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27日

蘋論:群組洩密不尋常,曾主席成眾矢之的 - 李怡

政改投票後,特首和建制派多人即呼籲忘記「甩轆」事件,要大家向前看。但一個多星期,事件仍不斷延燒,不僅建制派種種表演提供談資,而且還爆出WhatsApp群組洩密炸彈,前晚建制派深夜與張曉明茶聚,據聞張曉明對洩密很「激氣」,希望事情到此為止。但樹欲靜而風不止,恐怕後續還有好戲連場。
18世紀美國政治家Fisher Ames(1758-1808)說:「君主政體就像一艘航行順利的商船,但有時會有一位胡搞的船長把船駛向礁石堆中令船沉入海底。共和政體猶如一排竹筏,順水漂流,從不下沉。但竹筏上的人,腳總是要濕的。」
他說的18世紀的「君主政體」,可以演繹為沒有君主的專權政治;他說的「共和政體」,事實上就是包括君主立憲在內的民主政治。
香港建制派的組成,基本上可以說是專權政治的產物。他們中多數人一貫唯中共之命是從,「甩轆」後的慌張、推諉,向中共「求恕」等等表現,使我們對這樣的定性應無懸念。民主派的分裂、爭吵,像是乘坐竹筏的人,腳總是濕的;建制派則坐在大商船上,一致行動,像是很「團結」,但那是因為這艘船還沒有碰觸到礁石,現在也不知道是哪一個船長把船駛向了礁石堆,船上的人固然慌作一團,在相互指責、推諉之餘,也有人使出了陰招,第一波就是WhatsApp群組洩密。

主持會議並無不公

群組洩密的內容,有幾個觀察點。
一是在交換意見中,完全沒有提到「等埋發叔」這回事,也就是說,沒有人(包括可能的「班長」)提出過要等齊人才投票,沒有人提過要拖延時間。如果有,參與群組的曾鈺成就有可能提出可行意見,他也不會在事情發生後問「玩乜」?因此,「等埋發叔」是誰的主意?是不是有接到更高指示的「班長」,擅自作出的行動?何以如此重要的決定卻沒有在群組公告?對發出指示和在現場作決定的人,中央是否要問責?
二是群組洩密事件中,聲譽最受打擊的無疑是曾鈺成,他的中立形象可說粉碎了。23名泛民議員向他提出3點要求,包括如實交代詳情、就主持會議不公向市民道歉,並承諾日後恪守政治中立,不排除會要求他下台。
平情而論,曾鈺成參與建制派群組就政改發言等「教路」,當然有違政治中立,但他並沒有「主持會議不公」,即他在主持會議時還是謹守會議規則。他個人在政治上非中立,是眾所周知的事。他是民建聯創黨主席,也以民建聯的名義參選。選他當主席,並不是要他在個人政治取向方面放棄中立,而只是要求他主持會議時中立。
三是群組洩密,正正暴露出建制派中人對曾鈺成的要求,是要他在主持會議時也要站在建制派的立場。在WhatsApp中,廖長江說:「根據基本法,這表決要全體議席三分二通過,是特別表決。若全部在會的37議員不夠三分二,是否可以作表決,議事規則及法律上有否規定?」這應是出走的建制派認為曾鈺成應該作的裁決。曾在群組以英文回答,表示:「基本法及議事規則都無規定就基本法附件一修訂表決需要更高法定人數,而當時已夠法定人數進行表決。」
一直指責別人沒有跟大隊離場的田北辰,在前晚中聯辦茶聚後說,曾鈺成有在會上道歉,但並非如他預期般道歉;田北辰又說,個別有留座投票的議員堅持自己無做錯,令他難以接受。

報復曾鈺成無偏幫

WhatsApp群組的爆料,打擊了曾鈺成因公正主持會議而得到社會掌聲的中立形象,而他的公正主持是產生6.18結果的重要因素。因「甩轆」而使離場建制派全部灰頭土臉,很難想像他們不認為曾鈺成「可以做得更好」,也就是讓表決流產。群組洩密令人懷疑是報復曾鈺成沒有偏幫建制派的行動。
群組洩密另一點可堪注意的是離場建制派是否要道歉的問題。曾鈺成表示:「請各位鄭重道歉,否則不能了結。」但許多建制派都反對用「道歉」字眼,說頂多說「遺憾」、「極其遺憾」,甚至有主張用「請見諒」這樣毫無誠意的字眼。從洩密的對話來看,除了曾鈺成,大部份建制派都沒有向支持政改的市民道歉的誠意。反而留座投票的陳健波要求其他建制派「諒解」。洩密談話完全是顛倒是非的對話。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茶聚談話中指,「33名建制派沒在政改方案投票只是意外,政改工作不能只看票數……」政改關鍵是投票,而投票可以不看票數?真是再也沒有比這說法更荒唐,也更自打嘴巴了。
建制派的商船觸礁,曾主席成為眾矢之的,香港的荒誕劇令筆者想起邱吉爾的話:「繼續拖延、折衷和自我安慰式的權宜之計的時代已經接近尾聲;取而代之的,我們將生活於其後果之中。」
(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