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3月19日

可悲的中國官場 
(傳媒人 賈荃) - 賈荃

因涉貪下馬的中共將領徐才厚日前因病逝世。資料圖片

徐才厚因膀胱癌逝世,消息一出,民眾的第一反應卻是:「官方有沒有怠慢徐的病情,有意導致他死亡呢?」會這樣猜測的理由很簡單,因為徐才厚一死,很多線索斷了,關於他這一線的貪腐案就查不下去。所以,《解放軍報》不得不翌日刊文闢謠,稱「救治不力、政治迫害、同黨滅口」均為不實指控。
但是,民眾對官方的不信任又是多麼合情合理!因為所謂的「高調反腐」,明眼人都知道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假如你覺得中共目前的反腐是有希望的,那麼只能說明你對中國歷史認知不足,或者你對中國的官僚制度了解不夠。
目前中國的官僚制度,和過往數千年實際上沒有本質區別。那就是:最高領導人集所有權力於一身,地方官員只能依靠自上而下的權力授權維繫統治。由於沒有獲得廣泛的民意授權,在民眾眼中,官員的統治沒有合法性,導致官員也人人自危。所以,在中國當官只有一個目的,那便是:在敷衍上級的前提下,竭盡所能尋找為自己謀利的空間。有人說今天的中國官場腐敗,其實從古至今皆然。
晚清有一本奇書,名叫《道咸宦海見聞錄》,作者是道光九年進士張集馨。這本書,是根據他一生的經歷撰成的自敍年譜,中間為官一段尤其精采。
張集馨中舉後,便在北京當官。有次忽然獲得一個肥缺,是去陝西當督糧道。按照當時的規矩,走馬上任前,張集馨要給各位在京的大老爺送「別敬」(表達離別之情的紅包)──這是典型的中國官場陋規,京城的官員在天子腳下,無處貪腐,京官貪腐自古以來都是靠地方官員「孝敬」實現的。張集馨四處借錢,搞好「別敬」,這時候惟有去地方搜刮民脂民膏,才能填補虧空。
張集馨到了地方任上,依舊不能擺脫各種陋規──陋規者,雖然醜陋得見不得人,但仍舊是規矩,必須遵守。例如,凡有各地官員途經陝西的,張集馨都要負責接待,準備宴席。上席五桌,中席十四桌,上席必須有海參魚翅,每桌都要有一尺大活魚一條,這些全都有規定。萬一有任何一道菜馬虎,就會傳揚出去,說陝西督糧道小器。就這一句「小器」,等於給整個陝西官場抹黑,所有地方官就會把張集馨排擠走。甚至任意加菜也是不允許的,因為但凡上來的魚多了二両,被外省官員知道,又是破壞陋規,將來的官員只能因循多二両處理,他們也會回過頭來搞掉你。所以,新官員剛剛到任,往往要花重金購買前任官員的那本「賬冊」,上面對各種腐敗陋規寫得清清楚楚,明碼標價。
那麼,如果你是個道德高尚的人,有沒有可能在官場獨善其身呢?貪污腐敗跟道德完全沒有任何關係,只要選擇進入官場,如果你不參與腐敗,根本幹不下去。比如說,張集馨來到陝西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孝敬」陝西巡撫大人。而當時的陝西巡撫是誰呢?正是曾經寫下「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民族英雄──林則徐。林則徐不是壞人,但他有辦法做清官嗎?如果他不收張集馨的紅包,拿甚麼「孝敬」更高階層的官員呢?他自己的官又怎麼當下去呢?
中國的官場,是自上而下的層層盤剝系統。除非中國的權力結構發生反轉,徹底實現民主,令官員的權力來自民眾,讓官員真的懼怕民意,才有希望。如果這種權力體制不改變,腐敗就根本沒可能根治。當你掉進官場這個血色大染缸,被染紅,難道還有商量的餘地嗎?政權來到今天這步,早已無人不貪。真要盡除天下貪官的話,也是亡黨亡政權的命運。更何況,「反腐」從來都是官場用來黨同伐異、打擊異己的手段而已。作為平頭老百姓,若真心相信習近平能救中國,豈不好儍好天真?不想玩這個遊戲,唯一的辦法,只有別加入官場。
徐才厚已死,對他個人來說是一種解脫。惟那些活着的人,是提心吊膽的──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要被調查。接下來的重頭戲,應該輪到郭伯雄登場了。但《解放軍報》給徐才厚蓋棺定論,稱他的一生「可悲可恥」。徐才厚或許可恥,真正可悲的,應是中國官場。

賈荃
傳媒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