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13日

蘋論:
民調逆轉勝,民主未來仍有想像空間 - 李怡

三間大學的民調,顯示反對通過政改的市民超過支持者。這一個逆轉勝的結果,不僅遠出於港府和建制派的意料,也是民主派和輿論界包括筆者都無法想像的。
原因很簡單。儘管從普選的法理來說,無論8.31決定還是梁特講的北韓選舉也是普選,都是歪理連篇,特首高官從來不敢接受與任何一位民主人士作一對一的電視辯論,但多數市民對選舉並不熱衷,因為選舉確實與市民的生活不是那麼密切相關,每次選舉,投票率都只有五成或以下,2011年區議會投票率41.1%,2012年立法會投票率53%。由於對選舉不熱衷,因而對選舉議題的爭議理據也就不關注,更何況對一般市民來說,政改議題也太複雜。當被民調問及是否支持一人一票選特首,不太清楚的市民就很自然回答會支持。這是不關心政治的市民大眾的普遍現象。
其次,民調一定是打固網電話取樣,現在年輕人都用手機,接聽固網電話的大部份是上年紀的人,以最新的調查來說,被訪對象有32%屬60歲以上,18至29歲則只有14%。歷次民調都顯示,年長者多傾向支持政府方案,而年輕人則傾向反對。以固網電話作民調,結果幾乎可以預見。

民調走勢出人意表

因此,中共港共對民調支持政改信心滿滿,特首高官和建制派一直力主民主派應按民意投贊成票。掌權者甚至表示,若民主派逆民意而投反對票,要當心在明年的立法會被選民唾棄,也就是張曉明說的「票債票償」。自由黨田北俊說要跟泛民賭一鋪,自由黨和泛民主派都跟從民調結果投票。泛民無人敢接受這賭博,反而強調不跟從民調堅定否決政改。反對假普選的市民總擔心民調會導致民主派有人轉軚,而民主派議員也多番聯署會否決政改,這說明他們也彼此不放心。基於社會這種憂慮,筆者曾提議一些讓人擔心轉軚的老泛民不妨公開宣佈下屆立法會退選,以表明破釜沉舟否決政改的決心。
現在民調逆轉勝,特首、高官和建制派紛紛180度轉調,有的說,民調不止一個,不同民調有不同答案;有的說,民調只供參考;有的說,泛民已說過不會跟從民調投票,所以民調沒有意思。也有民主派議員對一半一半的社會撕裂感傷心,說支持或反對沒有對錯;有民主派議員說「何喜之有」?這些表現似乎證明確有泛民議員意志動搖,因此才說沒有對錯、不會高興這些話。
反對或支持港府提出的政改方案,肯定是對與錯的角力;而終於逆轉勝則證明香港不關心政治的市民的醒覺,在老一輩佔民調被訪者多數的情形下,反對者仍多於支持者。這說明越來越多的市民已明白過來,一方面知道這事與自己利益有關,另方面也逐漸知道政府的爛方案不可以接受!民調逆轉勝當然應該高興。
左報和親政府人士說有其他民調結果支持政改,他們提出的都是有親共背景的民調,比如民建聯、工聯會、新民黨、新界社團聯會,沒有一個團體是學術機構,有的民調只訪問了300個自己的會員,得出的結果根本談不上公信力。這些親共民調其實可以說是誤導了北京的香港政策掌權者,使他們以為一黨提名的所謂「普選」得到香港民意支持,於是從白皮書,到8.31,到深圳的京官硬話,北京的決策越趨強硬,實際上是跌入了親共民意的陷阱,越來越走向香港市民的對立面,以致終於出現了民意大逆轉。

政改投票並非終結

民調逆轉勝,說明立法會政改投票並不是事情的終結。首先,中共港共說的「票債票償」將會有反方向的意義。田北俊前天表示不會跟從民調投票,因為反正民主派27票反對已肯定使方案通不過,所以自由黨的5票也沒有意義。筆者希望他再思考一下,因為從民意趨勢來看,明白爛方案的市民越來越多,民眾的政治關注和醒覺會是今後的發展趨勢,他真要考慮明年立會選舉的「票債票償」問題。其實,對其他建制派也一樣。因此,下周三的政改表決,否決固然難有懸念,但多少票反對、多少票棄權,仍是對香港未來政治發展的關注焦點。
其次,如果民調逆轉勝出乎所有人意外的話,那麼我們應該有信心,只要民心所向,任何事都可以發生,任何奇蹟都會出現。年底的區議會選舉,和明年立法會選舉,支持民主的市民都要更積極參與,不要放棄。年輕的年齡層,在區議會的投票率一向偏低,許多有意從政者對參選區議會不積極。新世代參選立法會未見端倪,選民登記也沒有較大進展。兩個選舉都是目前香港合法的佔領運動,如果所有參與佔領運動的市民都以較大精力投入這兩個合法運動中,香港的未來就不會絕望。(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