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1月21日

雨傘人自白:我做了從沒想像的事

盧彥慧為爭取就重啟政改進行對話,選擇參與絕食,最後在醫生勸告下停止。 資料圖片

正式加入學民思潮,投入社運圈子,是半年前的事。在十七歲的這半年,我做了從來沒有想像過的事。
猶記得六.二二公投中,作為「新人」的我走上街頭擺街站。「請支持三號學界方案!」青澀地向市民逐一致謝,害羞地遞過傳單──當然也有被人破口大罵的時候。第一次有點被嚇怕,第二次、第三次便不再怕了。
九.二六重奪公民廣場,我畢生也難以忘記曾做過這件最瘋狂、最即興的行動──一小時內討論可行性、投票,然後衝──可能是下得最適合的政治判斷。在廣場內短短數小時,警察對外施放胡椒噴霧、不讓女生上廁所,看着公廣閘外的市民愛莫能助的樣子,我們心情是徬徨無助的,但信念是堅定的,至今我也沒後悔曾如此勇武。離開公廣的那刻,我和學民人默而不語,那一晚的香港,已不再是我們過去十多年所熟悉的家;我一直尊敬的警察,也不再是愛護市民的正義之士。
罷課兩周後,我回到校園,做回我的浸大傳理系一年級生。「不平則鳴」不應只是傳理人的原則,而應是所有公民的做人宗旨。在之後的兩個月,除了繼續到佔領區支援,我與母校聖公會莫壽增會督中學的師兄一起籌辦校友聯署,為登報籌款。雖過程曾遇到不少來自不同方面的阻礙,但最終也順利完成。
剛滿十八歲半個月後,我做了最不孝及最未曾想像過自己會參與其中的事──參與絕食。這不是個升級行動,也不是要犧牲性命,我們只是想爭取就重啟政改進行對話。九十多個小時以來,最不適的地方是心跳過快,一整天的心跳都在每分鐘一百二十次以上。因我的先天身體狀況及當時的心跳率,醫生最後強烈勸我停止絕食。「我哋會嚟,今晚會嚟接你返去。」在退出絕食的晚上,我聽出平日事事無所謂的爸爸在電話裏頭有的堅決。其實我知道,他根本就不方便被記者拍到,而且他對這場運動的評價好壞參半。但七十多日裏,我察覺父母開始軟化,開始真正地思考,我明白我做的事是有意義的。
感動的事有很多,記得九.二六在公廣內,我給中學時期的通識科老師傳了短訊,內容大致是感激他的教導,使我除了在文憑試中取得佳績以外,更學會學生、公民的往來。後來,他在其後的集會中都有參與公民抗命,而且在中學罷課分享中向師弟妹提起我,那一句話是:「我知道學生並唔係大無畏,佢哋都有畏懼嘅一刻,作為老師我唔可以喺啟導學生後,瑟縮一角,不負責任,成年人唔可以將一切放晒喺青年嘅膊頭。」其實,應該是我感激恩師,讓我從零到主動關心時政、上網看立法會會議,到有興趣選修傳理當記者,以及有勇氣投身學生組織,走上街頭。
絕食學生盧彥慧

相關新聞:邵家臻:錯過咗幾個退場位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