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3月17日

假如中共倒台,香港……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佔中發起人 戴耀廷) - 戴耀廷

日前有美國政治學者在《華爾街日報》撰文指中共已走向「終局」。資料圖片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中國政策研究項目主任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日前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分析,中國共產黨走向「終局」已經開始。弔詭地,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努力集權推行改革,但卻可能成為他被推翻的一個原因。他觸動了太多既得利益,但又無力延續強勢統治。沈教授提出的,不單是關乎習近平會下台,更是中共一黨專政會終結。他更預言結局會有可能相當混亂與暴力。
這種由外國的中國問題專家說中共快將解體的預言,從來不缺,但這些預言到現在為止還未應驗,故也不是有太多人會認真看待。我也不想評論沈教授的分析有多大的說服力,但我姑且在這裏做一個單純的思考遊戲,假設中共的專政真的會在習近平任內結束,對香港的發展有甚麼影響呢?先旨聲明,這只是一場「跳出框框思考」的遊戲,我無意要搞港獨、自決或威脅國家安全。
香港的新局會是如何,就必先要看中共的終局是如何。這裏有幾個按着人性、歷史軌迹及常理得出的猜想。
一、習近平被推翻後,由中共黨內另一派系及人物掌權,仍能繼續維持中央集權的體制。但這情況是難以持久,因以黨內政變去推翻執政集團,是在胡耀邦及趙紫陽後未出現過,且那時有鄧小平掌控大局,故嚴格來說已有三十多年未出現過因黨內派系鬥爭致執政集團倒台的情況。這也即是說中共辛苦建立起的和平權力轉移制度,每任十年的常規被打破了。這會產生極其惡劣的政治後果。
這新的執政集團必會更加嚴格控制黨內的不同派系,以防止相類似的政變再次出現。習近平會倒台就是他過於強勢,觸動太多既得利益,新執政集團進一步箝制黨內外不同政治力量,必觸發更多利益衝突。另外,習近平起碼是以打擊貪腐為由去打擊各利益集團,但新的執政集團很可能就是害怕被習近平消滅的貪腐集團,在被消滅前絕地反擊。故在他們奪得政權後,貪腐很大可能會更加惡化。因此,即使習近平被推翻後中共不會即時解體,但這解體終局還是會出現,最終也會走到以下第二種終局的情況。
二、習近平被推翻後,再沒有任何一個黨內派系能掌控全局。按中國歷史的發展軌迹看,在中央集權結束後,必會走向地方割據。各地方的軍頭結合地方的經濟集團和盤根錯節的地方利益集團,會在各地組成不同的政治實體。這些地方勢力集團之間會否出現武力甚至軍事衝突,難以預料。真的出現內戰,那就會重複中國歷史的規律,群雄逐鹿,直至有一個武裝力量能擊敗所有其他的地方勢力統一全國,再次建立起中央集權的政治體制,但那已必不再是由中共來專政的體制了。一與二的結局是一樣,只是中共解體出現的時間會有三數年的差異。
三、但經歷過上世紀軍閥割據令國家陷入分裂的教訓,在中共倒台後,中國人會否變得聰明一些,能看到合則眾利,分則眾害的道理呢?各地方勢力會否在不放棄地方已成為具有自主力的政治實體的前提下,盡可能維持國家統一呢?這樣的機會雖然微小,但若真的能做到,那麼中國在中共解體後,經過一段時間地方勢力抬頭及全國不穩後,中國是有可能走向聯邦共和的。若能建立起中華聯邦,中國就會走一條很不同的路,會是一條更穩定、更和諧、更繁榮、能讓人民有更好生活的道路。
四、上述三個猜想都是假設中共必然走向解體。但在第四個猜想下,同樣機會是很微細,習近平或其繼任者能洞悉這大趨勢,在中共解體前,成功推行徹底的政治改革,以憲政替代一黨專政,讓權力受制衡及權力轉移可以有序進行,那麼中共或許還能繼續統治中國一段時間,直至有新的政黨在憲政之下,成長至有能力管治國家及在選舉中成功挑戰中共的執政地位。
面對上述不同的局面,在香港出現的新局也必會有異。在一及二,國家會陷於分裂的狀況,香港也難獨善其身。若中國分裂為不同地方政治區域各有其武裝力量支持,那麼香港很大可能會被包括廣東省的南方政治集團所兼併。處此國家分裂的狀況,也不要寄望這南方政治集團的領袖會容讓香港人可享有真正的自治自主。可能為了爭取國際社會的好感,他可能會延續之前的安排,讓港人有名義上的自治,但實際上仍是會安插他能信任的人管治香港,作他駐港的代言人。到國家經歷長年內戰而重新統一,新的政體也很大可能是專制的政體,雖不再是中共專政,但仍會是由贏得最後勝利的政治集團專政。因此,香港的前景是同樣悲慘。
香港唯一的機會能脫離這政治宿命,就是國際社會介入。因香港是國際都會且有殖民地的歷史,若得到國際社會強力支持,南方政治集團如仍與其他政治集團陷於苦戰中,或許自顧不暇,只要不對它構成威脅,甚至能對其帶來政治利益,港人或能行使民族自決的權利,實現真正的自主,建立起本身的憲政制度。簡單說,在符合特定條件下,香港可能會走向獨立。不過到中國重新統一,香港能否維持獨立,就難以預料。
若能出現三的局面,全國會走向聯邦共和,香港應很自然會成為中華聯邦的其中一個地方政治單位。中華聯邦的其他成員會否以民主選舉選出他們的政治領袖,因各地區發展不平衡,故未必在初成立時就能立即實行得到。但以香港的政、經、法的發展程度,香港在中華聯邦下所享有的地方自治權,應不難建立起民主的體制。香港的民主實踐應能在中華聯邦走向真正的憲政,扮演積極的角色。
如果能出現四的局面,香港很大可能在中共賴以自救的政治改革中,成為政改的實驗場。因香港在法治及憲政的發展上已先行於中國的所有其他地區,故在香港推行全面及真正的民主普選制度,會是相當合理的安排。香港的經驗可以用於中共改革其他地方管治制度以至全國的管治體制。
上述這些,可能只是空話一場,因中共解體或許只是一些人一廂情願的想法。不過,也沒有人能絕對排除此可能性。在此時刻,把中共解體後香港會是怎樣這問題,單純作為一場思考遊戲,應也是無傷大雅罷!難道這就觸犯了二十三條?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佔中發起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