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4月28日

一帶美夢成真?
(獨立研究員 徐子軒) - 徐子軒

習近平日前訪問巴基斯坦,兩國達成多項合作協議。資料圖片

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巴基斯坦期間,雙方締結了460億美元、約51項的合作計劃,包括各種基礎建設、能源、電信等工業,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屬中巴經濟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 CPEC)。根據大部份媒體披露的消息指出,號稱長達三千公里的走廊,欲從中國新疆的喀什出發,經過喀喇崑崙公路,再貫穿巴基斯坦境內,直到阿拉伯海的良港瓜達爾(Gwadar)。關於走廊的經濟效益,已有太多中國官媒與民間喉舌的宣傳,投資是否能夠順利回收,亦有不少人士提出質疑,本文不再多談。這邊主要是針對CPEC的後續效應簡單作出兩點預測,這兩點都和印度、南亞的權力平衡有關。
首先要知道,2013年CPEC提出的同時,中國亦倡議了所謂的孟中印緬經濟走廊。這是由中國總理李克強在訪問印度期間提出的構想,得到時任印度總理辛格(Singh)呼應,也得到孟加拉、緬甸的支持。不過,孟緬是賓,印中才是主,在新德里與北京還未真正達成共識前,印度已改朝換代,這個構想暫時擱置不前。在莫迪政府的主政下,一方面歡迎中資推動基礎建設,一方面擔心更緊密的經貿關係會加大逆差,因此對孟中印緬經濟走廊抱有保留。對某些中國的戰略研究者、政策觀察者來說,CPEC可以作為政策武器,強化巴基斯坦的國力,進而「倒逼」印度與中國合作。此類觀點若不是過於天真,就是低估印度高估中國。印度面臨的經濟問題,並不在於缺資金,而是在於其政治限制與投資者的信心,莫迪政府顯然彌補了這道鴻溝:從2014年4月至2015年1月間FDI約達253億美元,比去年同期成長36%,甚至,當美日紛紛減少對中投資、當中資只能藉着毛里裘斯等地之名轉投資,印度正逢可以好好挑選投資者的時光,何來倒逼壓力?

印巴與美國忽冷忽熱

另一方面,即使不存在這種虛幻的壓力,但CPEC確實會給南亞帶來真切的改變,雖然這種改變也是屬於抽象的權力平衡。如同筆者之前所言,巴基斯坦與印度的國力正在迅速拉開,原本藉由核武達成的南亞兩極化漸趨不平衡,但一個穩定而虛弱的巴基斯坦政府,顯然更符合新德里的利益,這也是為何印巴偶有衝突,卻仍能採取部份經濟合作。對於中資挹注巴基斯坦,印度國內雖各有評價,總體來說還是以審慎評估看待,就此前提來說,會改變的,不是印中巴三邊關係,可能是美中印三邊關係。目前,美國在南亞最顯著、重要的利益,是核武擴散與反恐,其次則是人權、經貿等議題,加上冷戰遺緒,無論是印度或巴基斯坦,都和美國偶有齟齬,時熱時冷。但若一帶築成,瓜達爾港是否會成為解放軍遠洋艦隊的基地誰也不敢保證,如何加強美國在印度洋的存在,恐怕是新德里亟欲思考的難題。
至於一些觀察家所稱,在建設CPEC會遭遇到的內部困難,也就是巴基斯坦俾路支省(Balochistan)分離主義的攻擊。且不論伊斯蘭堡的安全承諾是否有效,人命與綁架並無法嚇阻北京完成亞洲夢的夢想,相對於瓜達爾深水港的民用(與軍用)誘惑,那只是一帶一路上的些微犧牲。就北京而言,要做的就是在不干涉內政的前提下提供武器給巴基斯坦,恐怖攻擊的問題還是留給巴基斯坦與美國去應付吧。

徐子軒
獨立研究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