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5月17日

品味蘋果:「我嫁給了香港 」
為民發聲 劉慧卿無懼後果

倘若不認為她是一個出色政治領袖,最少可以當她是個民主同路人,多年來,她在這個角色上,應該沒有叫人失望。
若果說她惡,記者認為她說話極具恐嚇性的一次,是去年10月在外國記者會一個論壇上的總結:「I am very pleased to tell you all that there will be no bloody crackdown because no people in Hong Kong or the world will allow it」。時值雨傘運動,十月圍城以後,學生安危一度成為焦點。
劉慧卿說最後一句話時,雙眼凌厲,聲音壓低,一字一字咬着說,幾乎把每一粒字吞下肚。若果不明白她講的是甚麼,你會以為她想吃人。當時當刻,香港需要這樣一個代言人。最主觀的想法,納稅人以8萬多元月薪聘用這樣級數的直選全職議員,關鍵時候,為自己的城巿、為自己的兒女發聲咆哮,這是近乎物超所值。
劉慧卿是不是說了大家心裏想說的話?老實的去想一想。如果能夠代她選一句名言,記者會揀:「Let us say what we genuinely believe in」。80年代初,中國恐嚇,若不能與英國達成協議或會單方面收回香港。從那時候開始,劉慧卿作為一個記者,知道自己再不可以不理會政治。是歷史的一章也好,是一齣戲也好,每次重要關頭,劉慧卿為不少香港人說了心裏想說的。1984年戴卓爾夫人簽署聯合聲明後訪問香港,她在記者會上質問鐵娘子:“Prime Minister, two days ago you signed an agreement with China promising to deliver over 5 million people into the hands of a communist dictatorship. Is that morally defensible, or is it really true that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 the highest form of morality is one's own national interest?”
正直、言行一致,她不但對事不對人,也對事不對國。中國她罵,英國她也罵。「80年代已經好多外國記者訪問我,至90年代,有記者問我為何如此,用英文來形容就是passionate,其實,最重要是我不服中英政府踐踏我們,我經常用英文講:“I cannot allow people to walk all over me, especially the Chinese and British government”。這樣的大國,視我(巿民)隱形,尤其中英談判之時,香港人無份參與,談判好了,一副你要就要,不要也罷的態度,我完全不可以接受,這就是最大的動力。那不接受又怎樣?當然想自己主宰自己命運了,邏輯就是這樣。」

“有人說,不袋一世,袋多一屆、兩屆可以嗎?我說不可以,袋半屆都不可以。”

