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03日

對「票債票償」不能掉以輕心
(資深傳媒工作者 吳志森) - 吳志森

張曉明日前指泛民若否決政改或遭票債票償。資料圖片

立法會議員到深圳聽訓,泛民與京官單獨面談兩小時,結果是沒有最強硬,只有更強硬。套用曾貴為天字第一號梁粉劉夢熊的說法:「用紅毛泥石屎將所有窿全都塞晒」。對所謂溫和民主派來說,黃河已經到了,應該死心了吧!你們提出甚麼公司票變個人票,甚麼白票守尾門,已被京官嚴辭拒絕。我沒有證據指摘溫和民主派的主張別有用心,但他們明顯是錯估形勢,過分天真,也枉作小人,碰得灰頭土臉。
共產黨官員沒有個性只有黨性,沒有個人主張只有黨的政策,擺出強硬嘴臉,由習近平到張德江對香港的極左強硬路線,理解與不理解,也要毫不猶豫地忠實執行。
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明言:「實現普選要按照8.31的決定,它的效力不限於一次選舉,它是長期有效。」
李飛的坦白,正如梁家傑所言,令泛民否決政改方案,沒有任何懸念。不要期望「袋住先」後會有優化微調,中央代你揀老婆,要「袋一世」,直到永遠。
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斬釘截鐵:「就是要把反中央的人排除在外,不僅要限制他們入閘,阻止他們出閘,即使僥倖當選,中央也會堅決不予任命。」
王光亞把政治篩選說得赤裸裸一絲不掛,厚格薄格都沒有打。余若薇說,如果中央針對的是她這類人,可以滴血發誓簽字承諾一世不選特首。問題就是,被指反中央者可能不止她一人,龍門隨時搬,名單也會隨着形勢而改變,斬雞頭燒黃紙滴血發誓,有用嗎?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更打響戰鼓:「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權利因為某些議員的不滿意,或者某些政治考慮而橫加剝奪的時候,選民必然會用手中的其他選票來表達他們的不滿和憤慨,票債票償並非危言聳聽。」
張曉明連本土勇武派的「票債票償」也借來一用,不是唬嚇泛民,而是對否決後的政治形勢信心十足,一語道破了中央對港強硬路線的關鍵所在。
立法會議員上深圳前,心懷良好主觀願望者,說中央做好做歹,一定有所讓步,好等早已立場鬆動的泛民議員,有「華麗轉身」的下台階。他們的分析是這樣的:習近平上台至今,腳跟漸穩,對內以反貪為名盡除政敵,獨攬大權於一身。外交成果豐碩,中國牽頭的亞投行,反應熱烈,連歐洲各國也爭先恐後積極參與,足以跟美日為首的國際金融組織分庭抗禮。若然香港政改能順利通過,充份體現一切都在習近平掌控之中,早前傳出「通過政改是硬任務」,就是這個原因。

中共勢搶泛民否決權

一廂情願的良好主觀願望,顯然落後形勢,也低估了中共保守強硬派的影響力。寸步不讓,強硬到底,是擔心對內傳遞了錯誤訊息,權力會如骨牌倒下。要麼就袋,要麼就拉倒,這條強硬路線,從一開始,北京始終沒有任何改變。
政改方案被泛民否決,不會動搖習近平的權力,反而讓步會惹來政敵攻擊。政改拉倒,會否像梁振英所說,會從此放下政治爭議,重回經濟民生?別太天真,這只是騙人的鬼話。
張曉明已說到重點:票債票償。2016年立法會選舉,北京會全力開動國家機器,無所不用其極,動用一切手段,只要把泛民四個立法會議席搶到手,湊成建制三分二絕對多數,就可一勞永逸,更可為所欲為。政改五部曲重開,還怕你區區幾個泛民阻頭阻勢嗎?
2016泛民輸掉四席,建制多贏四席,難嗎?一點不難。泛民的功能議席固然岌岌可危,國家級的抹黑伎倆,也會令部份「身有屎」的泛民難以招架。政改否決後,2016的立法會選舉,對泛民來說,將是一場極度艱難的仗,對張曉明的「票債票償」不能掉以輕心,會否得逞,決定於香港人是否有足夠危機感。

吳志森
資深傳媒工作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