政治問題上,泛民因為不團結不協調,次次皆弄巧反拙。例如,每次議會選舉明明得到大多數選民支持,卻每次都淪為議會裏的少數派,其後每每推卸責任、互相指摘,卻又不思進取。最後在下一次議會選舉來臨時,又再犯上同一個錯誤。永遠只可以勉強手握三分之一的否決權(姑且不談功能組別,甚至連地區直選亦然),還得日夜提心吊膽怕出了叛徒,讓對方撬了票,最後落得滿盤落索。我們還有面目笑人不團結、不協調?
或者可以這樣說,我們快樂地恥笑建制派,笑了兩個禮拜,但其實建制派已經笑了我們十七年了。從這兩個星期香港社會飆升的快樂指數,你可以想像,過去的十七年間他們看着我們,笑得有多快樂吧?
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如今政改塵埃落定,建制派卻酣於內鬥,提供了讓我們反思自省的機會。
作為渴望民主的公民,我們需要反思,如何在民主路上和衷共濟,運用手中選票,發揮最大能量。而作為反對派,泛民政客和黨派更應當自強不息,把握機會好好計劃未來如何能夠協調合作,槍口對外,扭轉弱勢。當然,我們不應要求泛民在所有議題上都統一口徑(這明顯也不是健康的現象),但在某些緊要關頭,例如議會選舉時,適當的妥協及合作是必要,也是可行的。其中,重要的一役即將來臨。
在即將舉行的新界東立法會補選戰裏,選民熱切期盼,在否決政改後的有利形勢之下,不同光譜的泛民持份者能夠放下歧見,共同保住新界東的關鍵席位。否則泛民在地區直選議席中18對17的些微優勢一旦失去,建制派將因而更加橫行無忌,議會將會完全失效,後果不堪設想。
鏡頭下,林健鋒扁着嘴說:「建制派沒有分裂的本錢。」但若論分裂的本錢,誠然,泛民主派早就已經破產了。如果繼續執着分歧、拒絕團結的話,這次恥笑建制派甩轆,將會是我們發出的最後一次笑聲。我們必須盡快收拾幸災樂禍的心情,謙卑自省,重新上路。
不必覺得可惜,因為在民主降臨香江的那一天,我們將一起笑得更加燦爛。
黃任匡
杏林覺醒成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