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2月20日

論董建華出山 「伯爺公條氣唔順出嚟攞彩」
許:CY不得民心因衰格

【世紀貪案裁決】
【本報訊】縱橫政商界逾30年的許仕仁,曾經擊退股壇大鱷,是政商爭奪的人才,養馬住豪宅,但捲入貪污案後,身敗名裂,債務纏身兼被頒令破產,更一夜間成為階下囚。昔日露出「兔仔牙」神采飛揚的「肥龍」現變得消瘦憔悴,但他在裁決前仍顯現鬼才的一面,跟本報記者論盡政壇,由雨傘運動、梁振英,講到董建華出山,直指梁振英不得民心是因他「衰格」,董建華則是「伯爺公條氣唔順走出嚟攞彩」,又寄語年輕人要學懂內地人的一套,雖然心裏不喜歡共產黨,但願意犧牲自由人權,換取經濟進步。
記者:黃幗慧

相關新聞:每項控罪最高囚七年許仕仁裁決前稱:整定嘅

唐英年個人蠢

梁振英在2012年7月1日上任同日,即引發40萬人遊行,一年多以來,市民對他的批評不絕於耳。許仕仁認為與梁「衰格」有關:「佢冇人情味,行出嚟乞人憎,唔識social」,而泛民又標籤梁是「奸仔、衰人、陰險,其實又係喎」,加上被認定是「老左」,故不得人心。許認為傳媒也有責任,「你哋又批評佢樣衰」。相反,當年落敗的唐英年,許形容「人味多得滯」及「個人蠢」。
批評一輪,許都有為梁說好話,讚他任內有不少建樹,例如增建房屋、叫停雙非、建議削減自由行等。「梁振英做嘢嘅能力唔係咁高,就一直都係,佢叻係分析。CY好多嘢分析係好透徹好獨到,但最大弱點係,好似睇醫生,醫生同你講你個病係咁咁咁,係講得好啱。但醫呢?你搵第二個專科啦。」形容梁識講唔識做。
至於梁的班子是否有欠理想,許認為這並非梁可以控制,「理論上係可以好啲㗎,但搵唔搵到呢?但呢個環境冇人可以做到嘢㗎喎,中央覺得現時情況OK,有咩問題呀?」
佔領運動期間梁被外國傳媒揭發,涉在上任後收澳洲公司UGL的5,000萬元回佣,有人認為梁所涉的指控,比許仕仁在上任前收賄款更嚴重。報道翌日,記者想問許的回應,許做出將嘴巴拉上鏈的動作幾次,拒絕回應,但他暗暗偷笑。事隔約兩個月,記者再問許,梁可如何收科,許說:「我唔知。(你唔覺得嚴重?)我唔識,我冇咁嘅法律知識。我唔會討論呢樣嘢。(立法會否決調查梁,你會否覺得不忿氣?)點會呀,喺立法會啲嘢,個個都知係做show㗎啦。我唔會講我立場畀你知。」

梁振英不會下台

梁振英表現差強人意,問許是否覺得梁稱職,許沒有直接回答:「以中央角度嚟睇,非常稱職。從香港角度睇,我覺得佢冇做咩大錯事喎。(但政改引發佔中,並發放催淚彈?)嗰日整咗60幾個催淚彈(編按:正確為放87次催淚彈)之後都收手啦。(你意思是梁下令放催淚彈?)咁總之佢係特首,都應該有個角色呀。佢話放嗰時佢冇(角色),到唔放嗰時就有(角色),或者真係咁情況,你唔知呢,你又唔可以話佢卸責。」
至於梁會否下台呢?許斬釘截鐵道:「梗係唔會啦,點解你哋啲人咁天真啫。阿董(建華)嗰時,佢唔好彩,經濟差,沙士、仲有廿三條、50萬人上街,做啲政策又得大隻講。同今次係單一政改,係中央嘅決定,點會覺得要換梁振英呢?習近平係鐵腕,所以佢好欣賞梁振英。」許又揶揄自己說:「中央唔會畀林鄭上,唔係就會好似我咁。」
全國人大常委為2017年特首選舉「連落三閘」,2017只得假普選。許某程度上認同,「你話係咪有少少搵老襯呢?客觀上係嘅,嗰50%(出閘門檻過半數)係太高嘅」。但許警告,若政改不能通過,梁振英隨時連任,「原地踏步,咪益咗佢多五年,得返1,200人(選委),振英掩住嘴笑」。

