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4月10日

「奧巴馬宣言」的樂與怒
(資深傳媒人 盧峯) - 盧峯

奧巴馬近月來加快與伊朗修好,或會引起美國傳統盟友以色列和沙地阿拉伯不滿。資料圖片

很多美國總統都有代表他們的doctrine(宣言)。早年有門羅宣言(Monroe Doctrine),宣告西半球是美國的勢力範圍,不容許腐敗的歐洲列強來滋擾這個地區。二十世紀有Truman Doctrine、Bush Doctrine。最近,《紐約時報》著名記者Thomas Friedman在訪問奧巴馬談伊朗核協議時提出了Obama Doctrine(奧巴馬宣言)來形容他的外交策略。這個所謂宣言的核心思想是一句話:「We will engage, but we preserve all our capabilities.」(我們願跟各方面溝通接觸,但我們保留採取各種行動的可能性)。
Friedman為奧巴馬打造的這個宣言有點蒼白,有些模糊不清,不管是國際關係專家或一般人都難以弄清楚奧巴馬在不同問題上的立場。說白了「宣言」充滿摸着石頭過河見招拆招的實用主義味道,跟Truman Doctrine說支持一切反對極權的國家或小布殊先發制人的單邊主義相比未免有點薄弱、含糊。
撇開宣言不宣言的問題,奧巴馬的外交政策的確跟前幾位總統大大不同。除了多用軟實力、外交談判,少用硬實力及火炮以外,他四處伸出橄欖枝跟世仇宿敵打破僵局的做法正令很多地區的秩序及形勢出現大轉變,其中又以中東地區最明顯。奧巴馬上任以前,美國的中東政策有三大支柱,其一是沙地阿拉伯、其二是以色列、其三是埃及。沙地阿拉伯替美國穩住波斯灣地區及石油供應,以色列是主要軍事同盟,埃及則是世俗化阿拉伯國家的首領,有力影響較溫和的阿拉伯國家,更可以作為美國的backchannel向區內國家傳遞不便公開的訊息。雖然過去幾十年中東地區亂局從未平息,還出現一個又一個獨裁暴君,但憑藉這個鐵三角美國在這個地區的影響力有增無減。
但在奧巴馬上台特別是連任以後,他在中東的做法明顯轉向,不再倚賴沙地、以色列等傳統盟友處理危機,反而為了盡快重建伊拉克秩序,對付ISIS及控制各恐怖組織而加快跟伊朗修好,近期雙方在伊朗核問題談判取得重大進展,大有可能在六月簽署正式框架協議。假若真的成事,美國對伊朗的長期經濟制裁將會解除,雙方冰凍超過三十五年的關係將會迅速變暖。
對美國而言,少一個死敵或所謂邪惡軸心國(小布殊911後把伊朗、北韓、伊拉克稱為邪惡軸心)當然是利多害少的好事。可對它原本的盟友來說卻是另一番滋味在心頭。沙地阿拉伯是區內最大、最富有的遜尼派回教國家,跟什葉派的伊朗幾乎是世仇。當年兩伊戰爭沙地就暗助伊拉克跟伊朗對戰,希望拖長戰爭以削弱伊朗的實力。
美國○三年進軍伊拉克推翻薩達姆政權,自此什葉派回教徒主導伊拉克政局,削弱了遜尼派在區內優勢,令沙地坐立不安。近年沙地便積極支援伊拉克遜尼派武裝組織以作抗衡,ISIS能迅速壯大也與此有關。假若美國跟伊朗真的冰釋前嫌,沙地感受到的壓力更大,它有可能以財力資助更多武裝組織以制衡伊朗的影響力,令中東亂局更難處理。
而對以色列而言,伊朗是死敵中的死敵,再加上它逐步掌握發展核武的技術,令這個地狹人稠的國家面對巨大威脅。此所以以色列一再表明可能採取先發制人的軍事行動摧毀伊朗核設施,就像八十年代轟炸伊拉克核設施一般。可以色列要成功向伊朗採取突襲,美國的支持是不可少的。一旦美伊講和,美國未必願意支持以色列發動奇擊。這將大大限制以色列先發制人的能力。
究竟Obama Doctrine內容如何,學界、傳媒還難有定論。可對中東勢力平衡而言,Obama Doctrine帶來的是重新洗牌,是敵友角色大轉換。若未能擺平老牌盟友的怨憤,新的「宣言」帶來的隨時是更大的亂局。

盧峯
資深傳媒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