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1月11日

安習會?誰安息?
(獨立研究員 徐子軒) - 徐子軒

中日兩國在安習會前達成原則性共識,指雙方都「認識」到釣魚台問題存在不同主張。資料圖片

延宕已久的日中首腦會終於露出一線曙光,日相安倍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於APEC會議期間會面。事實上,近來兩國已經持續釋放出軍事和緩的訊號,信使也在穿梭安排,所以本次的安習會可謂水到渠成。不過,耐人尋味的是,自釣魚台國有化以來,日中關係趨惡至今,有甚麼原因讓雙方不能拒絕見面呢?
先要從會前的四點原則性共識談起,名義上是為了促進雙方關係,實則乃是敉平國內的反對聲浪。在第一、第二點上,雙方試圖回到日中關係基本架構,並各取所需的正視歷史(中國偏好)、面向未來(日本偏好);在第四點上,雙方則行禮如儀的尋求外交管道以建立互信。真正意味深藏的是關於釣魚台的第三點:「雙方認識到釣魚台/尖閣諸島……存在不同主張,……通過對話……構築危機管理機制」,這裏的關鍵詞無論中日版本都是「認識」兩字,英文版本則是使用recognize。儘管會前聲明並非正式外交文書,但此為公告國際周知,特別是夾在其間的美國,用字遣詞依舊透露出玄機,而這或許是北京願意會面的主因。
就國際法與國際慣例觀之,使用recognize轉譯為中文時,代表的是「承認」,而若如中文或日本漢字的「認識」,則應以acknowledge轉譯。以美中《上海公報》為例,關於台灣地位,「美國方面聲明,美國認識到(acknowledge),在台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云云,就此確立維持台海和平的法理基礎。因為如果美國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那麼日後的《台灣關係法》、1996年介入台海危機,都是干涉中國內政與違反國際法主權原則的作為。依照這個邏輯,可以清楚的了解,日本等於承認釣魚台主權的未定,希望用和平方法和中國共同解決,這就是北京的勝利。
不過,這絕非零和遊戲。縱使日本這兩年試圖減低對中國的依賴,但由於安倍經濟學未竟全功,現在甚至要出第四箭──以量化寬鬆對全世界輸出通縮,經濟前景不甚樂觀。換言之,日本仍需要中國市場維持增長,在國內龐大壓力下,東京認識到,適時的退讓有利於政權的延續。更重要的是,安倍內閣念茲在茲的集體防衞權解禁,已經達到初步目標。如果退讓可換得中國的合作,對於維持屢遭中國騷擾的釣魚台現狀,或可進入機制協議,降低誤判風險導致戰爭。
而對中國來說,維穩永遠是最高選項。如今世界雖然目眩神迷於中國錢淹腳目,但就業率與GDP成長率逐漸背離、勞動生產率更趨低下,人民是否能習慣「新常態」還有疑問,構成了潛在危機。共產黨不會忘記2005年在北京的反日遊行,一些原本欲前往日本大使館抗議的群眾,卻試圖轉向中南海;也不會忘記網路上傳遍的段子:「為了釣魚台而戰,打贏多一個小島,打輸換一個新中國」。為了防微杜漸,釣魚台必須在可控範圍內,而這得有日本配合。須注意的是,日中並非從此無事,這只是爭奪亞洲霸權的插曲,可以想見往後仍會有更多的競合出現。

徐子軒
獨立研究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