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22日

IMF憑甚麼教訓希臘!
(資深傳媒人 盧峯)

希臘經濟情況未有改善,處理不善或會引發政治危機。資料圖片

若果不知道IMF只是代各國管錢的中介機構,若果不了解IMF總裁不過是各國政府的代理人,還以為IMF對希臘真的操生殺大權。那位來自法國的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居然一再lecture希臘政府要改革,還定下7月1日的死線要希臘削減退休金。否則IMF將不再容許希臘延期還債,並將宣佈希臘債務違約,令希臘走向破產甚至退出歐元區之路。
老實說,真正能決定希臘能否避過債務違約困境,能否留在歐元區的是歐元區集團、德國及美國等主要經濟體。只要它們願意寬限或定下新的貸款協議幫助希臘重整腳步,IMF及拉加德只能照辦,不能吭一聲,他們神氣甚麼!
從歷史上看,IMF的援助方案幫倒忙的時候比有用的時候還要多。太遠的不說,九七、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中,IMF開出「飲鴆止渴」藥方:緊縮政策加放寬金融管制,要受災國家接受,不管是泰國、馬來西亞、印尼都要照辦,不能有例外,也不考慮實際國情及經濟狀況。結果,泰國固然越緊縮越糟糕,越放寬金融市場越多企業走資;印尼更出現「流血不止」般的資金外逃及貶值情況,最後引發綜合的政治經濟危機,直到二○○五年印尼經濟還未完全復原。○九年開始希臘及「歐豬」出事,IMF拿出的又是緊縮及改革的「藥方」,到現在還未見好效果,債務危機依然深重,IMF憑甚麼神氣四處教訓人呢?

應以恢復經濟動力為先

再說現在希臘需要的不是改革,而是大規模的外援以恢復經濟動力,走出已歷時五年的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也只有來一次微型的「馬歇爾計劃」(Marshall Plan)才有可能令希臘經濟回復正軌,擺脫無窮無盡的債務危機。先看看Bloomberg對債務危機以來希臘的苦況分析就可以知道這個國家不但長期受苦,而且毫無改善的迹象與希望。
從○九年第一季債務危機爆發開始,失業率快速從4%上升,而且是越改革失業率越高。從一○年起的三輪改革、緊縮政策後,失業率更從11%升至超過28%的可怕水平,到今年四月經濟稍好仍在26%徘徊。入息中位數的跌幅更是驚人,○九年債務危機初發時國民可用的收入中位數大約12,000歐元,到一四年已跌至不足8,000歐元,跌幅超過三分一;再加上經濟不景下大量人才外流,人口已出現淨流出的情況,令希臘人口及勞動力不斷萎縮。三個因素加起來意味希臘有工作及收入人士大幅減少,收入下跌三分一,並出現人才荒。在這樣的情況下希臘要靠自己的能力、經濟動力走出困境已不可能,反而會跌入越來越萎縮的死路。
儘管如此,IMF及德國財金官員依然要希臘人勒緊肚皮,依然要在石頭中鑽出血來,要希臘政府大削退休金四分一,把希臘國內剩餘的消費力進一步壓低。這不是進一步把希臘人民推向深淵嗎?
二次大戰後西歐各國哀鴻遍地,一片頹垣敗瓦,並欠下美國大筆戰時債務。若果美國政府不是推出馬歇爾計劃,以大量美元援助西歐特別是西德避免饑荒及重建國家,西歐包括西德只怕到60年代仍然一窮二白,更不要說創造甚麼經濟奇蹟。
IMF、德國政府忘記了這個歷史經驗了嗎?

盧峯
資深傳媒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