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1月12日

蘋論:
北京是封死溝通大門的元凶 - 盧峯

到今時今日一眾政府官員及建制派政客仍在硬銷人大8.31決定,還在又呃又𠱁要泛民及市民坐下來跟他們及北京溝通,讓政改方案通過。他們難道認為泛民議員及市民都是儍瓜、笨蛋,可以輕易被他們的花言巧語騙倒,同意8.31的落閘方案?真是荒謬透頂!
人大常委會定出的8.31決定不管從態度及內容上都說明,對話溝通之路已盡,北京當權者根本不願意讓香港市民在二○一七年享有真普選,根本不打算讓香港市民可以真正當家作主。先說態度,8.31決定前,不同政治立場的政團、市民提出了很多不同的政改方案,有的主張公民提名、有的要求公民推薦,有的比較折衷溫和,只希望擴闊提委會的代表性,讓民意可以有更大影響力。即使建制派政團也建議稍稍開放提委會及降低提名門檻或候選人數目。泛民主派議員為了可直接反映意見,推動溝通,先後兩次跟北京負責港澳事務的官員溝通對話,希望他們聽到市民的聲音。但是,港人提出的所有建議、方案全都石沉大海,說了等如沒說。北京當權者連一絲一毫採納的意願都沒有,連一點點順應民意讓步的姿態都沒有,擺出的是一副大權在握高高在上的態度,並以「國家安全」的理由定出一個「真篩選假普選」方案。費了這許多時間、氣力溝通換來的是蔑視、不理、聽而不聞,再搞溝通還有甚麼意義呢?
從8.31決定的內容來看,溝通、討論同樣沒有甚麼意義。根據人大常委的落閘方案,只有提名委員會有權提名特首候選人,要作為正式候選人需要得到提委會一半以上票數支持。此外,提委會組成的四大界別不變,只有具體組成可以微調。誰都知道,提委會這樣的小圈子從來都受北京當權者控制,大部份成員都是北京當權者的代理人及權貴的代表,由這樣的機構獨佔提名權並要求候選人要得到過半提委支持意味只有北京欽點的人才能成為特首候選人,其他人不管民望有多高,能力有多強,都不可能出閘,都沒有資格及機會成為候選人;而七百萬市民,五百萬選民則只能從北京及權貴欽定的人中選一個。像這樣處處設防,所有出路都堵死了的方案還有甚麼好說、好溝通的呢?難道大家要就漁農界提委減10人、政界提委加10人之類無關痛癢的事花大量時間及精力討論嗎?
「雨傘運動」波瀾壯闊,參加市民數以十萬計,歷時七十九天。假若北京及建制派有興趣、有意願聽取民意及認真溝通,他們在那七十九天的時間內大可跟學生、市民團體、泛民政團對話,大可組織一場又一場的聽證會,讓大家有不同的平台對話,收窄分歧。很不幸這樣的事沒有發生。北京來的訊息不是批評就是指控,一時說這是場顏色革命,意在奪取特區的政治權力,脅迫中央;一時說運動損害國家安全,意圖顛覆。特區政府也好不了多少,除了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等政改三人組象徵式跟學聯進行了一場公開對話,不斷重複人大8.31決定不可改變外,其他甚麼也沒做,並且任由警方以過份暴力對付抗爭的市民及學生。以語言及實際暴力對付和平表達「我要真普選」訴求的市民,這叫做有誠意對話?這叫做希望溝通解決問題?
到近期秋後算賬風潮不斷升高。北京的高官、前高官不斷說要追究佔領運動的幕後黑手,要求特區政府加以嚴懲;那位前港澳辦副主任、現任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更是一臉兇暴的說要過問香港的教育,要為年輕人「洗腦」,好令他們學懂甚麼叫愛國,香港警察則向「雨傘運動」的代表人物發動心理戰,以預告拘捕方式令他們面對巨大的心理威脅。這種種高壓的姿態,算賬的姿態能說是有意溝通對話嗎?
其實,官員及建制派呼籲溝通對話只是幌子及圈套,一方面轉移視線,令人誤以為政改好像還「有得傾」,另一方面則準備把政改失敗的責任推在堅持真普選的泛民政團及市民身上。只是這樣的假惺惺作態是徒勞的。見識過8.31決定的粗暴,經歷過「雨傘運動」的壯闊,大家都明白不想溝通對話的不是別人,而是北京當權者及建制派!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