相關新聞:四犯收押病房

老董阿松唔順氣

早前相繼有疑似特首候選人爭取曝光,有講明有意參選的葉劉淑儀,又有董建華組織智庫,有指他是為梁錦松鋪路選下屆特首。許如何董和梁錦松再次活躍?「叫個伯爺公走返出嚟,講番十年前嘅嘢,你都黐線嘅!……阿董就不甘寂寞嘅,要佢提早辭職,佢到死都唔眼閉,都要凸番個頭出嚟搵個彩啦,佢同阿松都有共同嘅『(條氣)唔順』呀!」
他指董本身支持梁振英:「上一次炒魷(董05年落台),阿董都諗住係梁振英做㗎嘛,點解忽然搞咗個曾蔭權呢。」
許仕仁在9月開始自辯,其間經歷9.28催淚彈鎮壓事件。他事後憶述當日看着電視,「心唔好受,瞓唔到」。但他並非支持學生,「政府冇做錯,係學生錯。根本(政改)仲有得傾,例如1,200人選委點組成,可以係減漁戶(農)界的票、減公司票、加個人票。我唔擔保泛民可以入閘,但至少有改善。」許還質疑當中有人想搞港獨。

習近平會拉好多人

佔領運動的早期,發生懷疑黑、警合作清場,示威者被反佔中人士扑到頭破血流,但警方視若無睹。許撐警完全做得對,「警方唔係縱容,係人手唔夠,嗰度咁多黃賭毒,平時都縱容㗎啦。如果放胡椒噴霧,兩邊都傷。要解決問題,流血難免,一定會殺錯良民,一定有犧牲。」
金鐘佔領區遲遲沒有清場行動,許指政府一直靠拖,「阿爺睇死幾樣嘢,你啲香港少爺小姐,走去嗰度,做到乜嘢呀;第二:香港法治自由好過好多地方,經濟都係好。睇死你坐響度,鬥坐囉,你唔鍾意我清場放催淚彈,咁咪唔放囉,到一月寒風凜凜,你咪去坐囉,去燒嘢食囉。」至於如何收拾殘局?許說:「習近平喺度,拉、打,遲啲會拉好多人。」

忍共產黨存在交易

不少市民,就是抗拒共產黨的強權統治。許仕仁直言,香港人絕大部份都討厭共產黨,「香港700幾萬人,大部份都唔鍾意共產黨,人人都知架嘞,九七前九七後都係」。他相信,內地人亦然,但只要能以金錢利益作交換,內地人甘願放棄自由和人權。「共產黨係做咗好多衰嘢,我同意嘅,我只係覺得喺個過程入面,13億人都覺得我可以容忍你共產黨,係有個交易喺度,個交易就係穩定、生活水準慢慢提高,最窮嗰啲都好過廿年前。」許勸誡香港的年輕人要有遠大眼光,「香港得嗰豆膶咁大,幾百萬人,發到咩圍啫」,要學內地人有「大我國家」的概念,學懂犧牲才能令香港進步。
然而雨傘運動,年輕人亦是為了未來,要求真普選。但許認為,普選不一定好。「因為𠵱家冇執政黨,你要有配套㗎,冇政黨執政、冇政黨輪替,個後果可以好差㗎,咁變咗民粹呀。仲有𠵱家唔係兩院制嘛,單一淨係選個特首出嚟,好弊,冇其他嘢制約同制衡。」許說。
經過雨傘運動一役,許仕仁分析泛民在2016的立法會選舉會大敗,理由是泛民跟激進的年輕組織關係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指公民黨表面上是理性,專業,但要依賴激進的年輕人,關係越見浮面,「整體泛民一定係蝕底」。

楊怡個鼻咁靚咩

貪污案由5月開審至今,經歷8個月,記者問他政事,他談到天花龍鳳,滔滔不絕,但說到自身問題,他則一句起、兩句止。問他心情如何,他說:「咁耐以嚟都差唔多,無乜大分別。睇上面,我信宿命,整定嘅。」同個天提出請求?「邊可以臨急抱佛腳,唔得㗎,亦冇講咩請求。」回想過去做有否做錯?「唔會答呢啲。」有否兩手準備?「唔答,你唔好好似主控官Perry咁啦。」同郭炳江還是否朋友?「唔答。」
一向愛聽歌看影碟的許仕仁,審訊期間也是靠看碟消磨時間,他說:「美國、英國,乜都睇。睇宮崎駿,因我好多都未睇,(風起了?)我未睇,我睇番屋企啲舊碟」。有雜誌早前拍攝到他購買「魔女宅急便」真人版的光碟,許澄清「真人版唔好睇,我冇買。」許還說,審訊以來,有很多記者跟蹤他,許笑言:「如果我悶,就可以搵佢哋(記者)傾偈。」
港視在11月開台,記者問許有否看港視,還在使用傳統手提電話的許說不懂下載,但好奇問港視有甚麼藝人。記者告訴他有黃日華和廖啟智,許失望說:「得呢啲咋,冇花旦小生?」記者表示還有李心潔,許再次失望:「李心潔邊係後生。」記者舉例年輕的有黃日華女兒,問許是否認識,許答:「唔識。」許然後主動談到無綫花旦楊怡,「楊怡個鼻好長,咁靚咩?佢個鼻側邊睇透明喎。」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