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1月12日

超越非此即彼的真普選
(獨立評論員 沈舟) - 沈舟

上周三,當林鄭在立法會宣佈展開政改第二輪諮詢時,泛民議員撐傘離場抗議。資料圖片

上周三,二十多把抗命的黃傘在立法會大廳同時撐開,這次泛民議員抵抗的不是警察的催淚彈,而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宣佈啟動第二輪政改諮詢發出的攻心彈。回顧首輪諮詢,歷時五個月,港府煞有介事地收集到近萬份意見書,得到的卻是比前兩次小圈子選舉更加倒退的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從泛民的立場來看,如此假普選框架,除了推倒重來,斷無再諮詢的必要。
泛民和佔領運動參與者苦苦爭取的是沒有篩選、符合平等普及國際標準的真普選,而特首梁振英認為,按照《基本法》有關規定和人大常委會決定落實普選,「這個才是真普選」。普選真假莫辨,如何走出迷途?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標榜要「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就是認定民主危及專制,自治有損強權。一黨專政的邏輯注定了主權在民的宣示必假,則普選何以為真?
鄧小平1987年接見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時說:「大陸不搞多黨競選,最符合中國實際」。「對香港來說,普選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習近平不久前與奧巴馬在中南海瀛台會面時,稱西方政黨只為某些階層說話,而中共要代表全體人民,「我們講究的民主並不僅僅體現在一人一票的直選上」。可見中共對普選有着一貫的敵意,專制的狗嘴吐不出民主的象牙。呼籲「落實一人一票平等選舉權」的劉曉波至今仍身陷牢獄,是對中共要在香港實現真普選的極大反諷。
真普選的價值理性是主權在民,這一點毋庸置疑。但如何體現主權在民,則需要有因地制宜的工具理性。普選非真必假,或者說反假必真,這種說法並不符合世界的政治現實,而需要對民主進行綜合量化分析。
目前,不少國際專家和機構從不同維度建立了測度民主的數據系統,而被西方政治學界廣泛使用的,是英國經濟學人智庫(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推出的民主指數(Democracy Index)。該指數體系由選舉過程與多元化、公民自由、政府績效、政治參與與政治文化五個部份共60個問題組成,分別由專家評估計分,根據總分高低而區分出完全民主(Full democracies)、有瑕疵民主(Flawed democracies)、混合體制(Hybrid regimes)和獨裁體制(Authoritarian regimes)四種類型的國家。
該智庫的負責人拉察·克基(Laza Kekic)指出:有人認為民主是一個非此即彼的兩分概念(a dichotomous concept),但更多的分析表示這是一個以民主變化程度可能性呈現出的綿延概念(a continuous concept)。實際上,在首輪政改諮詢中,泛民和溫和學者的不少方案都可以在該民主指數的選舉程序與多元化(Electoral process and pluralism)項目中得到肯定性評估,但由此判定孰真孰假,卻並不可取。
從2012年的民主指數中的選舉程序項目來看,香港的選舉程序得分(4.75分)低於海地(5.17分)和尼日利亞(5.67分),但總分卻遠遠高於後二者,香港以總分6.42步入有瑕疵民主地區之列,而海地總分3.96、尼日利亞總分3.77,皆被納入獨裁國家之列。事實表明,一個自由和公平競爭的選舉對於民主發展固然重要,但民主指數中所列其他部份,對於提升民主質量的總體水平和構成民主政治的地區特色,亦具有不可忽略的相關性和整合性。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說過,「不能留有與中央對抗的權力空間」,「哪怕只是縫隙」,可見中央對港人沒有絲毫信任的餘地。有人認為如果將人大框架下的方案「袋住先」,香港就可能進入「全面白色恐怖」的極權環境,這種說法,同樣是對港人缺乏信任。
我們既要正視中共權力黑洞企圖吸附和控制香港各種政治勢力的趨勢,又要看到香港百年法治、自由思想和公民文化構成的政治生態對北京專制力量進行化解和箝制的可能。香港目前是一個有瑕疵民主地區,其普選必定也是「有瑕疵」的。接受「大陸無民主,香港亦無民主」的政治宿命,或者在中共獨裁主權下實現完全民主的政治烏托邦,都不應是我們的現實選擇。
即便是人大框架下的方案被強制執行,也不會是香港民主的生死線。超越非此即彼的真普選口號,如何為香港民主加分,每個港人,特別是擁有對未來政改方案否決權的立法會議員們,都需要三思。

沈舟
獨立評論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