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1月19日

媽媽勇敢抗爭令我自豪

警民關係經歷佔中後一度變得緊張。

【雨傘人自白】
很多人都說佔中帶給社會不便,損害民生、經濟云云,但對我來說,佔中帶給我一個全新的媽媽。佔中既令我感動、自豪,亦為我帶來愧疚。
還記得當日在台灣參與三一八太陽花學運時,心中詫異說了一句:「何時香港人也會如他們一樣覺醒,繼而團結對抗黑暗政權?」想不到,九二八我見證着香港人源源不絕地從地鐵站湧出來,我在想,我在三一八許的願望終於應驗了,好感動。這次運動由學生打響頭炮,讓廣大民眾接力。

相關新聞:給香港一群嫩芽的信

離港如離棄隊友

運動中期,我與友人印製了超過一百款明信片,不少外國遊客走來,跟我說他們在家鄉的示威活動,把行動者經歷都娓娓道來。有位二十出頭的西班牙遊客,甫看到明信片就抱着我流下憂心的眼淚;也有頭髮斑白的美國商人悄悄地飲泣;也有一對夫婦特地改機票前來一起的撐。我感動,因為一批又一批事不關己的人,為着我們看不到結果的運動而勞心。
十月中,旺角、金鐘仍然有多番「警黑合作」事端,我帶着內疚的心離開香港,因我覺得我好像離棄了一眾隊友。
我為了彌補,希望在國外也可為這場運動貢獻一下;平安夜,我把明信片帶到土耳其伊斯坦堡擺地攤,很多人都拿出半年前在土耳其塔克西姆廣場的革命照給我看。他們不精於英語,我又不諳土耳其語,社運竟成為我們的共同語言;可悲是,社運也是我們唯一的共同語言。
但種種感受中,愧疚佔了很大的席位,令我耿耿於懷至今。

撥千通電話聯絡

猶記得在九二八當日約下午二三時,媽媽打給我說已到金鐘聲援,要保護一眾推動香港民主的大學生。我愕然,因為媽媽從來不是參與社會運動的人,連選民身份也未有登記。自小媽媽就告訴我:「都係班民主派搞搞震。」沒想到她突然轉軚,到金鐘聲援。
當日謠言滿天飛,有說已有(警察)荷槍實彈戒備,友人擔心我安危,帶我離開「避難」,撥了千通電話,才終於聯絡上媽媽,她叫我要注意自身安全,她還要繼續與催淚彈、胡椒噴霧、荷槍實彈對抗着。我自責,因我把媽媽獨自留在外面「駁火」,而我卻躲在最安全的地方。
這些日子以來,我都為我勇敢的媽媽而自豪,但同時亦為自己的怯懦而心生慚愧。我期望,日後可跟媽媽走過每一場民主運動,讓媽媽更了解香港,更了解「搞搞震」的其實是那些表裏不一的建制派。我老套,但有如國父孫中山所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們仍需努力!」我和媽媽也不會因為怯懦而放棄香港的未來。
撰文:林穎嫺
城大政政系學生、「龍匯城寨」住客

相關新聞:捱警母兩記耳光 少女:佢隻手都痛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