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11月05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通識是禍首?
(香港教育學院高級研究助理 梁亦華) - 梁亦華

有論指新高中通識教育科把學生政治化。 資料圖片

佔中事件發展至今已有一個月,各界對佔中爆發之源頭有種種解讀。有論指新高中通識教育科把學生政治化,需擔負一大責任,應向通識科「開刀」云云。通識教育到底是香港政治亂局的源頭,還是化解亂局的藥引?要回答此問題,便需了解通識教育之內涵。
八、九十年代,香港教育制度被各界批評為填鴨式教育,背誦被視為洪水猛獸,固定的課程內容亦被視為發展學生潛能的障礙。為此,回歸後之教改希望以各種共通能力,而非課程內容為本來重塑課程,繼而廢除中文科範文、大力鼓勵專題研習(project learning)等,通識教育亦在此背景下升格為高中必修科,其焦點之一正是發展九大共通能力內的批判思考能力。
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學者Robert Ennis率先提出「批判思考」一詞,把它分成「推理邏輯曖昧性之判斷」、「不同論點間的衝突判斷」等12種判斷能力。Ennis之主張受到廣泛認同,但不少學者對其量化思考的發展方式有不同意見。例如McPeck指出批判思考並非單純的能力,而必須建基於議題之上。脫離載體,排除周邊環境的批判能力發展是不可能的;Paul&Siegel則指出如單純發展批判思考,忽略價值觀的培養,便會發展出自我中心、精於詭辯、讓自己偏見合理化和學術化的新一代。故此學生立場不能只應用於書本例子或考試題目分析,其思考模式與判斷應發展出一致準則,並內化至日常生活,在實踐中檢驗及調整他們的判斷準則和價值觀。
回看佔中例子,通識教育科確有政治相關內容,但那些事件只是批判能力的發展載體,學生從事件中選取自己較認同的價值觀,並在課堂以外實踐出來。有年輕人選擇黃絲帶,亦有學生選擇藍絲帶,個人對議題的取態沒有標準答案。最為重要的,是參與者能否堅持實踐他們所選取的處事準則,例如會否逃避公民抗命的個人責任、會否以不同準則來對待異見人士、會否為個人私利而中途改變立場等。
筆者不為佔中事件妄下評論,更非鼓勵參與者不顧佔中影響或民意背向而固執堅持,只想指出過去勞動密集的經濟模式需要被動、馴順、安於現狀和配合指令的工人,知識型社會卻需要主動、有個人立場、能預知危機及獨立處理的新一代,讓通識抽離於周邊生活,抑或回復以往片面和扭曲的子民式政治論述,均非可取。誠如學聯所言︰「政治問題,政治解決」,教育更不是解決社會問題的萬靈丹,把警察、法庭和教師牽涉在內,又或不斷在境內境外找尋代罪羔羊來解釋事件,都只會令問題焦點更為模糊,無助化解當前困局。

梁亦華
香港教育學院高級研究助理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