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2月12日

由反水貨客到城邦
(獨立時事評論員 李兆富) - 李兆富

近年水貨貿易成為中港矛盾的焦點之一。資料圖片

過去幾個星期,周末都有反水貨客示威。從不同渠道的影片可見,參與示威人士情緒甚為激動。有人說水貨客影響生活,也有人指香港市民的利益受損。
何謂利益受損,見仁見智。價格上升削弱購買力,是利益受損。本來由港人充當水貨客,現在變成有大陸人競爭,也可以說是利益受損。
取消一簽多行的訴求,可以減少大陸水貨客,但利之所在,有誰可以保證,另外不會有香港市民加入走水貨的大軍?當然,在今天中港矛盾的氣氛下,就算如此結局也是政治正確。
建制和零售界不會希望取消一簽多行,他們也知道眾怒難犯,所以便提出了在邊境建立水貨城,將購物客和市民分開。邊境購物城,究竟由誰去營運?租金又怎樣去定?假如明知有巨大利益,這個邊境購物城的地價和租金又怎能不貴?最終的問題是,又有誰可以確保水貨客必然會到這個地方去購物?稍為有點常識的官員,又怎會再為政府添煩添亂?說到底,這比頭痛醫頭更不堪的概念,皆因今天的政府,心態上過得一天,得一天。
杜絕水貨客,沒有方法比寓禁於徵。有人提出開陸路離境稅,令水貨客無利可圖。不過,只要是利之所在,殺頭的事也有人做,陸路合法離境行不通,恐怕絕迹多年的大飛又要重現江湖,而且由於利益變得更集中,有理由相信,黑社會有更大誘因去收買相關的執法人員。
說到底,貿易就是貨通有無。千錯萬錯,都只可怪大陸到今天仍然有極高的貿易壁壘;換言之,這堵牆不倒,牆內的怪現象改不了,對香港的影響也改不了。
香港人要捍衞本土獨特之處,不可能只靠圍堵大陸;大陸是大質量的實體,就有如黑洞一樣,任何在其力量範圍內的人和物,結果都會被扭曲。
近代史中的香港,一直都扮演某種影響中國大陸的角色;雖然大陸是個大質量的黑洞,可是香港有海納百川的先天優勢,是以全世界的利益與這個封閉的國度角力,也不算是下風。
無錯,香港就是要引入外國勢力。不過,我倒不是甚麼回歸英國的天真理想主義者,其實只有緊守幾個原則,香港就不會被同化:
一、香港行普通法。普通法的精髓,在於案例互通,原則先行。可惜,自主權移交後,香港越來越多成文法,也越來越受大陸成文法的文化影響,凡事都好像不立法不行。以水貨問題為例,最初推出限奶令,已經有人提出水貨客會演變成螞蟻搬家式的全民皆走。預言成真,卻沒有人記得,問題出於一個接一個的連串政策失誤。結果,更多的政策失誤,衍生更多的政策扭曲,結果,香港越來越像大陸,政策多,但沒有效。
二、就算在英國殖民地年代,也沒有人說要港元必定跟英鎊掛鈎。最終,港英政府選擇了國際結算貨幣,也就是美元,作為港元掛鈎的錨。主權移交到中國之後,有一群馬屁精,久不久便說港元要和人民幣掛鈎,可是來來去去只有一個理由,就是中國是香港的主權國。人民幣在可見將來都沒有機會自由浮動,要港元掛鈎人民幣,等於將香港的貨幣政策也一併和人民銀行接軌,只要看客觀事實,就知道在共和國國土之上,貨幣政策是如何扭曲和混亂。這是名副其實的劣幣驅逐良幣論,可惜在那些對基本經濟學毫無認識的人當中,卻大有市場。
三、大陸的特點,是封閉。香港在這一方面,越來越似大陸。劍橋哈佛畢業的醫科生,不可以在香港執業?最諷刺是,中大和港大兩班天之驕子有一天從醫管局出來,執業搵真銀,做星球人月球人,他們在診所掛那張專科證書,不是沙田威爾斯所發的,而是英國威爾斯Cardiff頒的。其實,大家都是崇洋,所以更加可以明白為何香港的醫生害怕洋醫生來競爭。這種小農自卑感,跟鄰近地區又何其相似?除了醫生認為香港人要生生世世被他們的壟斷剝削,其他專業壟斷也有這種心態。
四、大陸十三億人,不錯是有商機,但地球有七十億人。假如說,香港人在世界沒有競爭力,只有在大陸的保護下,才可以蓬勃發展,對不起,這種話等於宣判了香港已死。土豪只知在海外消費,但世界仔卻會食四方飯,不相信香港已死的朋友,請將志氣拿出來。
「講咁易呀?」我從來沒有說面對世界是輕鬆容易的事,但我信香港人可以,加上健全的普通法制、穩定可信的貨幣金融系統、開放的市場,香港不會是大陸的其中一個城市,而是世界的絕無僅有的資本主義橋頭堡。我深信,全球化資本主義城邦主義,才是香港最強大的後盾。放棄香港的自由市場,只會令這個城市,在不經不覺間,變成像中共一樣的封閉國度。

李兆富
獨立時事評論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