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1月14日

後佔中時代的政改討論
(教院高級研究助理 梁亦華) - 梁亦華

佔領運動終會有結束的一天,政改何去何從,將是本港未來的討論焦點。資料圖片

佔中事件發生至今已逾一個多月,雙方仍呈膠着狀態,然而霸佔馬路始終是非法行為,警察協助執達吏強力清場,也是遲早的事。政府如何繼續政改討論,將會是未來一年香港討論焦點。佔中事件令香港成為國際新聞,也損害了中央與香港的互信。在後佔中時代,香港應如何重塑與中央的良好關係?在人大的八三一框架下,如何才能達致較民主的改革方案?
以抽離角度看,中央與香港的關係可說是奇妙非常。香港媒體常以「阿爺」稱呼中央,《環球時報》亦以「祖國大家庭新歸不久的成員」,「裏面有幾個調皮搗蛋的家伙」來形容香港,家的比喻充斥於官民輿論,一片血濃於水的和諧氣氛。可是此倫常秩序的背後卻強調着家長的絕對權威與成員間相互寬容。個體需依附並服從群體利益,而理想的領導則是一位施恩的獨裁者或慈愛的父親。家長要讓個體服從,方法不外乎四類︰高壓、游說(如愛國教育)、利益交換(如CEPA自由行)及領導魅力(如彰顯祖國的體育與航天成就)。個體從慈愛的父親能得到恩惠,但爭取自治的政治權力則不被允許,或被解讀成「被寵壞的孩子,吵鬧着要糖吃」的耍賴手段。
相對而言,不少港人卻不視民主為手段,而是目標。公民社會重視權利與義務,國家與個人同時服從於制度之下。公民與家族成員所不同的是,前者着重決策的參與感(ownership),後者則着重結果一己利益。香港的政改爭議,背後正是雙方對中央——地方關係的不同解讀與文化衝突,把它上升至「敵我矛盾」層次只會激化衝突,加深誤解。
回到本次政改爭議,中央普選框架下的篩選雖帶有家長權威,但某程度上亦體現部份民主原則。因為即使篩選出來的候選人均是民主之敵,也必須鄭重其事地服從民主政治,隱藏自己信仰,在制度前屈服,否則便無法成功當選,參與國家管理。換言之,未來特首雖然代表愛國人士和工商團體的利益,但其管治也必須回應民意,未必視人民如草芥。
然而,筆者最擔心的不是未來候選人愚弄或欺騙選民,而是下位者會否刻意曲解人大常委的決定,以篩選(selection)完全取代普選(election)。上述準普選模式的關鍵在於選擇權,即不允許自動當選,而是保持兩位或以上的候選人。人大常委的決定雖有提及,但香港政府實應進一步明文禁止「一人競逐,自動當選」的情況出現,否則若干年後某君出來玩弄文字遊戲,把「二至三人」說成「不多於三人」,把自動當選也說成符合「普選」原則,那香港便真正壽終正寢了。誠如前港督彭定康所言︰「香港的自主權未必會被北京剝奪,而是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Not that this community's autonomy would be usurped by Peking, but that it could be given away bit by bit by some people in Hong Kong)。畢竟揣摩上意,過猶不及的中國式奴才,在香港是從來不缺的。

梁亦華
教院高級研究助理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