命運自主,放在今天的香港,複雜得很。社會兩極分化,討論政治改革,挑起爭端容易,認清道理很難。有些人事理不清,貪享安逸,既想要利益,又怕社會生亂。有些人,受西方文化洗禮,爭取民主公義,堅持原則,回不了頭。劉慧卿屬後者,而且一點不孤單。有人認為劉慧卿作為民主黨主席不夠親和力,也沒有把理想推近現實的政治智慧。可是,香港民主路上,從來未見有統合各派的魅力領袖,我們又能如何對劉慧卿過份期望呢?2010年民主黨被罵轉軚接受政改一役,其實,她能以最柔軟的身段,堅持原則,敢於走入中聯辦商討。政治的譎詭,要仔細看清楚。當天民主黨罵不還口,今天劉慧卿已經耐不住。她堅持,初時民主黨提出胡志偉方案跟政府討論,不獲接納,最後北京願意在增加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5個議席數目上讓步,令立法會民主成份(票數)增加,也達致今天在符合《基本法》循序漸進原則上,推進討論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當時候,民主黨被罵秘室協議,社民連倡議、公民黨支持的五區公投在分裂中得不到預期效果,至去年8.31人大政改框架出爐後,所有期待真普選的人都失望,有人眼中噙淚。
香港錯失民主選舉制度不是今天才發生的事,立法議會歷史不是空白的。1994年6月,劉慧卿以私人草案動議辯論「九五直選」,希望一人一票選出立法局60名議員。在拉票政治角力下,最終以一票之差被否決。她在書中記下當時投棄權票的4名匯點議員:梁智鴻、狄志遠、黃偉賢及李華明。民主議會,本來唾手可得。走過去年史無前例的雨傘運動,此時此刻,政改出爐,民主派應該體會,大家已經沒有輸給分歧的本錢。3星期前,卿姐在電話對記者說,數十年爭取民主未果,將來,只能繼續爭取。那一刻,她有信心泛民主派會否決政府假普選行政長官方案。論團結與意志,有誰能代表任何一人說話?
兩個月,可以發生很多事情。任何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方案,要尋求有真正選擇的真普選共識,重心非在香港各派之間而在於北京與香港之間。而她相信,政治永遠是never say never。5年前,梁愛詩突然公開說民主黨方案可行,譚惠珠頓時缺席《城市論壇》。今天,劉慧卿心情沉重,「有人問,不袋一世,袋多一屆、兩屆可以嗎?我說不可以,袋半屆都不可以。我如何可以再相信呢?你問巿民都不會再相信」。
劉慧卿今年1月21日63歲生日,在此以前,近聖誕的一個寒冷晚上,記者在金鐘「添美村」見她從立法會出來,走不遠,碰到一群中學生,學生起哄跟卿姐聊天,有女生穿薄冷衫校服裙,卿姐很擔心她着涼,小女生卻扯開話題說:「卿姐你後生時候好美麗啊。」女強人很受落,把小女孩擁入懷裏,「是啊,所有人後生都美麗」。這是記者見到卿姐溫柔的一刻。
年輕時那波浪黑髮留在心,小吊帶背心裙留在櫃。錢留給民主工作備用,人留給沒完沒了的政事。香港土壤生長出來的女政治人物,20多年來,酸甜苦辣,都是她自己選擇的。她在最美麗的時候已經很辣,而且,越來越辣。
70年代末無綫電視新聞部的出色亮麗女記者,在英國讀書兼職,能專訪當年候任港督尤德,用智慧與辛勤示範女記者的魅力。那些年,當然沒有人稱她慧卿BB。但看她「粉絲」如何,就知道她實力如何。長住英國的香港何東後人何鴻卿,一直在支持她。
劉慧卿說,何鴻卿一直「好錫」她。1991年她辭去《遠東經濟評論》之職,第一次參與立法會直選,何鴻卿捐了當年最高競選經費上限20萬港元給她,她勝出,並成為第一位立法局直選女議員,何之後再捐20萬元給她作開支。2007年劉慧卿協助何俊仁組成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向何鴻卿勸捐不獲答應,後來何俊仁在中環麥當勞被打傷,令何鴻卿改變主意,主動致電找她,並且每年贊助經費150萬元,至2012年停止。
去年雨傘運動,她到日內瓦出席聯合國人權事宜委員會工作會議,順道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Hard Talk》訪問。多年支持的慈善家,不但到BBC現場看她受訪,兩人之後還在隔鄰酒店茶敍一小時。當晚,她又飛回日內瓦準備開會。「他是很關心香港,對香港政治發展也有看法,但我不能代他發言。」
劉慧卿的個性,跟她的文字一樣,不花巧,難得曲折。她出版的幾本政論,感覺少,事實多。在國際傳媒說話,她熟悉大局,對問題反應準繩清晰。誰高誰低,誰引着誰走,這需要政治人物一生的經驗去陳述。事前準備,多半徒勞。在她之前,鄧永鏘也接受《Hard Talk》訪問。思想貴族,不會說民主原則不好,但永遠有不放心於民主發展的各種理論。普世之下,大多時候決定政治取向的,是階層也是利益。
卿姐講理,有所罵有所不罵,當《Hard Talk》主持Stephen Sackur向她重提髮廊裏的攔路女士,她比主持更中立平和,以「a lady」去形容這位受困擾的香港巿民,但梁振英對弱勢社群過橋抽板,她就很不客氣說他shameless,重申老早就請他下台。
唯一令劉慧卿有理說不清,是她給人的惡形象。早前她出席論政節目遇到李鵬飛,飛哥看過她當早的節目,「嘩,你好惡。」政改辯論令人疲累,她放棄解釋小事,「唉,總之我就是我。」但數月前在民主黨辦公室訪問,她能輕鬆談論在街上遇到的退休官員,「你不認得我?呢,你罵我……」。

“他捉到你的痛腳,你就會驚。而我驚甚麼呢?你問解放軍我驚甚麼呢?”

