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1月12日

一條高科技鎖鏈
(公大電腦系副教授 李德成) - 李德成

政府日前提議為全港市民更換新的身份證系統,取代現有的智能身份證。資料圖片

身份證從來都是統治者的工具,一個民主的政府,會用它來對付違法分子;一個獨裁的政府,會用它來對付不滿政府的人。因此大部份國家都有身份證,較為特別的例外是兩個老牌民主國家英國和美國,她們所持的理由是個人私隱重於安全。
香港是個介於獨裁和民主的地區,因此自然會有身份證。在上世紀的時候,身份證主要用於區分非法移民,而事實上非法移民在當時的確被認為是必須打擊的事項,因此那時立法授予警隊在公眾地方檢查市民身份證的權力和強制成年市民攜帶身份證出街,基本上沒有遇到反對。
隨着雨傘革命的展開和結束,查身份證成為對付抗爭者的手段,警方可以在完全沒有合理解釋下檢查合法抗爭者的身份證,並非法把資料送交大陸和澳門,身份證變為奴隸身上的烙印。
在此時刻,政府在沒有任何諮詢下自行宣佈要更新港人的身份證,但最令人擔憂的是引入RFID技術,令港人憂慮警方可以隨時遠距離收集港人的身份證資料。官員當然矢口否認,指新技術有兩重保安,並必須在兩厘米距離下才能閱讀證上資料。但這個政府還可信嗎?你能相信他們一直宣稱的沒有黑名單嗎?你能相信警方沒有選擇性執法嗎?你能相信廉署沒有成為政治工具嗎?任何政府都不可信,獨裁政府更不可信。
而且,新身份證的新技術有必要嗎?他們宣稱新身份證有更大資料儲存量,令以e道過關更快。但我們為甚麼要有更大資料儲存量的身份證?政府的解釋是可以用來加入駕駛執照,康文署圖書證,病歷等,但這個解釋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單單一張沒有資料儲存功能的身份證已經有以上用途。身份證只是身份證明,其他的資料如病歷,借書紀錄,只需儲於中央電腦,根本不須儲於身份證上。
把資料儲於證上,只有一種好處,就是方便街上的巡警檢查你的資料,因為他們隨身攜帶的無線裝置還未能即時於中央電腦套取你的大量資料,把資料儲於身份證上卻令他們如取如攜了。
至於以身份證用於e道過關,就更不須要任何儲存資料功能的身份證,因為其實以身份證號碼加上指紋,已經可以確認一個人的身份,而指紋資料根本不須存於身份證上。
因為警隊濫用權力檢查市民身份證,因此我們不能支持任何對身份證的撥款,即使如政府所說,現有的設備已很難找到供應商支援,但那是政府的問題。我們最大的損失只不過是不能用e道,但卻對我們的私隱有更大的保障。
要我們支持新的身份證,必須有以下前提:一、取消成年市民必須攜帶身份證的法例;二、香港全面民主化。
反對新身份證,應該是全面不合作運動的一部份,因為新身份證對政府的益處,絕對大於對市民的。而且,一條鎖鏈無論怎樣的高科技,怎樣的美輪美奐,它都只不過是一條限制你自由的鎖鏈。

李德成
公大電腦系副教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