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4月30日

學聯與悼念六四
(獨立時事評論員 李兆富) - 李兆富

學聯今年或會缺席六四燭光集會,將是歷來首次。資料圖片

學聯決定不會參加今年的六四悼念晚會。其實過去幾年,支聯會的六四晚會已經暗湧漸現。
「共產黨最開心。」根據香港網絡大典,這句網上潮語,最先出於陶君行斥黃毓民退出社民連;之後黃毓民和黃洋達退出人民力量,陳偉業也有講過類似的話。最近,各大專院校退出學聯,也有人說:「共產黨最開心。」
各大專院校退出學聯,原因之一是本土派認為學聯太「左膠」,太擁抱大中華意識。至於支聯會的六四晚會,在本土派眼中,亦同是「左膠」和大中華意識;事實上,過去數年亦已經出現了各種針對支聯會的行動,只不過今年本土派成功爭取將支聯會與學聯割裂。我不知道共產黨是否最開心,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但從連串事件可以見到,牽涉在其中的,來來去去都是同一群人,有理由相信,現象絕對不是出於偶然。

民主中國與香港不存牴觸

在八九年後,支聯會的使命,就是將當年捍衞大陸學生爭取民主自由的精神,延續下去。換言之,只要認同爭取民主自由的目標,支聯會每年舉辦的晚會,參與和不參與,只在一念之間。
新一代有人認為,要求建設民主中國,是錯誤主張,因為香港人應該本土優先;邏輯上,建設民主中國和捍衞香港本土價值,兩者不存在必然牴觸,亦並非甚麼先後輕重的問題,拋出一個偽命題,然後將問題無限放大,是為打稻草人,乃最低劣的政治伎倆。
話說回頭,支聯會年復一年的舉辦六四悼念晚會,究竟有何具體意義?有人認為,每年一度的晚會證明了香港仍然有言論集會自由。也聽過有新一代認為香港正在沉淪,六四悼念晚會是自欺欺人,所以更加不應該支持。
據知,有不少上一代的社運人,對學聯不參與六四悼念晚會,感到不安和失落。坦白講,我一直認為,爭取建設民主中國,是一個正面的命題,要求平反六四,是屬於過去的命題。可是這種路線的理性討論,對於以普及為目的的政治運動家來說,沒有價值。只求方便不求甚解的結果,就是令到運動流於形式和表面,遇到了意識形態環境的轉變,忽然不能自處。
常言道勿忘初衷,究竟八十年代的大陸學生,爭取的是甚麼?當年中共狠批學生運動是「資產階級自由化」的結果。我想那七個字,正好照出了中共最深層次的恐懼。
由八九年起,大陸漸漸演化一套所謂的「國家資本主義」。對不起,將「瀨尿蝦」和「牛肉」混和一起,或許真的可以打出「瀨尿牛丸」,可是將國家和資本主義拉在一起,結果肯定不是資本主義的變種,而是摧毀資本主義良好的一面,令資本主義蒙上不白之冤。
真正的資本主義被扼殺於萌芽階段,自由也一直被箝制,這就是過去廿多年來的中國大陸。
大陸越來越法西斯,香港可能獨善其身嗎?一直以來,主流民主派在這個問題沒有分歧,反而是國粹派會提出河水不犯井水論。諷刺是,這種論點借本土派發揚光大,我相信十年前絕對沒有人意想得到歷史竟然會有個如此戲劇性的發展。
水位下降,河水井水也一樣會乾涸。香港和中國大陸,至少面對一個相同的問題;社會上總有一群人,充滿仇恨,深信外人正在等待時機,要入侵破壞自己的家園。我不知道,見到香港有這樣的本土派,共產黨是否最開心,但肯定他們充滿猜疑和仇恨的鬥爭哲學,令香港越來越似共產黨治下的社會,下意識早就比共產黨更共產黨,更青出於藍。

李兆富
獨立時事評論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