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4月28日

蘋論:
撕裂論只會加劇政改衝突 - 李平

林鄭月娥說,政改如果被否決,下屆政府何來信心再啟動政改,「這種甚至會影響到人與人之間關係的撕裂情況,不應時常讓它發生 」;曾俊華說,政改如果未能通過,「社會的撕裂恐怕不只原地踏步,而是會變本加厲」;袁國強說,反對派「常以口號和形容詞甚至是抗爭行動表達否決普選的意見,撕裂社會」。三位司長近日異口同聲地闡述政改方案被否決勢必加劇香港的社會撕裂,同時把這個責任推給反對派,但他們顯然不會去追根溯源:為甚麼自梁振英參選特首開始,撕裂一詞就時常成為香港輿論的焦點?
早在2011年11月梁振英宣佈參選特首之後,本港就有親中報章提出,特首選舉要為民主「打基礎、作示範」,切忌因選舉在社會留下撕裂創傷。不幸的是,預言成真。梁振英與唐英年大打泥漿戰,造成親共陣營的撕裂,以致梁振英上京接受任命時,總理溫家寶訓示他要「團結香港各界」。

既得利益者歸咎反對派

梁振英政府上任後,行政立法關係緊張、官民關係緊張問題日益突出,2013年他出席地區論壇時頻頻遭到狙擊,輿論出現了第二波社會撕裂論,中共在港喉舌歸咎於「反對派違法亂港的圖謀和行動正在升級」。但林鄭月娥當年強調,港人社會一向言論自由及多元化,不存在撕裂問題。
去年雨傘運動爆發,撕裂論更是充斥媒體、網站。梁振英宣稱,佔中運動嚴重撕裂了社會、分化了香港市民。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的評論更指,香港社會撕裂表現在網絡上、街頭和朋友之間、家庭內部,正在走10年前台灣走過的路,「香港正在台灣化」。真假普選之爭被梁振英化為第三個撕裂魔咒,但有香港學者指出,不斷重複「社會撕裂及分化」的一群,大部份都是權力的既得利益者。
隨着水貨客擾民問題惡化,反水貨客示威行動升級,本港親共媒體、內地網站掀起第四輪撕裂論,痛批港獨分子撕裂中港關係,以致深圳居民來港一簽多行改為一周一行,也被一些人視為進一步撕裂中港關係的政策。但梁振英擔心的不是撕裂,而是「中港關係」一詞,勒令政府公文不得使用「中港關係」,應使用「內地與香港的關係」。
時至今日,香港社會的分化、中港兩地民眾的對抗,都有加劇趨勢。梁振英政府並未着眼消除撕裂魔咒,反而刻意在撕裂的傷口上撒鹽,大肆製造第五波社會撕裂論,以此恐嚇市民支持政改。從全國人大常委會推出「不可撼動」的8.31決定,到香港政府感謝而拒不接納溫和的政改建議,無不顯示中共和梁振英政府為凸顯「一國兩制」中「一國」的威嚴,不惜侵蝕「兩制」對消除社會撕裂魔咒的功效,其結果只會是再一次自證預言:無論政改方案能否通過,都難免加劇社會衝突、加劇社會撕裂。

重視反對權利有助創意

香港是多元社會,無論經濟政策,還是政改方案,都難免出現歧見、爭論,甚至衝突。一如美國作家、社會活動家帕爾默(Parker Palmer)所言:「只有在極權社會,衝突才會『被消除』。當然,衝突沒有就此消失,不過是被驅到地下。在健全的民主下,公眾衝突不但無可避免,更是珍貴的。重視反對的權利的結果,將促進我們的創意,也能幫助我們去判別重大爭議,包括真與假、對與錯、正義與不義。」
梁振英政府對政改衝突只貼上撕裂社會的標籤,而不重視反對者的權利,甚至把示威者排除在要接觸的市民之外,豈止會消除政改的創意和共識,簡直就是要升高社會撕裂預期、以撕裂社會為目的。所謂袋住先以免社會更撕裂,所謂「百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無非是自欺欺人。百鳥在林,總好過一隻感染了H5N1的鳥在手吧?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平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