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3月20日

舉債千億 後患無窮
(自由撰稿人 范克) - 范克

三跑預計造價約一千四百億元,而當年包括新機場及青馬大橋等工程在內的玫瑰園計劃總共才花了一千五百億。資料圖片

到底千四億可以做到甚麼?興建太空電梯的成本大概要一百億美元(約七百八十億港元),多出來的部份還可以用來登陸火星,剩下來的部份可以用來解決公屋輪候名冊、興建醫院云云……總之,這個對於一般人而言的天文數字,可以做到的事,遠比興建一條「有落無上」的三跑來得多。
1989年,時任港督衞奕信宣佈興建新機場,即人所共知的「玫瑰園計劃」。計劃包括赤鱲角新機場、連接機場和市區的鐵路系統(即機場快綫)、連接機場和市區的陸路交通(即包括青馬大橋在內的陸路工程)、發展北大嶼山新市鎮(即東涌一帶),整個計劃預算約為二千億港元。自港英政府公佈計劃,基於工程開支龐大,一度惹來中方不滿,令計劃多次修改以降低成本。中英雙方就計劃開支展開談判,更加簽署備忘錄確保九七主權移交時,政府儲備將不少於二百五十億港元,以此減低中方不滿。整個計劃花了八年時間,參與計劃的國家和地區多達十九個,最終開支都不過一千五百億港元。
而今日興建一條第三跑道,只供降落,既不會好像「玫瑰園」一樣發展新市鎮、提供大量居住空間和就業機會,亦不會擴展陸路交通和鐵路網,造價竟然高達一千四百億。如果把管治香港當成一盤生意,出於經濟角度考量,老闆又怎會有可能批准?奇怪的是特區政府認為計劃可行,行會拍一下腦袋就通過了,同意用千四億去建造一條無飛機起飛的神奇跑道,而且意圖繞過立法會,用舉債的方式處理。
前車可鑑,不論是港珠澳大橋、七百億「動車」,還是港鐵沙中綫,在香港這個畸形政制之下,立法會大部份議席都由建制派操控,哪怕項目有多不合理、開支多少,在立法會的財委會會議,都會一面倒支持,對問題視而不見。看看立法會在上述工程怎樣發揮作用?每一個項目都超支,一旦交上立法會,還不是乖乖地按下贊成。立法會在審批這些動輒百億的項目,早已經自廢武功,即使三跑造價去到三千億,丟上財委會一樣會通過。
偏偏特區政府連這一步都要偷懶,要機管局透過舉債等方式籌集資金,繞過立法會的審批和監察。此先例一開,後患無窮。日後香港有甚麼重大基建,只要舉債,由特區政府做擔保,立法會無權過問,市民的意見則可以當成「耳邊風」。
不要認為三跑的千四億,與自身無關。特區政府選擇舉債,問甚麼人借錢,是不是問中國的「黑洞銀行」借貸,作為小市民根本無權過問。有借有還的原則下,特區政府做擔保借的錢,政府財政穩健時當然有力償還,但萬一無力償還,自然要向閣下的銀包開刀。
當年港深「動車」叫價六百多億,到去年已經確定開支超過七百億,去到2017年通車時,隨時超過八百億。按此推算,叫價千四億、需時八年的三跑,保守估計最少都會超支二百億。屆時負責「埋單」的香港人,就會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被「劏」走千六億。

范克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