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23日

蘋論:踐踏民主程序 中共還將自食其果 - 李平

偽普選鬧劇高潮迭起,先是33名建制派議員退場不投票演出反高潮,讓中共官員票債票償的如意算盤難打響,再有親共議員演出哽咽騷、流淚騷,或明或暗地向西環負荊請罪,讓市民看到他們只知向中共求救、沒有承擔政治責任的勇氣,又有湯家驊退出公民黨兼辭去立法會議席,提前引爆立法會分組點票否決權的決戰。

獨裁心態 篡改遊戲規則 

當然,最引人矚目的是建制派議員意猶未盡的表演,處處顯示他們對中共秋後算賬的惶恐不安。中共迄今未公開批評建制派議員對政改方案護航不力,只不過是不想讓國際社會多看一場笑話,不想再打建制派的臉而影響未來區議會立法會的選情,並非開始反省偽普選方案為甚麼不為港人接受。中共追查建制派出現退場「等埋發叔」的低級錯誤,只不過是想徹查是事出突然還是有不明勢力干預,以強化日後的指揮及操控,並非開始解剖制度性死因。
其實,33名建制派議員玩弄會議程序玩出禍,只不過是中共踐踏民主、踐踏程序正義的一個縮影。根據《基本法》規定,香港修改特首和立法會議員的產生辦法只須經過三部曲,即方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根據這三部曲,特首或立法會普選的模式將由港人擬定,但200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在三部曲之前增加了特首報告、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是否修改的兩個環節,變為五部曲。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已僭越《基本法》,去年的8.31決定更越俎代庖,擬定香港特首普選的框架,否決公民提名等建議,把自己制定的「是否修改」程序擴張成替港人作決定的程序。
肆意踐踏程序正義、肆意篡改遊戲規則,是中共一黨專政、個人獨裁心態使然。中共建政之後,無論是高層的權力鬥爭,還是針對黨外人士的鬥爭,處處可見這類把戲。其中,玩弄法律莫過於玩弄修憲,玩弄會議程序莫過於黨代會可以停擺13年。中共最近幾次修憲都強行加入所謂領導人的政治思想,從鄧小平理論到三個代表再到科學發展觀,僭建規模超過香港政改五部曲。中共在1956年舉行第八次全國黨代表大會(簡稱「八大」),其後經歷反右、文革,高層權力更替連黨代會這個橡皮圖章都廢棄了。1969年,中共舉行「九大」時在黨章明訂黨代會五年舉行一次,但1973年因林彪事件又提前舉行「十大」。

歹戲拖棚 徒有媚共心態 

在香港普選問題上,中共一邊向全世界宣稱在2017年實行普選的立場是堅定不移的,一邊自訂普選標準,宣稱「行政長官人選必須是愛國愛港人士的立場是堅定不移的」,同時篡改政改方案的修訂程序,宣稱「普選辦法要符合《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立場是堅定不移的」。中共官員、梁振英政府、親共人士和媒體一直在由這「三個堅定不移」搭起的戲棚中演出,孰知最終上演了讓全世界震驚的否決鬧劇。
33名親共議員竟然未對政改方案投票,其中還有3名行政會議成員,而且迄今沒有一人願意承擔政治責任而請辭。由此可見,香港親共議員徒有中共獨裁心態,既忽略了本地政黨仍有各自訴求的現實,又不具備中共的控盤能力,以致關鍵時刻甩轆,貽笑世界。香港親共議員徒有媚共心態,既沒能力推高支持袋住先的民意,又沒能力完成中共推動偽普選的投票指令,只能事後相互指摘,甚至兄弟鬩牆,歹戲拖棚。
說到底,中共如果繼續踐踏《基本法》,踐踏民主,踐踏程序正義,而梁振英政府和親共政黨、團體、媒體只是亦步亦趨,那麼,日後無論是政改,還是經濟、社會大政,難免再有類以政改被否決的鬧劇重演,中共將再自食其果,要實現香港人心回歸只是癡人說夢。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平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