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3月25日

香港還能捱到幾時?
(自由撰稿人 周信) - 周信

香港政府難獲市民信任,施政舉步維艱。資料圖片

直選政改方案,由林鄭月娥司長領軍,至今的進度仍只是「袋住先」,立法會通過全無把握。十年建屋大計,由張炳良局長領軍,至今的進度仍只是「講住先」,未來幾年根本不能達標。自願醫保計劃,由高永文局長領軍,至今的進度仍只是「拖住先」,諮詢日期也要一再拖延。標準工時的研究,由張建宗局長領軍,至今的進度是「寫住先」,連工聯會的陳婉嫻也不收貨。當然,最令人震驚的例子還是三跑的興建,政府繞過立法會動用一千四百一十五億元,當然不會事出無因,領軍的張炳良局長及林天福總裁一再呼籲市民要「信住先」,而且要信的不只是香港特區政府,而是北京中央。
這些問責官員都是團隊中現時民望最高、下屆有機會連任,甚至角逐特首的精英中的精英,由他們負責難度最高的工作雖然無可厚非,但若有任何差錯,隨時會把他們的仕途斷送;其他的局長不能委以重任,反可無憂無慮到官卿,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從來都是生存之道及為官智慧。上述幾個重大政府政策,全部都是長期作戰、戰線無邊、不知終點、難度極高、同行者少、支持難覓、完全沒有把握、不知如何收科的重大挑戰,過去做一個也要政府上下全體總動員(例如覓地建屋大計,即由當年的曾蔭權主持跨部門會議全力推行),如今一個局長(如張炳良)卻要負責不只一個項目,以現屆官員的能力和水平,他們能否勝任,還有待時間證明。
政改方案事關重大,還可以有政改三人組互相配合,其他局長孤身作戰一柱擎天,只能倚賴政策局及執行部門的公務員全力支持。這些公務員幾乎全是回歸後才晉身領導階層的後起之秀,在港英管治時期還是明日之星,好處當然是比較專一單純,不會緬懷過去,但亦因此而嚴重缺乏歷史的視野、過去的經驗和前人失敗的智慧,如今突然面對前所未見的難度和挑戰,個人會如何反應,恐怕特首和他的問責團隊也無法預知或始料不及。
作為公務員不可能輕易搵工跳槽,除非自動提早退休(最近的「成功」例子是楊立門),所以一般人的本能反應是「做住先」;如果認同信服局長的領導,還會盡全力「撐住先」;如果不太同意相信局長的做法,便只能「捱住先」,因為局長的任期應短於自己的公務員生涯;部門倘遇任何重大事故,惟有與其他同事「頂住先」,個人若因此而有任何升遷,當然亦一定會「食住先」,因為沒有人知道長此以往下去,局長、部門和自己會「做得幾耐」「頂得幾耐」「撐得幾耐」「捱得幾耐」甚至是「食得幾耐」。
今天做公務員,越來越有力不從心的感覺,有人是有力無心,更多人是有心無力,前者還可等退休,後者卻會不甘心,因為要改變現狀,其實不是沒有方法,只不過沒有人肯去做,而自己則是人微言輕,不能逾越而已。
上述的多項挑戰當中,又以三跑的爭議最難解決,政府內部想出繞過立法會的巧妙方法,本來以為可以挫一下反對派的銳氣,想不到反對聲音來自四方八面(以這麼一個極高技術性及複雜的議題),而其中最有殺傷力(對政府)及說服力(對公眾)的反對理由,又竟會是來自幾位前民航處長(曾直接參與其事,雖或可能過時)、天文台長(對有關問題有深入研究)和現職的資深機長和專家代表。
有了這些專業意見和人士的支持,民間的關注及壓力團體當然如虎添翼,他們代表不同的界別和利益,加起來的反對力量將難以估計。
政府如今清楚表明,不能公開有關的協議及資料,市民若不信政府也要信中央(或只能信中央),這種說法也是回歸以來首見,充份反映了特區政府如今已失去話事權(對中央)和話語權(對港人)。
政府高層肯定有難言之隱,中層則有無助之嘆,上下都有嚴重的信心危機,須知興建三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高鐵的影響還未完全見到,如今加上三跑,日後有關官員會如何疲於奔命,單是想想也足以令人擔憂甚至心寒。
本屆政府的連串大計,本來是為特首連任鋪路的最佳安排,但變成了一連串的「X住先」,對連任是助力還是阻力,如今已沒有人能說得準,特首及問責團隊還可選擇自由進退,公務員如何堅持下去,卻不是個人決定,這才是今天香港面對的最大挑戰。

周信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