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17日

中共要香港臣服
(傳媒研究員 陸昕慈) - 陸昕慈

陳雲日前在《紐時》撰文提倡「中華邦聯論」。資料圖片

陳雲本月14日在《紐約時報》發表"A Federation for Hong Kong and China"(中文版為〈大陸可與香港建立「華夏邦聯」〉)一文,繼續兜售他那套一直被本土派和親北京團體誤解的「城邦論」。陳雲這次的賣點是,「北京政府拒絕給予香港更多民主自由,因為,歸根結柢它擔心香港會因此在未來要求完全自治。所以與其在民主問題上陷入僵局,不如直面潛在的主權問題,而建立正式的中華邦聯則可以緩解北京政府的憂慮——最終因香港獨立而失去它」。身為民俗學博士的陳雲,實在對政治理論和中共歷史了解甚少,他以為「主權問題一旦解決,就可以更冷靜地討論邦聯中的成員各自選擇何種社會制度……香港取得真正的民主制度的機會也會更大。」陳雲博士持「先釐清主權再討論治權」的想法,不可謂不是太過天真;也難怪,儘管他多次公開和「港獨」劃清界限,仍然免不了被人誤會是「港獨之父」。
稍微對中共建國以來歷史有所了解的人便知道,對於中共而言,主權問題不是可以討論(至少不可以公開討論)的問題。1982年鄧小平在見戴卓爾夫人時說過這樣激憤的話:「如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48年後還不把香港收回,任何一個中國領導人和中國政府都不能向中國人民交代。如果不收回,就意味着中國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國領導人是李鴻章!」鄧小平的強硬態度成為中共領導人幾十年來主權問題上的基調。陳雲博士提出要中央政府學習美國,讓大陸與香港保持「主權獨立的邦聯關係」,初心是想滿足中央政府名義上「不失去香港」的願望,也為香港的高度自治在法理上找到更高層次的保障。

集權政府不可能接受聯邦

持這種想法的人士,陳雲不是唯一。2001年,時任國民黨主席連戰提出以邦聯制實現兩岸統一的模式;去年,上海台灣研究所政治研究室主任陳鴻惠亦再次解讀鄧小平的理念,將高度自治解釋為「具有聯邦性質,但仍是單一制而非聯邦制」。然而,在中國實行聯邦制的不可行之處在於,這種模式本質上與中共中央集權的屬性相違背——在聯邦制國家裏面,各聯邦成員的自治權要比單一制下的地方政府大得多,聯邦政府的權力來源於各成員的參與,國民享有聯邦和聯邦成員的雙重身份……這些規則,等同於削弱了中央權力而實現地方分權。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曾經多次公開指:「一國兩制的偉大之處正在於其與中國的單一制不矛盾——與聯邦制不同,北京和香港是中央與地方的關係,而地方的權力來自中央授予……」。這些幾乎於陳腔濫調的政治理念,中央集權不可動搖的訊息是很明確的。中央不願見到香港民主化的原因很簡單,即是怕民主香港對大陸的示範效應——否則,在《零八憲章》中提出「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不會至今仍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囚禁。
大陸的官方話語裏充斥着這種似是而非的矛盾邏輯——經濟學家茅於軾昨日在《FT中文網》發表文章,指中共倡導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內容矛盾,愛國、富強等國家層面的要求與誠信、文明等個人要求有本質的衝突(譬如為了愛國往往犧牲了誠信),因此不可能真正被實行。但這套人所盡知的「皇帝新衣」招搖過市、無人揭穿的背後,是可怕威權機器在起作用——人們均知這威權要的是臣服,而不是信服。在香港問題上,的確有很多不確定性,但惟有一點是確定的——就是中央政府要一個臣服的香港。
香港的政制之爭,單單與中央爭拗《基本法》法條是沒有太多用處的——《基本法》本身的模糊之處本就提供多種解釋,而且,最終的解釋權還在人大。這種無奈和絕望促成了政改表決前夕一齣齣荒誕的政治表演:激進派自製炸藥庫被拘、「億元買票」原是長毛誇口、警方在立法會設「秘密基地」、新界鄉議局動員百人每日到立法會撐政改、左報刊「蒙眼」學生舉牌撐政改……激進泛民表演荒腔走板的程度,其實與作為中共政治工具的喉舌報紙沒有太大差別。這場政治表演當中,大家都在觸碰法律和道德的紅線——區別只在於誰的手法更高明一些,因為,結果已經無甚懸念了。

陸昕慈
傳媒研究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