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9月29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黃之鋒抓得完嗎?
(自由撰稿人 許驥) - 許驥

黃之鋒日前被警方拘捕。資料圖片

佔中業已啟動,一些人開始害怕,而他們越是害怕,接下來的鎮壓可能就越殘酷。歷史彷彿在重複上演,但在細微處,又總能看出不同。陳舊的管治機器,他們的假想敵,仍在以陳舊的方式抗爭。所以,左報「引證」各種消息,指摘黃之鋒受境外勢力扶持、利用,創造「政治新星」──如果「政治新星」果真是可以被人為創造出來,且如此容易創造的話,那麼建制派應該早就「滿天都是小星星」才對啊!所以,這不是太陰謀論了嗎?
但是,這台陳舊的管治機器可顧不了這麼多,他們像過去一樣出擊,試圖制服抗爭者。於是我們看到,黃之鋒被捕了,隨後周永康、岑敖暉等人也被捕了。學生領袖的住所被搜。一切,難道不都似曾相識嗎?從國民黨到共產黨,幾十年來打壓學運的手段,不外乎這幾招。因為官方認為,只要控制住幾個領袖,學運就會銷聲匿迹。但今時今日,真的有這麼簡單?
黃之鋒根本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學生領袖,雖然他和傳統的學生領袖具有類似的氣質:善於演講,精於組織……不過,他卻不像過往依賴抗爭組織,一步步爬上來的學生領袖──他是互聯網的一代。其實豈止於黃之鋒,整個學民思潮,以及一眾同齡的抗爭者,都是在互聯網中脫穎而出的。
互聯網時代的抗爭者有兩個特點。第一,他們的組織凝聚性非常小,幾乎每個人都是原子化的個體存在。所以,他們幾乎不構成任何黨派,可隨時拆解成無數個小團體,又可以隨時結盟成大團體。學民思潮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黃之鋒、黎汶洛、周庭……說不定他們明天就會分屬多個組織,但他們仍戮力同心,因為他們是作為志同道合的抗爭者而在一起的。不過,互聯網時代的抗爭者的第二個特點,卻是他們的聚攏效應大得不可思議。任何一個人在社交網絡上說一段能夠引起共鳴的話,哪怕沒甚麼特別,僅是常識而已──只要認同的網民夠多,不斷分享出去,形成「爆點」,抗爭者便會以風起雲湧的速度響應。黃之鋒本人,不就是這樣成名的?2012年反對國民教育的時候是這樣,今次的政總罷課,又何嘗不是再展示了一次互聯網不可思議的力量?
綜上所述,香港政府難道還天真地認為,抓幾個「黃之鋒」就能將事情擺平嗎?黃之鋒被捕後,全港大學、中學無數罷課關注組旋風式成立。在網上發表個人意見、評論的文章多到無法統計。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忽然成為「政治新星」。哪位「半仙」能幫香港政府掐指算算,下一個因為口才出眾或形象出眾或任何原因而火爆互聯網的「小黃之鋒」會是誰?會出現在哪裏?──「黃之鋒」抓得完嗎?這樣一場防不勝防的戰爭,官方真的有信心能最終勝利嗎?
歷史是不能假設的,但又何妨假設一下呢?就好像英國歷史學者弗格森(Niall Ferguson)寫《虛擬的歷史》一樣。假想1980年代初,中國出於種種原因,同意了英國提出的「以主權換治權」方案,請英國人繼續管治香港。隨着1990年代香港主權回歸,21世紀中國經濟崛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伴隨香港內部的問題,卻是互聯網時代,民眾進入第三波反殖運動高潮。港英政府每日疲於奔命,撲滅遍地開花的星星之火。此時,中國政府與本港愛國勢力暗通款曲,協助反殖運動,令本港市民向港英政府爭取公投權利。公投的選項:一、治權回歸中國;二、治權留在英國。最終,香港以公投方式徹底回歸祖國,一國兩制也不需要了。誰敢對抗中央的,就一起扔上英國人的船,送回英國去做「英國狗」──這難道不是個「大團圓」的結局嗎?
中國人喜歡看大團圓的故事,可大團圓需要大智慧,中國人又真的有嗎?在這樣一個新時代,統治者沒好日子過。最後,不由得想起崔健在《盒子》中唱道:「回去砸了那些破盒子,回去撕破那個爛旗子!告訴那個勝利者他弄錯了,世界早就開始變化了!」

許驥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