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1月22日

蘋論:
衝擊非絕不可取,讓步是一種能力 - 李怡

運動何去何從?指的不是雨傘運動,雨傘只是象徵,佔領只是行動的一環,真正的運動是爭取真普選,其內涵是對抗中共港共以假普選對香港人政治權利的侵凌,是維護香港人尊嚴和固有價值的運動。
運動在膠着中,面前有三條路:一是把運動升級,二是維持不進不退的現狀,繼續拖延,三是從佔領區退場。
周三凌晨發生衝擊立法會的事,儘管建制派乘機抹黑佔領運動,泛民議員也急急劃清界限,但誠如曾鈺成所說,衝擊者與三區佔領者不是同一批人。相信這也是香港多數市民尤其是到過佔領區的人們的清晰認定。但不能否認,並非所有參與或支持佔領者都是反對衝擊的。事實上,對於每年例牌遊行然後散去第二天若無其事的這種和理非非抗爭,市民早已厭倦,去年初提出公民抗命的佔中,就是一種對社會秩序的衝擊。佔中拖延不決而後在9.26雙學奪公民廣場是新一波的衝擊。9.28掀起三區佔領運動,是大型衝擊。衝擊非絕不可取。香港人包括泛民政團,到台灣支持太陽花運動,贊頌太陽花運動衝擊和強佔立法院(自然有打碎玻璃),何以回到香港就對在香港有這種行動深惡痛絕,政治潔癖到要急急劃清界限?
在一切和平表達意見得不到回應或扔一坨屎給你的情況下,抗爭升級無可避免。如果沒有衝擊也就沒有雨傘運動。問題是衝擊升級的時機是否有利,以及衝擊的對象是誰。衝擊對象如果是一個像台灣那樣的民選政府,那麼打破立法院玻璃、強佔立法院都可以是有效手段;但衝擊對象是世上最大的專制政權及其在香港的延伸,而當佔領運動的文明抗爭使強權不能不啞忍時,人們實在沒有理由放棄文明之強去示之以勇武之弱。因為任你怎麼抗爭強權都不會退讓,而廣大市民也不欣賞沒有效果的抗爭。
除了勇武衝擊之外,當然還有人提出其他升級行動,以打擊極權政府對民主訴求的麻木不仁。辭職變相公投之議並非良策,學聯上京又被硬生生阻攔。運動升級有沒有良方?
升級之外的另一選擇是維持三區佔領現狀。過去近兩個月,三區成為公民教育活生生的教材,也成為被遊客認為全香港最值得觀賞的景點;香港人從對政治普遍冷漠變得關心起自己的政治權利,雖帶來社會撕裂卻打破了死氣沉沉的認命狀態;「我要真普選」的旗號遍地開花,象徵自由、自主、抗爭和真普選的聲音響徹各大專學校並及於中學;年輕一代的香港自主意識已成為不可抗拒的主流;而中共港共和建制派種種低智的胡言亂語,和他們扭曲的嘴臉暴露無遺,與在佔領區的年輕人的正直坦率和理念清晰的談吐,形成強烈對比。
中共不會收回8.31的荒謬決定,不會讓民望見底的梁振英下台,佔領運動似乎沒有得到任何成果,若就此退場難免讓不少佔領者不甘心。但另一方面,佔領運動造成的長遠影響是香港拒共的民意大勢已不可逆轉,具體並會在近期發生的影響是促使泛民在立法會肯定要否決假普選的政改方案,也就等於實質推翻人大8.31決定。長遠和實質的成果都非常可觀。設若中共答允了香港抗爭者一些要求,而抗爭退場、香港人長遠的自主意識沒有確立,就並非好事。
1987年,筆者訪問柏楊先生,其時蔣經國在台灣開放黨禁,柏楊說:讓步是一種能力,太多人沒有這種能力,不是不願意讓,就是一讓就垮了,從這個角度看,「我覺得國民黨還是蠻強的」。筆者說,在許多中國人看來,讓步是懦弱,是沒有面子的事。柏老說,好比你走路碰到大石頭,如果你轉彎再往前走,就是一種能力,如果硬要往石頭上碰,老抱着革命想法,不讓人擋路,就只好碰得頭破血流。
中共港共是沒有讓步能力的。香港爭民主的市民,有沒有讓步的能力?雙學三子和早就建議退場的人士,都認為無法叫佔領區的市民退場,似乎也沒有讓步能力。但在當前形勢下,縱行動升級也無法要強權退讓,堅守佔領區又會影響市民正常生活,也許正是顯示佔領者有退場能力的時候了。如果雙學三子聯合三佔領區的活躍人士,先舉行會議,定下退場後的活動方式和目標,再組成一個「說明」團,到佔領區每一個點去說明,並定下一星期後的退場日期,屆時光榮退場,正可以顯示進退有據的能力。
退場光榮嗎?看你認為眼前重要還是長遠重要,面子重要還是實際重要。對佔領了頗久的人們來說,退出這個烏托邦不是一樁好受的事。但如果我們的目標不是佔領三區,而是要佔領全香港,實現整個香港自主,那麼退就是一種能力,意味新的轉進。
(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