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5月19日

硬銷假普選盡現醜態
(《我與香港地下黨》作者 梁慕嫻) - 梁慕嫻

建制團體動員推銷政改方案,又在街頭收集市民聯署支持政改。資料圖片

香港特區政府拋出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方案,將在個多月內交由立法會投票通過。中央831決定框架下所制訂的方案竟寸步不讓,無視港人渴求真普選的願望,引起民主派人士的憤慨,泛民議員聲稱堅決否決方案。
有人認為中央企硬的原因是被雨傘運動所激怒,不再信任港人,也有人懷念周恩來、廖承志甚或魯平開明溫和、有商有量的治港態度,忿忿不平地歸咎於中央的極左路線遠離鄧小平當時的承諾。筆者認為上述看法不是根本原因,中共強硬對付香港源於他們的恐懼。國內經濟下滑情況已經日漸浮現,貪污腐敗病入膏肓,環境污染危害人民生命,所有危機已經積重難返,沒有回轉的可能性。他們害怕國家崩潰終將發生促成民變,認為採取強硬鎮壓手段是最有效控制局面的辦法。
不要以為中央推行一帶一路亞投行,又藉滬港通操盤炒起股市,風光一時、意氣風發,其實這一切都是為了輸出過剩產能、為國企集資,搶救中國自身經濟的病急亂投藥。這方面的分析文章已經很多,在此不贅。
面對當前民怨沸騰的局面,中共已失去自信,變成驚弓之鳥,色厲內荏。他們不是採取開明改革、疏通渠道的方法,而是做毛澤東的孫子,堵塞切割、嚴刑打壓、捉拿收監、加強武裝國家機器。恍如用一個大鍋蓋嚴密地壓着整個國家,內裏的人動彈不得便安枕無憂,這是鴕鳥政策,愚蠢至極。在中央的這種思路下,香港無可避免地承受着同樣的壓力,只是程度上不同而已,政改命運多舛自然不在話下了。

香港難以國內一套管治

雖然中共宣稱要全面管治香港,把香港與國內城市一視同仁地對待,但是恐怕不會成功。這兩年多來,自從港人醒悟到香港有個地下黨,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就是工委書記、地下黨的頭頭,更確信地下黨員已經當上了特首之後,即覺醒神速。無論中共如何在各行各業各機構加速建黨,也追不上港人覺醒的速度、廣度和深度,事實上差不多所有行業界別都有一批先覺的民主人士站出來帶頭推動民主運動。中央對覺醒的港人那種熱切追求自由民主的熱情和堅定決心估計不足,說是要全面管治,卻在每一個領域內都遭到民主力量的角力或抵抗。比如港大陳文敏、戴耀廷事件;解放軍到中大交流;警權監察;中學教材;rule of law對抗rule by law等等。香港始終是自由的資本主義社會,與國內存在兩套不同的價值無法改變,把管理國內的一套,比如由黨先選定候選人的所謂鄉鎮的一人一票選舉辦法,照樣拿來香港實行是非常錯誤的。中央應該認清這個現實,回到兩制的框架內作出妥協,強硬通過假方案的後果將引起市民更強烈的憎恨、更激烈的反抗,終至無法管治。
為了通過政改方案這個中央頒下的硬任務,特區政府高官把假普選說成真普選,只有投票權沒有參選權也是普選,叫人「袋住先」。他們已經語無倫次,患上失心瘋。情緒失控的高永文被市民嘲笑;面對茶客張女士的提問:「如果你太太係中央幫你娶的,你如何?」陳智思無合理回應,這是民間對政改方案最通俗最傳神的經典演繹,無可辯駁;梁愛詩說中共實行多黨合作制,不是一黨專政,本人懷疑她讀的是甚麼法律;葉劉淑儀在訪問中說不下去就扯上美國,說美國選舉也有篩選,選舉人即是選舉委員會,正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恥!
董建華更可惡,說是「反共」的人不能做特首。誰公開反共?董伯伯似有所指,但要知道,我們是要結束一黨專政,結束的是一個制度,不是打倒共產黨。董不是老糊塗就是裝糊塗令人齒冷。
林鄭月娥的說法更令我氣憤,她居然叫民主派放下民主理想,以大局為重。她自己不是已經放下了嗎?她還記得有民主理想這一回事嗎?民主理想可以隨便放下的嗎?追求民主理想,實現民主理念就是當前的大局。她沒有資格再講甚麼民主理想,甚麼大局。為了爭取民主理想,許多人為保存寧折不彎的氣節而作出偉大的犧牲。林鄭竟輕言放下民主理想,理屈詞窮的高官,自然醜態百出。
(〈香港政改問題一束〉二之一)

梁慕嫻
《我與香港地下黨》作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