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1月27日

通宵警民衝突 路障屢拆屢起

【雨傘革命 第61天】
【本報訊】旺角清場前夕,示威者遭警察粗暴拘捕和驅趕。清場前的一夜,警員不停將市民按地逮捕,有帶頭盔的示威者途經馬路,也被警員搜身及帶走。登打士街有年輕人過馬路被阻,反問一句「馬路都唔行得呀?」即被追捕帶走。踏入凌晨,示威者與警員在山東街爆發數次移除、重建路障的衝突。示威者表明要有升級行動,有學生認為這不是佔旺的最後一夜。
記者:梁御和 張嘉雯 李雅雯 潘柏林 林偉聰

相關新聞:金鐘佔區料聖誕前清場

清場前夕的凌晨,彌敦道上的「村民」,特別是接近登打士街的一群,看似亂了軍心。警察在佔領區的末段彌敦道、登打士街交界駐重士兵實施「出入管制」,不許市民進。警員同時在山東街、長沙街等交界實施「禁入令」。有警員向記者承認,是要中斷更多的示威者入場支援。

警手機拍攝「戰利品」

近山東街的一段彌敦道,上演一次又一次的拆除、重建路障攻防戰。剛踏入凌晨,數以千計佔領者仍在彌敦道聚集,介乎廣東道和彌敦道的山東街和登打士街亦有數百示威者遊走,並嘗試間歇封堵上海街及新填地街,阻擋車輛通過。
凌晨12時半,示威者一直在山東街和彌敦道交界與警方對峙,有部份人欲向前推進,但才前進一步,警方已舉紅旗,上前以警棍和胡椒噴霧驅趕,逼示威者後退。警察借勢拆除路障,之後有警員拿出手機拍攝「戰利品」。
一輪衝擊過後,彌敦道近登打士街現場一地紙巾、膠樽水,是示威者「中椒」後的清洗「傷痕」。不斷有示威者開始搬走物資,現場一地垃圾,人心也亂。有留守者坦言,預料這會是最後的一晚,早上必會被警察清走。
約2時45分,山東街再爆衝突。有示威者欲以竹架加固與警察防線之間的路障,過程中,示威者將路障稍向前推,警方即以為他們再次衝擊,立刻施以警棍及胡椒噴霧,有示威者就向警方投擲水樽。
部份警員更跨過路障進入彌敦道,但由於人數不多,旋即被示威者反包圍,在指揮官指示下才退回山東街。衝突一直持續至3時許,雙方之後一直休戰至天光,成為彌敦道佔領區內最後、亦是最夜的一戰。
不過,不斷爆發激烈衝突的旺角,亦有平靜一幕。有示威者傳來一袋麥當勞快餐,用手撕開豬柳蛋包,大叫「cheers(乾杯)」分食。山東街有警員一度用大聲公「講和」,稱「大家坐低唞唞好唔好」。增援示威者眾多,警方前晚無法完全清場,20歲李小姐從金鐘趕到旺角守前線,「雖然好驚,但都要出嚟,否則不斷有人被警察打都冇人知。」對於清場,她指「唔可以就咁算」,因香港人仍未爭取到成果,政府也沒有理會過佔領者訴求。

相關新聞:涉打人7警事發42日後遭拘捕

示威者:唔可以就咁算

示威者阿Man對香港的年輕人感到自豪,指他們面對現時的專制社會,仍能保持理性及緊守非暴力原則,「畀警察咁扑,都忍耐到無用磚頭反擊。」他又指在佔領區令他有戰友的感覺,「就算互相唔認識,交換一個眼神,遞一支水,已經感受到嗰種支持。」他認為行動應該升級,例如佔領機場等地,增加政府管治成本。
從事運輸業的盧生,在金鐘及旺角佔領區留守了30多日,他說不怕被清場。他指政府對示威者越來越辣,贊成採取升級行動,例如短期內完全包圍政總。
17歲的中學生樂仔自稱是學民思潮義工,他指家人反對留守,「佢話等你讀完大學先(佔領)都唔遲啦,中學生理咁多做咩?」樂仔擔心屆時已太遲。黎明快到,清場大軍快要來臨,但樂仔當時仍樂觀的指,指佔旺未必走到最後一夜,「對香港人有信心,即使清到場,夜晚都會有更多人出返嚟。」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