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3月18日

中國崩潰?中共崩潰?
(獨立研究員 徐子軒) - 徐子軒

日前有美國政治學者在《華爾街日報》撰文指中共已走向「終局」。資料圖片

美國著名的中國專家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教授,近來發表「中國即將崩潰」(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一文,文中列舉五點因素,像是菁英外逃、瀰漫腐敗等,將讓共產黨的統治進入終局(Endgame),而習近平的無情手段只會讓國家面臨崩潰。不多時旋即引來澳門大學助理教授陳定定發文「抱歉啦美國,中國不會垮掉」(Sorry, America:China Is NOT Going to Collapse)駁斥,針對前者的論點加以反擊,像是越來越多的留學生海歸、反腐成功等。無論東西方的論述,都可謂陳腔濫調,一則各據立場,雙方只站在對己有利的方面說話,如同爭辯中國即將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但中國的貧窮人數在世界排名上也是數一數二。另一則各說各話,如同西方說的是菁英外逃,更準確的是資產外逃,但東方說的是留學生回國工作,兩方根本沒有對話空間。
更令人發噱的是,西方講的是中共崩潰帶來的中國崩潰,東方卻將中共與中國聯結在一起,先堅持中共不會崩潰,中國自然不會崩潰。如陳教授在其文所言:「中國今天的政治反對派在哪裏?……有沒有任何領導人想扮演戈巴契夫的角色?所有這些因素在中國都不存在」。這段犀利的質問不僅讓筆者想起毛主席的訓示:「黨外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中國當然沒有西式民主的反對派傳統,有的只是勝者為王的造反派傳統,就像結束清朝統治的,乃是潛伏在新軍裏的革命黨人。同樣的,現今中國社會上、網路上,乃至於海外的右派反對派,都不是北京的心頭大患,無聲無息潛伏在共黨內部的造反派才是。讓我們回顧一下蘇聯解體的歷史,扮演臨門一腳的不是甚麼反對派,是當時的俄聯邦最高蘇維埃主席葉利欽。這類人當然存在,2012年薄熙來事件便顯示,他能夠扮演發揮葉利欽效應的角色,可惜才幹膽識都遠不如前者。試想,如果他成功進入中央政治局,今天中國的景色一定不同。
此外,大多數的史家都同意,戈巴契夫的開放與改革政策,都是為了試圖拯救搖搖欲墜的計劃經濟,以及延續蘇共的統治。復出後的鄧小平也學習了這種精神,直至今日,中共領導人仍以改革開放作為宣傳方針,若以這個標準來看,可以說共產黨人都應是戈鄧的好學生,怎會出現竟無一人是男兒的妄語?至於蘇聯的突然崩潰,乃是內外因素的嚴苛交織,戈巴契夫不過站在歷史的正確方,免去俄羅斯與其他加盟國的流血之苦,中共領導人會不會在關鍵時刻做出適當的選擇,坦白說,沒人知道。
重點是,中國會不會崩潰,除了和中國有直接經貿往來關係者外,無關宏旨,但中共會不會崩潰,就事關緊要。讓我們回想一下,文革時期的中國算是某種程度的國家崩潰,卻影響周遭甚微(大概最嚴重的是接收大逃難的香港)。這是因為中共還沒有崩潰,政治機制仍在有效運作,最明顯的證據就是核武的管控,沒被用於紅衞兵內戰,或是突擊台海。但設若今日中共崩潰,以黨領軍的解放軍體系也隨之瓦解,那狀況就陷入極高的風險等級,像是可能有人會向北韓、巴基斯坦,甚至恐怖分子出售核武,此為西方不可不防之處。
結論就像陳定定所言,一個強大的中國會存在一段時間。起起伏伏的王朝遞嬗早已存在兩千年,未來隨着中共式微也難脫此規律,西方不必也不能為中國的未來做設定。西方,乃至於世界各地的民主陣營成員,如日韓台、ASEAN等,要做的是緊密聯合,將中國約束在既有國際體系內,亦即,讓中國遵循現代國際規則,如此中國即便再強大,也無法任憑己意行事。掌握中國在可預期的範圍,像是不能再讓中國用懲罰或是主權為名對東海、南海、台海等周邊爭議之地發動武裝衝突,以免引發大戰,這才是所有注視中國崛起的人應關心的焦點。

徐子軒
獨立研究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