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2月04日

憂回國後有問題 事主國籍保密

【本報訊】控方及警方案件主管在本案中,均罕有地將涉案女外傭X的國籍嚴格保密,連裁判官在庭上主動問及X的國籍時,控方亦堅持在現階段不透露,解釋是因為「擔心事主回國後會有問題」。裁判官雖不能勉強控方公開資料,但坦言:「遲早都會知」,着控方可在案件下次再提訊時才透露。

相關新聞:三個家庭 一人服侍姊弟涉虐傭 熱鏟灼手 強姦 狗帶箍頸

大律師指罕見

控方在庭上僅表示二十九歲的X是南亞裔人,案發時首次來港工作,不懂廣東話及英語,故經常與女被告謝詠珊出現溝通困難。即使X涉遭男被告謝詠麟兩度強姦後,X也只能以極簡單的英語向女被告投訴男被告好「bad(壞)」。當控方提及X曾先後向中介公司職員及領事館求助時,裁判官聞言即詢問X向哪一個國家的領事館求助,惟控方拒絕透露。
大律師陸偉雄(圖)指,控方要求將案中事主的國籍保密,做法罕見,法庭一般用代號「X」取代事主的姓名,已足以防止其身份曝光,但他不排除部份案件中,即使隱去事主的身份,亦未必能保護到對方,當中或牽涉事主所屬國家的規例,故控方需作此要求。
■記者林綺琪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