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1月12日

白票守尾門不談也罷
(自由撰稿人 莫鍶軒) - 莫鍶軒

陳弘毅早前提出的白票守尾門方案引起社會各界討論。資料圖片

佔領運動完結大半個月過後,政府正式宣佈啟動第二輪政改諮詢,內容只是圍繞在四大界別提委會下的分組,入閘的門檻與白票的計算方法等。可是,連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鍾樹根都明白,在人大常委決定下,即使現時大家應允政改需要「袋住先」,但將來制度改動空間又有多大呢?未有任何時間表與路線圖之前,現在的政改方案更不應通過,以防香港再次重蹈2010年的覆轍,再被愚弄。
雖然如此,但溫和建制派仍然盡他們的努力,提出一些溫和方案希望得到泛民支持。例如港大法律系教授陳弘毅就提出「白票守尾門」方案,選民認為該次選舉沒有適合的候選人,就可以在選舉中投下白票,若白票最終在總有效票數過半(又或是沒有候選人可取得連同白票在內的過半數有效票),選舉就必須要重新進行,達到否決特首選舉結果的效用。陳教授一番苦心,我們當可理解,但此等建議在執行上非常困難,而在政治上亦難以取得朝野各界的支持,最後只為鏡花水月,難以實行的一套理論。
民情報告結論的那句:「嚴格按照《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解釋及決定,讓香港如期依法落實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是中央、特區政府和香港市民的共同願望。」其實就已經說明,當下北京與香港政府態度均是異常強硬,夾硬將一套篩選制度移植至香港的體制之內。白票守尾門此類做法若最終採納,都只會成為強化篩選合理性的彈藥,只是有利北京透過篩選制度下獲授權的代理人協助北京集中權力,進一步令香港靠攏中國,兩制在政治上差異逐漸消失。香港經歷過三任政府,北京逐漸在香港建立了類近殖民政權的一套代理人制度,在商界有中資財團,在政界則有根正苗紅的地下黨員和各類社團,紀律部隊則已成為一套壓制言論自由、示威自由的政權工具,現時在香港提出一套篩選制度,面對民情亦毫無退讓之舉,則是北京認為時機成熟的表現,白票守尾門之類的建議只是製造主權在民的虛假意識,但實質卻是主權在黨,北京完全操控香港的政商體系。
在現時的一片邀約拘捕潮之下,加上八三一人大常委決定連下三閘下,泛民主派的轉軚機會越來越低,寧可團結一致與梁振英政府對抗,也不應會再有像與前兩屆政府有某些議題合作的可能。目前的不合作運動只會持續進行,再加上新一代選民登記數字急升的情況下,泛民主派(連新興政治力量)的基本盤可能會有所增長,支持更進步、激進路線的民意將會大幅上升。白票守尾門建議能滿足這一代的求變心態嗎?當然不能!
在八三一決定下的政改方案最終必遭否決。現時還有這類學者不探求制度改變的可能性,以至探討中港關係的未來發展,反而花盡心思思考白票守尾門這類在八三一決定下鑽透空子,連學生會選舉也嫌它費時失事的提議,甚至還認真討論當中的實際操作問題,實在太過悲哀,教現時還在堅守爭取真普選底線的香港人情何以堪。

莫鍶軒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