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10月14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街頭度過成人禮
(自由撰稿人 許驥) - 許驥

馬拉拉成為史上最年輕諾貝爾和平獎得獎者。資料圖片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宣佈,將諾貝爾和平獎授予有史以來年齡最小的獲獎者:17歲的巴基斯坦少女馬拉拉(Malala)。年輕人改變世界的時刻,伴隨互聯網技術,再次展現在世人面前。就在馬拉拉獲得諾獎的數天前,黃之鋒登上美國《時代》雜誌亞洲版的封面,並被形容為「抗爭的臉」。
馬拉拉是在互聯網時代,才有機會被世人所知的。2008年,當時年僅11歲的馬拉拉通過在BBC烏爾都語頻道撰寫blog,告訴世人她和朋友們在塔利班專政統治下的生活,從而暴得大名。她並不是顛覆者,不過是個傳遞常識與真相的普通學生。她反對塔利班剝奪女性受教育的權利,希望人人皆能平等。
然而,正如所有暴政一樣,集權統治者最害怕的就是常識與真相。2012年10月9日,蒙面的塔利班分子前往暗殺馬拉拉。馬拉拉左額中槍,一度生命垂危。在「境外勢力」營救下,搭乘專機前往英國急救。經過長達近三個月的治療,次年1月4日才出院。但是,由於無法回到祖國,馬拉拉只能遷居英國。
在馬拉拉接受治療的過程中,世界輿論沒有忘記這位勇敢而無辜的少女。聯合國於2012年11月10日宣佈,將每年的7月12日(馬拉拉的生日)定為「馬拉拉日」。當馬拉拉康復,站在聯合國為第一個「馬拉拉日」發表演說時,她依舊不忘為教育發聲:「讓我們開展一場對抗文盲、貧困和恐怖主義的壯麗抗爭,讓我們撿起我們的課本和筆,它們才是威力最強大的武器。」
馬拉拉對教育的重視,不禁令人想起黃之鋒及學民思潮。可別忘記,就在馬拉拉遭暗殺未遂的那陣子,香港正在發生轟轟烈烈的反國民教育運動。一群拒絕洗腦的中學生,發出時代之音。十多萬有常識的香港市民,自發響應包圍政府總部,那一刻,被歷史記住。香港人的抗爭,從那一刻起進入新紀元。
對在九七回歸已成定局之後出生,並在八九六四洗禮中長大成人的香港「九七後」來說,他們正逐漸成為香港社會新的主人翁。他們大多不會說華麗的辭藻,接受採訪時,重複着簡單的常識。而作為抗爭者,他們卻彬彬有禮、井然有序,甚至在遭到催淚彈鎮壓之後,也不忘自發維持秩序,被譽為「最有禮貌的抗爭者」。他們也懂得怎樣讓全世界聽到自己的聲音,不相信成王敗寇的叢林法則,沒有英雄,沒有領袖。當黃之鋒看到自己成為《時代》雜誌封面人物時,他只是說:「封面人物應該係每一位佔領者而唔係我一個。」香港「九七後」在在印證民主的核心價值:也許沒有最好的,但必須杜絕最壞的。
馬拉拉和黃之鋒的成就,是傳統社會一個人畢生勵精圖治,也未必有機會企及的高度。但是,他們今年都只有17歲。17歲能做甚麼?他們足以垂範世界。
2014年10月13日,是黃之鋒18歲的生日。這位不是學生領袖的學生領袖,在街頭度過他的成人禮。這是最好的成人禮,是屬於每位「九七後」的成人禮。「九七後」將在這場雨傘革命中,成為真正的大人。抗爭的基因,一如真實的基因,會以代際相傳的方式,留在所有香港人的身體裏。
只是相比之下,那些毫無作為、袖手旁觀、冷嘲熱諷的所謂「大人」,你們不會感到臉紅嗎?平日裏為地產霸權叫苦哀嚎,年輕人為公益而走上街頭時,你們卻又患得患失。你們擔心自己的孩子有危險,你們真的擔心嗎?如若真的擔心,為何不代替他們站在街頭?想想看,當馬拉拉的父親被問及女兒為何如此勇敢的時候。他的回答是:「因為我沒有折斷她的翅膀。」
有西方傳媒提議黃之鋒應獲下屆諾貝爾和平獎。恐怕這一殊榮,黃之鋒也未必在意。在網上看到,有香港作者呼籲提名「香港學生」(Hong Kong Students)為2015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這個呼籲是甚好的,諾貝爾和平獎的設計,本身也是允許頒獎給合乎條件之團體的。而有資格提名該獎者,一般包括大學文科教授及研究機構代表。關於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相關資訊,可參見其官方網頁: http://www.nobelprize.org/nomination/peace/index.html 。希望相關具備資格的人士可以積極行動,為香港再創神話,也為中國再奪一塊諾貝爾和平獎。

許驥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