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0月30日

佔領的前路
(時事評論員 林鴻達) - 林鴻達

要突破樽頸,筆者認為要先攻破港共的生計、交通和經濟輿論戰,以爭取更多市民支持以至親身參與。資料圖片

轉眼間,由87枚催淚彈催出而成的遮打革命已經一個月。雖然仍有相當數目的群眾日以繼夜留守三個佔領區,但客觀而言市民的熱忱已逐步冷卻下來;中共港共既不鎮壓清場,又不妥協於政改方案,整場運動可謂陷入膠着狀態。
佔中三子的陳健民和戴耀廷宣告暫退下來(朱耀明牧師早已沉寂),學聯和學民思潮縱有公眾默示領導運動的位置,但不少直接參與佔領留守的人士(尤其是旺角)予以否定。再加上突然擱置公投,反映雙學也要聽命於群眾而行事。因此難再採取以往找尋運動代理人拆局的手段,而是變相要直接面對市民。
警方採取拖延形成消耗戰,民情隨時間沖淡;雖然土共如藍絲帶的暴行確刺激民情,但同時也嚇怕膽小的市民。但更要命的是不少聲稱「中立」的市民,其實是從個人生活受到影響和政治潔癖而對佔領感到不滿,甚至反對。只是心中又認同民主而不敢將不滿宣之於口。而港共繼續以生計、交通和經濟之說進行輿論戰,左右他們的想法,這是佔領一方的困局。
要突破樽頸,必先要攻破港共的輿論戰,以爭取更多市民支持以至親身參與。現正維持日常生活的支援者,要不斷以顯淺語句、軟性手法分享參與佔領的所見所聞,不時留意生活的變化並收集資料,予雙學、文化監暴等組織,以至如筆者之類意見領袖能更有力反駁政府,清洗暴力、非法等說法的「毒素」。其次是要維持和平和以理明辯,把反佔中的無理和野蠻完全顯露出來。
第三是將佔領所爭取的民主制度與生活掛鈎,即使是中國糧食安全、街市餸菜價格,住屋、交通開支等所謂低層次的論據,也要用來說明與民主制度有何關連,挑動大多數只着眼於生活而不問政治的市民的內心矛盾,或至少減低某些人常言道「民主唔可以當飯食」之類的說話構成的影響。這一步雖然不會有即時效果,但是為佔領運動升級要擴大動員的重要基礎。
最重要的是改變對中共的一些想法,尤其是要丟掉「萬事有商量」的幻想。這不只是政改福祿壽的「有商有量」已成泡影,更是中共黨史充斥大量不守承諾的歷史,還跟騙子談判無異是浪費時間。但中共歷史的另一面,就承載住欺善怕惡的特質,釣魚台的問題該是很清楚的例子。港人該明白只有向中共擺出強硬姿態,才有機會勝出這場民主之戰。
還不敢企硬的話,那就想想如果港人戰敗,中共必定將香港的民主發展消滅殆盡,然後利用其政治勢力快速而且大規模的將香港赤化。不想見到這結果就只能一戰。

林鴻達
時事評論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