「你罵人太多,不會記起他是誰。」記者說笑。
「我知道,但他故意重提舊事,即表示好開心被我罵過囉,哈哈哈。」
「那你有沒有檢討吓呢?」記者趁笑藏刀。
「檢討自己?」卿姐一怔,瞪着坐在對面的人。
「檢討自己不要太惡囉。」記者說。
「人在立法會說話又怎會不生氣,說到肉緊時候真情流露,沒法子,有些人說話斯文,有些人,其實不是罵人的,那又有何重要呢?」記者問她有沒有看一下自己在電視新聞裏頭的樣子,「你看一下片段,感覺自己是否兇了點,當你感覺自己兇了點,下次說話溫柔點可以嗎?」
「有時我想嘗試,但都不是好成功,哈哈哈。」她說沒有自戀狂,不會重看新聞裏的自己。她情願相信街坊的說話,「他們說我真人年輕很多,靚很多,電視裏看到的我,又惡又肥又老,(記者:不見得。)啊,真人原來是這個模樣。」
劉慧卿初當記者時,寫過醫院帆布床問題,寫過把一碗飯掉在老病人胸上的情境,殖民英語報道,讓麥理浩生氣尷尬,下令改善。任何時期,她都是忠心為香港付出的其中一人。當議員多年,一份工作,一份人工,一個人判斷,一個人操作,認識她多年的香港觀察社秦家驄說:「Emily, your problem is (that) you are married to your work」。
一切理想,先必有心,然後有志。從記者到議員,劉慧卿一直為香港命運發聲,她的同行同輩秦家驄,如她所言,是錯看了。「我不是嫁給了工作,是嫁給了香港,我好投入去為香港爭取」。
「請不要介意我們用關心你的角度問,你這樣投入工作,跟兩段婚姻過去有關?」記者問。
「當然有關,秦家驄這樣說,就是有關,因為沒時間。」因為工作忙,導致婚姻終結?「我相信是,但我亦沒有甚麼意見。哈哈哈,因為我只有這些時間,有些人是接受不了,那就算了罷。」當一個女人選擇了她要做的事情,身邊的人,變成尊重多於心愛,這一種關係,只能由她自己去解釋。
「是,我是喜歡一個人,但我也好喜歡我做的事情,兩者不能共存,就沒法子了,因為,我不會停止我做的事情。」一切行為,代表一個人的心。2006年,她跟結婚17年的第二任丈夫潘松輝離婚。
「那個人由開始就知道你是如此?」
「知道,知道的。這些不是騙人的,但知道是知道,時間久了,不可以接受就是不可以接受,我會好尊重,但我也不會改變,簡單若此。」
「你沒有情緒問題?」
「真是沒有,哈哈哈!所以,我這個人有時都『好大鑊』,哈哈哈,你看到的,這麼多年,我天天在立法會見人,有甚麼事呢?」
「你不想有人愛錫,像余若薇,好像很完美,又做到想做的事情?」
「沒要緊的,每一個人有自己的際遇。你年年見到我這樣開心這樣開朗,就是沒問題了罷。你見我有不對頭,臉如死灰,就知道我不行了。可是,我沒有啊。」過份關心人家婚姻是最沒有品味的話題,卿姐願意談,而且懂得用笑話打發過去。說的人政治功架越來越成熟,聽的人且把女人的直覺收藏。「對於這個民主事業,我都應接不暇了……哈哈哈,所以我不是得罪那個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她是如此,我是這樣,我不會逼她學我,她也不可能逼我學她。」
馬時亨說劉慧卿沒有發展興趣,是個悶蛋;Uncle Ray說她年輕時是涼茶舖「飛女」。兩者之間,情願相信,有趣的人,才會看人是有趣的。「那時我好喜歡唱歌,我經常到Uncle Ray的節目《Lucky Dip》看他。所以,我現在不去看戲,沒時間看書,沒時間游水,沒時間遊船河,不重要,其實我是可以去的,但我選擇不去,選擇坐在這裏工作,我埋怨誰呢?」
劉慧卿生活或許不夠浪漫,在政治上,也從來不實際,當年用「九五直選」方案對撼彭督的「一滴民主」政改,彭定康就曾形容她是個撼頭埋牆的人(head banger)。有時候,政治上的執迷不悔,隱隱透視了一種港女式心態:對的,可以妥協,不對的,不能將就。正如卿姐用比喻說政改心態:「The definition of American pragmatism is, if you are not with the one you love, you love the one you are with. I am sorry, I am not that pragmatic」。
這麼多年,香港政治似遠還近,劉慧卿不認為香港人有政治冷感,只是,大多數人不想說話。對她來說,自我審查並不只發生在新聞界,怕得罪權貴有嚴重後果而不說話的,也是一種自我審查。
「你感覺是不是真會有很大的後果?」
「我感覺到,我都有很大後果,我20多年回不了大陸。」她說,現在不少人做生意甚或講學,都要靠大陸為生,怕得罪大陸。「他又會捉到你的痛腳,你就會驚。而我驚甚麼呢?你問解放軍我驚甚麼呢?」她經常單獨行街,竟然有巿民為她着緊。
「劉議員你一個人?」
「整乜箒,搵隊兵咩?」
「沒有人跟蹤你嗎?」
「沒有,從來沒有。」她心中無懼。「要扑我,就扑到。想開槍,想捅我一刀,都做得到的。我經常向外國傳媒說,我沒有此惶恐,我不會想,現在走到街上會有人來殺我。」

