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1月21日

「係咪俾我去佔區,就等如無力管教?」
粉筆少女心痛父受指摘

粉筆少女去年獲釋後重返連儂牆寫感想。公民記者朝雲fb圖片

【本報訊】涉以粉筆在連儂牆畫花的十四歲少女遭警申請兒童保護令,激起民憤,縱使法庭其後撤銷保護令,但已令她心靈受創。相比遭三十警圍捕或身陷兒童院的恐怖時光,聽障父親背負無力管教的指摘更令她難受,「我喊咗一陣,應承自己,以後要無畏無懼」。少女透露,在警署通宵拘留十七小時期間屢遭警員不公對待,包括企圖趁她無成年人陪同下錄取口供,她擬投訴警察濫權。
記者:白琳

粉筆少女在法庭裁決後向本報透露,案發當晚十多名警員包圍她,未幾增至三十警,她當時並不害怕,「因為好多市民喺外圍睇住,我知道警察唔敢亂嚟」。
她被帶返警署後,警員企圖在沒有其他成年人在場下錄口供,她不肯就範。「好似特登博我講錯嘢。我平時睇電視,學識緘默權」。她被拘期間因胃痛獲醫生處方胃藥,但警拖了四個多小時才讓她服藥,「由得我胃抽筋,慘過俾人打」;拘留十一小時後完成保釋手續,警卻以開會為由,要多等六個小時才放人。

相關新聞:曾健超獲安排驗DNA 下周認人

住兒童院度日如年

粉筆少女事件激起社會反響,有人向傳媒放風羅列其「前科」。少女承認,讀中一曾經與父親爭執而離家出走。她又稱在學校遭同學毆打時,推了對方一下,遭警司警誡兩年。從離家出走到參與雨傘運動,少女都願意為行為負責任,但不能接受父親受屈,連他廿多年前的案底也被翻出來,「如果聽障係無力照顧我既理由,係一種侮辱。」父親初時反對女兒去佔領區,後來只好尊重,「佢好錫我,好努力做一個爸爸。係咪俾我去佔領區,就等如無力管教?佢作為父親嘅權利都俾人剝奪,我退庭嗰陣喊咗出嚟。」
少女被關進兒童院三天,度日如年,每天只能與父相聚四十五分鐘。院內禁止帶護膚品,她雙頰發紅「爆坼」,院友笑她「爛面怪」,「我同院友講點解入嚟,佢哋聽到都笑。呢三日好恐怖,畀人恰死,每日食飯耷到個頭好低,心理好大傷害。」法庭撤銷保護令後,少女鬆一口氣,期待尋常校園生活,「會追番啲成績,將來對民主做番啲嘢,唔會俾白色恐怖打壓。」父親叮囑她不要四處走,但她仍希望當街站義工,「呢刻爸爸擔心,將來我都會擔心自己仔女承受白色恐怖。我唔想佢哋好似我咁痛苦,承受咁多嘢。」
根據《查問疑犯及錄取口供的規則及指示》,警方應只可在監護人在場下與未滿十六歲人士會面,否則應由相同性別的非警員人士陪同。警方發言人回應,警錄口供時盡量安排監護人在場,否則會安排適當成人陪同。發言人又稱,粉筆少女被拘期間,值日官沒收到相關投訴。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