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5月17日

星期日專題:追憶花樣年華
長者學咖啡拉花

【本報訊】梁妹喝過最貴的一杯咖啡是在半島酒店,35元,那是半世紀前的事,由朋友請客,「梗係靚仔啦,我咁靚女」;惜屢遇人不淑,一直單身。劉瑞容人到中年才第一次喝咖啡,那時她在辦公室替老闆沖咖啡,偷偷試飲。一堂咖啡課,追憶他們的逝水年華。
記者:王家文

相關新聞:緊貼潮流助走出社區

妹姐12歲開始飲咖啡,拉花還是頭一趟,年近80歲的她雀躍不已,聽着導師講解如何分辨咖啡種類,一邊跟身旁的義工細說從前。「你知唔知我飲過最貴杯咖啡幾多錢?35蚊,唔係講𠵱家喎,係幾十年前」。她說那年頭打工仔一個月的工資才200多元,街邊茶檔一杯咖啡只幾毫,「不過唔使我畀,後生時有靚仔畀錢」。

懷念半島$35咖啡

當年她27、28歲,第一次在半島喝咖啡,「朋友叫去,話飲就飲啦,理得幾多錢吖。望吓個牌,35蚊,橙汁一支都要6蚊」。男女聯誼共聚,有當差也有生意人,細節已記不起,「淨係記得飲杯咖啡咁鬼貴」。那時候母親做生意,生活無憂,她經常去夜總會跳舞、游水。回憶總是美好,「但我最唔好,就係婚姻失敗」。
妹姐把咖啡粉放進濾器壓平,再經咖啡機製作出一杯濃縮咖啡,香氣撲鼻。「我識親嘅男仔個個都好靚仔,好有魅力,但個個後面都有件(妻子)。咁我條氣唔順,就變咗單身囉」。沒變是喝咖啡的習慣,她最愛齋啡,令精神抖擻,「唔好睇我咁,我得半邊人咋」。晚年跌倒,右腳縫了38針,「膝頭碎晒」;前年腦中風,昏迷3個月,險成植物人,「突然起身,我都唔知發生乜事,護士話係奇蹟」。
牛奶加熱後形成奶泡,慢慢倒進咖啡,妹姐拉出一朵繡球花,「係咪好靚?」退休後獨居公屋,她閒時會到超市買無糖咖啡,去旅行也喝過藍山咖啡,但最好的仍是半島那一杯,「冇得頂,奶唔係多,又唔係好甜,飲落好順」。半世紀前的味道,心境如花樣年華,「唔係心境唔心境,一入口就知好唔好飲。𠵱家呢杯,過得去啦」。

先苦後甘似人生

同樣鍾情咖啡的瑞容,跟丈夫結伴學拉花,拉出一杯心形圖案的Latte。她後生時做製衣廠女工,從沒喝過咖啡;工廠北移轉到寫字樓做清潔,兼要沖咖啡,「睇人點沖就學到」。老闆喜歡落煉奶,同事習慣少糖,她都牢牢記住,「聞到啲咖啡好香,自己又好奇,就試吓沖嚟飲」。最初幾次喝下去都感胸口翳痛,「但聞到真係好香,畀佢吸引到,試吓試吓𠵱家又冇事」。
瑞容今年67歲,退休多年,仍記得在辦公室喝下第一口咖啡,留下的甘香餘韻,「初入口好苦,但飲完覺得好甘、好醇,冇咁苦」。就像她,勞碌半生,兩子已長大成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