“看電影《斷背山》後,有感而發:只要勇敢多走出一步,就可以得到心中想要的。”

人到無求,她這一種人最難應付。一個在政壇遊走多年的女人,願意佩戴利源東街110元6隻的各種顏色手錶,信心爆棚,這就是劉慧卿,她從來都是全職一份收入。
「你夠用嗎?」大家都笑了。
「我當然有足夠錢用,不單止足夠,我每個月貼錢給辦事處,已經超過100萬元。」她說有些錢是私己錢,有些是前夫幫助的,有些巿民捐獻的,全部申報。「作為立法會議員,沒甚麼錢要花。我不像別人多嗜好,有人說過,這麼多年,我唯一缺乏的,是一張帆布床,否則,我會在這裏不走。」
1月份,在貿易發展局一個本地時裝展覽上,卿姐試坐新式Audi車款。剛坐在司機位,她開心得像小孩子玩電動車,對記者笑着說:「我20多年沒有駕車了。」小時候,在元朗鐘聲小學及香港瑪利諾書院念書,父親過世,媽媽「打住家工」,在富裕女同學當中,她的舊花布裙子永遠樸素。後來在美國南加州大學電視新聞學系畢業,並取得英國倫敦大學政治經濟學院國際關係碩士。思想清晰,英語了得。讀書時,喝過補習學生家長一碗「天鵝肉」湯,銘記至今。像她一個從普羅階層努力讀書的本土精英,她值得要求更多,但她選擇了更高的理想。
年前,卿姐看電影《斷背山》後,有感而發:每一個人只要勇敢多走出一步,就可以得到心中想要的,政治亦然。未來,她不一定要繼續當議員,參與多年的國際人權事務或是對學生的,她都感興趣。
從最高層到最普羅,她都能對話,劉慧卿曾經是記者,現在是立法會議員。
記者:冼麗婷 攝影:易仰民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