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1月19日

蘋論:
教人倒抽一口涼氣的「青少年軍」 - 盧峯

剛卸任大律師公會主席一職的石永泰先生較早時在法律年度典禮上批評特區政府不應把「守法」兩個字掛在口邊,認為這樣做不但把法治觀念矮化簡單化,更是專權國家才用的慣技,令人擔心法治在香港的前景。石先生的批評其實算是有節制,特區政府向專權之路邁進豈止是把「守法」兩個字強調又強調,其他做法,其他迹象更是多不勝數,教人不寒而慄。
昨天,由特首夫人唐青儀擔任「總司令」的「香港青少年軍總會」在昂船洲解放軍軍營正式成立。由於成立典禮禁止傳媒採訪旁聽,總會方面的交代又相當有限,這支青少年軍有甚麼計劃,有甚麼任務,是否會在學校廣泛招攬成員,跟政府有甚麼聯繫等仍然不清不楚,能確定的是解放軍駐港部隊有份協辦,而政府最高層則非常重視。對我們來說,這樣充滿軍事、政治色彩的新制服團體不但赤裸裸違反駐港部隊不介入香港內部事務的承諾,更極可能成為北京加強控制新一代以至整個香港的工具。
不管是提出一國兩制構想的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還是歷任中共最高領導人都曾向香港市民保證,中國在香港的駐軍只擔負國防任務,是為了保疆衞土,絕不會干預介入香港的內部事務。《基本法》也列明解放軍駐港部隊只有在香港出現重大天災或不可控制的局面時才會在特區政府要求下提供協助。換言之,解放軍駐港部隊在香港事務上根本沒有角色,也絕不應該主動介入。這一回成立的青少年軍卻完全打破這些規限及慣例,解放軍軍營儼然成為青少年軍的大本營,解放軍將領更成為主要的贊助人,令整個組織跟解放軍駐港部隊牽上千絲萬縷的關係。更可怕的是,這支青少年軍的活動不限於軍營,而是可以滲透到學校,滲透到一般青少年團體,變相令駐港部隊介入及參與香港內部事務,嚴重違反《基本法》、駐軍法及損害高度自治。教育界、家長及市民理應堅決反對,要求解放軍駐港部隊全面撇清跟組織的聯繫。
解放軍的參與固然違法及令人心寒,這種由當權者或政府主催成立的類軍事組織或制服隊伍大有可能成為撕裂社會,強化專權體制的力量。歷史上惡名昭著的德國納粹黨很早就成立了自己的黨衞隊(因制服為啡色一般稱為brownshirts) ,以作為黨的工具威嚇政敵及被視為國家敵人的群體如猶太人、吉卜賽人、斯拉夫人等。他們成了扼殺民主及言論自由,把德國變成極權國家的重要黑手。此外,文革期間由中共領袖毛澤東發動組織的紅衞兵也是類似組織,他們的暴行,他們對社會及文明的傷害同樣聳人聽聞,遺禍深遠。香港既無外力入侵,社會雖有爭議但仍非常穩定,有甚麼理由和需要成立這樣的類軍事組織呢?這是要搞港版brownshirts還是港式「紅衞兵」呢?
退一步看,香港的制服團體數量不少,選擇甚多,而且歷史悠久,數數就有童軍、民安隊、交通安全服務隊、聖約翰救傷隊……等。家長或學生希望學習團體紀律,希望透過制服團體參與社會服務渠道極多,根本不需要另搞一套。而且,這些原來的制服團體如童軍、民安隊都沒有半點政治色彩,跟政府沒有直接聯繫,跟軍方更完全沒有任何關係,完全是專業及政治中立的團體。既然特區政府以至不少政界人士已嫌香港社會太政治化,甚麼都講政治,為甚麼連青少年學生參與的制服團體也不放過,要搞一個充滿政治色彩的「青少年軍」呢?
也許真正的答案只有一個,就是加強控制,就是從洗青少年的腦開始,令他們在這些類軍事團體中習慣接受政府及當權者的說法,習慣接受當權者的指示,減低獨立思考及判斷的能力。要知道軍隊或軍事組織要求的是服從命令,是不問情由接受及執行指令,任何獨立思考都被視為不必要及有害。讓香港青少年受這樣的訓練,參加這樣的團體就是想令他們不再獨立思考,乖乖接受北京當權者那套權力至上是非不分的思維。
我們對此能不警惕、能不say no嗎?

周一至周六刊出
盧峯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