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03日

蘋論:階級鬥爭推政改,票債票償新戰場 - 李怡

原以為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指擴大提委會選民基礎有討論空間,意味中共可能在政改表決前會稍稍鬆手,使有意轉軚的個別泛民有下台階,豈料饒的鬆口原來只是誘導民主派議員到深圳聽訓,而中共高官可以藉此給香港人幾個耳光,並開闢香港階級鬥爭的新戰場。如果所有的民主派都拒絕前去,中共高官就唱不成這台戲了。
中共打出的第一巴掌不是打向想盡辦法希望調和民主派與中共矛盾的超級溫和派,比如主張白票守尾門後又提議押後表決的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提出公司票改為個人票的黃成智,或仍然抱希望中共可接受三軌提名「非缺一不可」的民主黨單仲偕;第一巴掌是打向林鄭政改三人組,以及附和的建制派,因為他們一直游說香港人,即使方案不符理想,也可以「袋住先」,開始了一人一票之後,就還有優化空間。中共高官在深圳一巴掌打下來:沒有。表明8.31決定不單在2017年特首普選有效,而且長期有效、適用於以後各任特首。中共等於認同泛民所指「袋住先」就是「袋一世」。這一巴掌使政改三人組及應和的建制派,所有政府的政改宣傳,不僅前功盡廢,而且表示他們沒有站穩中共立場,合該挨打。

向香港人打出三巴掌

中共打出的第二巴掌,是打向所有認為8.31框架下的選舉是「真篩選假普選」的論述,包括筆者的論述。我們一直以為8.31框架是公眾沒有提名權、沒有普及的被選權、對參選者有不合理的限制,但我們以為市民的選舉權還是有的,儘管「一黨提名」,最終仍是由選民一人一票選出特首。中共高官這次告訴我們,只要是中共認為「別有用心」的人,那麼即使當選,「中央也會堅決不予任命」。這也就證實了早前劉兆佳所說,普選出來的人,對中共來說只具「參考意義」,中共可以任命或不任命。比如3個候選人是梁錦松、葉劉淑儀、梁振英,普選投票結果是梁振英得票最少,但中央仍然可以根據普選的「參考意義」任命梁振英為特首。這一巴掌顯示出香港過去兩年討論入閘、出閘都是多餘,8.31設計的不容「一些人」入閘、出閘的規定也多餘,既然中央可以對不合意的人即使選出也不任命,怎樣提名、要不要篩選就沒有意義,而所謂的一人一票選特首就不僅不是普選,而且根本就不是選舉啦。選出而不任命的事,舉世所無,即使在「民主集中制」的中共國,也極罕見,比如省人大選出省長,中央會不任命乎?
中共打出的第三巴掌,是打向所有香港人。中共高官在深圳告訴全香港市民,搞這麼多大龍鳳,目的不是要特首普選,甚至不是要立法會通過政改,而是張曉明說的,要選民對於否決政改方案的議員用選票來表達自己的憤慨,「票債票償」。他又指,「保普選反暴力」大聯盟收集到121萬個簽名支持政改方案,具可信度及震撼性。而李飛說支持政改與否,「是支持還是反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試金石,是轉向合作共贏正道還是繼續走對抗俱損歪道的分水嶺」。那就是中共要在香港貫徹一分為二的「階級鬥爭」也。
這也是梁振英上任以來一直貫徹的路線。3月他上任3周年時,他呼籲選民明年用選票把民主派踢出立法會。上周他在答問大會上,三次提出「民意調查機構去問一問這個問題,就是說:如果政府這個政改方案被否決,被立法會否決,負最大責任的是甚麼人?」這問題本身帶有誤導性,因為它給不大清楚政改的被訪者的印象是「政改方案」是個好東西,就像問市民減稅、免差餉、每人派6,000元,如果被否決誰要負責一樣。但如果問加稅、加價、加交通費,被否決誰要負責,那麼答案就一定是政府要負責了。

目的是要清洗立法會

為什麼說這一巴掌打向所有香港人呢?因為中共看死了香港人對政改不求甚解,和喜歡貪一時便宜,「有票,點解唔要」就擊中港人要害。另外,也看死了民主派內訌,臨到選舉更會互相攻訐。於是利用這次政改再次把民主派打散,更用愚民戰術要市民對否決政改的議員「票債票償」,以達到梁振英要把民主派踢出立法會、清洗為單一建制議會的目的。開闢這個階級鬥爭新戰場已急不及待,據聞梁振英決定政改表決不延後,本月17日就提交立法會矣。
這一巴掌香港人應該醒來了。甚麼特首普選、甚麼政改,都是假戲,中共和港共的真正目的是藉政改在香港搞階級鬥爭,而戰場則已瞄準年底的區議會選舉,特別是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張曉明要香港人「票債票償」,我們要怎麼看待這個階級鬥爭新形勢呢?(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