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3月24日

新加坡學運領袖哀嘆:
侵犯人權李過失被淹沒了

【李光耀逝世】
【本報訊】李光耀帶領新加坡走進盛世,眾人對獨裁者的稱讚,掩蓋了異見者的哀歌。六十年代留學新加坡的港人徐漢光,因參與學運遭追捕,輾轉逃到馬來西亞成為階下囚。上世紀八十年代爭取外傭權益下獄五個多月的新加坡人陳智成直斥李光耀,在經濟發展上的功,不能與侵犯人權上的過相抵。
記者:白 琳 雷子樂

相關新聞:奧巴馬:真正歷史巨人

徐漢光一九六九年拿獎學金入讀新加坡大學,其間參與學運,他與同學提倡廢除未經審訊就能監禁政治犯的內部安全法,包括他在內的六名學生被政府搜捕。移民局官員及警察半夜殺進校園,徐在學生會留宿時被同學拍醒,即躲在秘書房枱底,避過一劫。翌日早上,同學把他的臉塗黑扮成印度人逃亡,坐舢舨逃到馬來西亞,後因非法入境坐牢四周,最終遣返香港。

「唔公義就要反對」

如果沒有李光耀政府的打壓,徐漢光笑言可能當了工程師。為了學運付上沉重代價,值得嗎?徐道出留學前一段往事,他就讀聖保羅書院時正值六七暴動,學長曾德成因在學校天台撒下反殖傳單被囚。他出於義憤,跑到曾德成哥哥曾鈺成的家中,自薦加入學生運動,「好似雨傘運動咁,唔公義就要反對,去新加坡搞學運都係一樣」。徐返港後與左派分道揚鑣,加入教協及支聯會。
很多人視李光耀為偉人,徐認為若人民只想豐衣足食,甘於放棄人權民主自由,李光耀對這些人來說就是功大於過。李光耀撒手塵寰,徐也沒有太大感觸,「冇悲冇喜,人總係要死。最緊要你做過嘅嘢,係對人類進步,定係退步?」
相信李光耀不會認同徐漢光的批評,一九五六年十月,還是反對黨一員的李光耀,在議會的討論中曾經說過:「鎮壓,是一種日益成長的習慣。我聽說幹這事就像做愛,第二次就會容易些!第一次有些良心上的創痛呀、罪疚感呀。但是一旦搞上了,重複幾次,你就會越來越厚顏無恥,放手大搞了。」當他掌權過後,執政黨濫用內部安全法,未經審訊拘捕異己,由一九五九年到一九九○年拘捕了二千六百人,有的被監禁逾三十年。
五十八歲的陳智成是其中一位受害者,上世紀七十年代,他是學生領袖,八十年代,他只因關注外傭權益問題,被政府以內安法拘捕,囚禁五個多月。比起六十年代被囚的政敵,陳智成的遭遇已算「幸運」,當年的國會議員謝太寶,被囚禁加軟禁共三十二年。
政治強人去世,陳認為,五十年代以來好幾代的國民,皆活在李光耀的迷思,例如深信沒有李光耀,新加坡就不能由當年的一無所有,晉身經濟強國。但實際上,因地理使然,新加坡早在三十年代,已是重要的貿易港,生產總值只亞於東京,「只是馬來西亞、印尼的失敗,顯得他很成功」。

相關新聞:後李光耀時代 防政治不穩人民求變勢開放公民社會

官員薪金冠全球

國民陶醉於政府透明度高,問責性強,陳智成想點出,官員薪金之高冠盡全球。陳智成表示,政府在這幾十年來先迫害異己、再封殺民間社會、學生組織、然後控制傳媒,主導國民接收的資訊,才能造成今天大眾出現這種印象。「就如當你在北韓成長,你也很難會覺得政府不好。」

「鎮壓,是一種日益成長的習慣。我聽說幹這事就像做愛,第二次就會容易些!」

──一九五六年十月,還是反對黨一員的李光耀,在議會的討論中發言。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