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2月04日

蘋論:為甚麼香港人絕不能接受袋住先 - 李怡

為通過成立他的遲產嬰兒創科局,梁政權不惜調動議程,甚至說立法會財委會不能提問,並厲言譴責拉布議員,認為當今的癥結是議員拉布,社會應該正視,要全港市民認清楚,拖遲惠民政策的是哪些拉布議員。
問題是拉布議員都是直選產生的,承托着數以萬計的選民授權,如果他們在立法會的表現不孚眾望,就要冒着下屆選不上的風險。而梁振英是689票產生的,事實上是中共發功才有689票,所以是中共欽點的。民選議員對梁特訴諸民意的恐嚇毫不在意,因為他們有選票支持。
莫說抽起其他議程而打尖的創科局是否惠民政策,就算真是惠民政策而受到承托民意的議員拉布拖延,也只是證明梁特確實已掉進塔西坨陷阱:即使是利民的好政策也會被公眾認為是壞政策也。
政府千方百計用盡傳媒和所有稍具公信力的人士,動員民意去支持議員通過「袋住先」的政改方案。但從設立創科局的特首與泛民議員間的拉鋸來看,就知道這個政改方案絕不能袋住先。因為在一黨提名之下,五百萬選民的投票,只是為梁振英一類候選人蓋橡皮圖章,使梁振英的民意認受性大增至超越所有直選議員。那時他挾民意授權,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做一切害港誤港勾當,包括力推港中融合,追隨深圳的發展模式,肆意打壓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大搞青年軍和推國教,如早前羅范椒芬所說的政府撥款不再需要立法會通過,和梁振英昨天說的可取消議員提問,廢止拉布。有百萬計的選民蓋橡皮圖章授權,梁共要做甚麼都不會再綁手綁腳。
游說民意接受袋住先的說詞之一,是走出普選的第一步,就可以在二○二二年普選特首時有所改善,比如擴大提委會組成的民選基礎之類。但這只是騙取支持的空話。人大八三一決定,並沒有說只適用於二○一七年特首選舉,意思也就是這種提名方式適用於以後的所有選舉。很難讓人相信,對種種溫和的妥協方案都落閘的中共專權政治,容許在實現第一次一黨提名的普選後,會放鬆它可以操控選舉結果的提名方式,轉而放權。因為已牢牢掌握權力者是從來都不會自動放鬆權力的。
游說袋住先的說詞之二,是沒有二○一七年的特首普選,就不會有二○二○年的立法會全面普選。因此否決這次的政改方案,就連立法會的普選也葬送掉也。林煥光說,既說是立法會普選,就意味着沒有功能組別。因此,為了立法會普選,這次的特首普選方案縱使不那麼好,也應該袋住先。首先,人大決定只說普選特首後「可以」普選立法會,但沒有說一定在接着的立法會選舉就實現全面普選。其次,中共從來沒有表示普選立法會就要放棄功能組別,相反有中共要員說過普選不一定要放棄功能組別。正如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是邏輯,一種是中國邏輯;世界上也有兩種普選,一種是普選,一種是中國普選。如果能夠實現中國式的特首普選,那麼也難免會有「中國普選產生的功能組別」,甚或會把一黨提名的特首普選方式引入立法會普選。因此,否決政改方案,至少可以維護現有的立法會普選機制,使它不致淪為中國普選。
最重要的是,我們要謹守住人權公約中的公民的政治權利,世界上儘管普選方式有千百種,但除了專制政權之外,所有普選的目的就是要體現每一個選民的個人意志,許多國家的虛位元首都有任命民選執政者的權力,但都不會用他的權力不予任命,也不會指定候選人讓選民蓋橡皮圖章。這是對選民個人意志的尊重。只有以黨意凌駕民意的一黨專政的選舉才會有這種扭曲民意的所謂「民主集中制」的「普選」。香港沒有普選當然表示我們沒有政治權利,但如果我們接受了中國普選,那麼就不只是沒有政治權利,而且還讓挾民意授權而實際上是向黨意效忠的特首,甚或日後的立會議員,任意宰割,喪失的不僅是政治權利,而且會是自由法治和我們其他的權利。
提名是最關鍵一着。國家主席只會向提名他的黨負責,不會向數千人大代表負責。中國普選的特首也只會向提名他的黨負責,不會向選民負責。否決政改關係到全港市民是命運自主還是接受宰制的命運被主,也關係到每個人的尊嚴。
(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