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3月25日

私人聚會 表忠大會
(資深傳媒工作者 吳志森) - 吳志森

梁振英日前在私人聚會上點名批評學者陳家洛和陳健民。資料圖片

上周末,梁振英在禮賓府一連幾天宴請建制派人士。初見被邀人士名單,以為純粹是反佔中慰勞宴,好像在滅罪聯席會議上,梁振英公開讚揚警務處長曾偉雄任勞任怨,講一聲「Andy,感謝你!」就圓滿結束,勝利完成。但看見這幾天的發展,事情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
梁振英聲稱這是私人聚會,沒有對外開放,不准錄音錄影,也不准記者到場採訪。聚會在禮賓府進行,這也是梁振英的官邸,私人性質或許還說得過去,但這個私人聚會竟然會有官員參與,卻聲稱休假參加,擺明是欲蓋彌彰了。
參加者包括了建制政界、前高官、人大政協和傳媒高層。記者訪問了部份與會者,從他們複述梁振英的發言內容,聚會絕對不是私人性質,這既是一個批判大會,批判民主派、批判傾向民主派的學者教授,也是一個動員大會,動員建制派對反對言論的制衡與反擊,更是一個向北京表忠交心的大會,把香港形勢,再一次描繪為顛覆中國的橋頭堡,用危言聳聽,謊報軍情,來穩固自己的地位。
梁振英在發言時特別點了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和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浸大教授陳家洛的名字。梁振英引述陳健民的文章:「我相信中國現時的發展模式是不能持續的,10年間必有大變,屆時會為香港提供政改的機遇。我相信雨傘世代已經覺醒,10年間這些年輕人在體制內外將製造更大張力迫使政府回應。」又提到陳家洛接受報章訪問:「我時時在班上挑戰我的學生,問他們有無想過有天早上醒來,五星紅旗升不起,有無想像過歷史重擔要忽然落在他們身上。」
梁振英指出,陳健民的希望不是在香港,而是國家出現「大變」,認為香港有人與外部合力,希望內地出現一些「大變」,必須警惕。梁振英又說,無論在時間和空間中,今日包括他自己在內的香港人,都有為國家守住門口、守住制度的歷史使命。梁振英呼籲各界用輿論壓力氛圍,防止有關言論蔓延。
「中國大變論」,甚至「中國崩潰論」,其實都不是甚麼新鮮的事物,八九六四後,西方極為流行,還有專書論述。最近又有西方輿論重新提起,並舉出多個現象支持中國即將崩潰的論點。
這些西方觀點,你可以當作是學術探討,也可以視為政治宣傳,根本不需官方反駁,在言論和學術自由的西方,已有不少論述提出截然不同的觀點。梁振英又何必煞有介事地提出甚麼要「警惕」,更提高到要「為國家守住門口」、「守住制度的歷史使命」?
特別要注意的是,梁振英要與會的建制派,包括部份傳媒高層,要用「用輿論壓力氛圍,防止有關言論蔓延」,如何用壓力防止言論蔓延呢?招數不多,無非就是制衡輿論,更重要的是在制度上控制大學。
梁振英在會上更特別提到:「有民主派的大學講師,在授課期間只灌輸自己的價值觀,而沒有提及另一方面的意見。」我們需要特別警惕的是,這是梁振英向學術自由宣戰的表白。大學講師在課堂上授課的內容連梁振英都知道,當然是有職業學生舉報,講了甚麼不講甚麼都成了「罪證」,中國大陸課堂上的政治審查,原來早已在香港出現。
今年內,香港各大學的校董會校務委員會,還有手握大學命運的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將有重大人事變動,意味着大學的管治模式和手法將會出現激變。梁振英在閉門會議中接連批評大學教授,對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已經敲響了戰鼓。

吳志森
資深傳媒工作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