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10月24日

暗角事件 政府好頭痕
(經濟學家、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關焯照) - 關焯照

警員濫用私刑一事激起民怨,令警民關係進一步轉差。資料圖片

佔中開始至今,前線警員在三個集會區疲於奔命地維持治安和秩序。無奈,警方高層在行動的部署和執行上出現多次失誤,至令部份參與佔中人士與前線警員衝突頻生。
不少市民和報章評論均指出,前線警員在佔中事件中已變為政府和抗議者的「磨心」,筆者對這說法也有同感。其實,警務人員在大部份市民心中是有不俗的印象。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下稱港大民研)的資料,在過去兩年,警務人員在紀律部隊表現滿意度排名多次位列中上游位置,反映市民對警務人員印象不太差。
自佔中爆發後尤其是在上個月28日,警方高層竟然出動防暴隊鎮壓和以催淚煙驅散人群,在現場佔中人士和市民其後在報章和電子傳媒得知警方以武力清場感到憤怒。隨着佔中人士與前線警察不斷有衝突場面出現,市民對警務人員印象也逐漸轉差。
但低處未算低。在月中,七個警員拘捕一位名為曾健超的佔中者後,警員竟然將他帶到公園暗角圍毆,引致曾健超身上多處傷痕。這圍毆情況卻被無綫電視記者在現場拍攝下來,並在其後的新聞環節播出。以筆者的估計,這圍毆事件對警方的形象造成的破壞更甚於催淚煙清場事件,因為這是關於前線警務人員無視法紀進行私刑。究竟整件圍毆事件對警方信譽造成何等程度的破壞,現時給予答案是言之過早,但讀者可以從以下一件國際知名的警員圍毆市民事件來估計到答案。
在1991年3月3日,美國黑人羅德尼.金(Rodney King)因醉酒駕駛和拒捕被四位洛杉磯市警員以電擊槍和金屬警棍攻擊而最終被制服。在整個拘捕過程中,四位警員共揮動了56次警棍,有33次擊中金,令至他面部骨折,腳踝斷裂和多處擦傷及割傷。由於金的拘捕過程被一位在事發地點的居民拍攝下來,在案發第二天,這位市民將錄影帶交給當地電視台KTLA播出,隨後各州的電視台甚至其他國家的電視台播出金被暴打的過程。這件警員毆打黑人案在美國社會產生極大迴響,市民不但憤怒而且更要求警方高層嚴正處理事件。最終四位警官被聯邦法院起訴,但在這場審訊中,陪審員竟然作出無罪判決,令至全國震驚,而洛杉磯市更出現大型暴動,最終造成53人死亡、2,383人受傷,近10億美元經濟損失。由於社會爆發暴動和大部份市民認為法庭判決不公,美國司法部要求再次起訴四位警員,在法庭重審後,兩位警員被判刑32個月而另外兩位被判無罪。
金被警員圍毆的事件重創洛杉磯警隊聲譽。根據《洛杉磯時報》民意調查的資料,在未發生金的事件前,白人、黑人和拉丁裔的美國市民對警隊的支持率分別為74%,64%和80%。但事件發生後,他們的支持率分別下降至41%,14%和31%,平均跌幅超過四成,這亦創下自1977年12月有紀錄以來的最大跌幅。當然這事件並不是美國歷史上唯一出現的警員暴行事件,例如,1979年發生一位黑人女士歐利亞.愛(Eulia Love)因拒捕被洛杉磯市警員射殺和在1996年發生兩位墨西哥非法移民在沒有反抗下被兩位河濱縣警員用警棍打至身體受傷。在這兩件事發生後,美國警隊的市民支持度也明顯下滑。
最近,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中心(下稱中大民意中心)進行第二輪「香港民意與政治發展」的民意調查,結果指出市民對警方的信任程度平均分為5.49分,僅僅高於5分,「一般」的評價。基於中大民意中心首次問這問題,所以很難分析信任程度的走勢。為了解決這難題,筆者抽取港大民研一條關於市民對香港警務人員滿意評分的問題。根據今年六月底的調查結果,市民給予警員的評分是62.3(用0至100分評價),即是在0至10分評分制的6.23分。雖然港大民研和中大民意中心的兩條問題分別集中於滿意度和信任度,但問題的本質十分接近,所以筆者認為今次中大民意中心的結果明顯反映市民對警員的信心出現顯著跌幅,對警方來說,這肯定是一個壞消息。
市民對警員減少信任可以衝擊警方威信,令執法難度大增。如果政府漠視這問題,這無疑為社會帶來另一個大問題。所以特首和各高官一定要盡快將佔中問題解決和想辦法去提升市民對警務人員的信任度。
在刑事司法(criminal justice)和犯罪學(criminology)的文獻上,不少學者對以上問題提出了數個解決方法。以筆者意見,現時有效的方法有兩個:第一,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調查曾健超被毆的案件。現在警方只是透過一個正常程序去進行調查,例如監警會跟進事件。但監警會主席和三位副主席均為建制派人士,很難給予市民信心會公平處理曾健超的投訴。如果要挽回市民信心,政府需要設立一個形象中立、透明度高和能夠問責的獨立委員會,以顯示政府有誠意去作出一個公平調查。
第二,金事件令至洛杉磯市的警察總長下台。其實,任何私人機構,當發生重大錯誤,管理層是需要問責。今次佔中事件由開始至現在,警方最高決策層從放催淚煙至曾健超被打均出現推卸責任的狀況。另外,警方的部署失誤頻頻間接令整個佔中運動不斷升溫也是鐵一般的事實。就如美國總統杜魯門的一句名言:「我會為這些決定作出最終負責(The buck stops here)」。如果警方高層不問責,難道他們也是如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所說:「我是局外人!」我們的政府是不是真的變得如此可悲呢?
http://acecentre.hk

關焯照
經濟學家、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