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9月18日

聽唔到點跳舞
聾人Step up去紐約

舞台王者米高積遜(Michael Jackson)曾經說過:「To live is to be musical, starting with the blood dancing in your veins.」(生存就是音樂,生命起始是血液在靜脈舞動。)音樂是聲波震動,律動源於身體,聾人舞團「森林樂」的阿樹和Ariel應該清楚不過。聽不到音樂,靠感應喇叭震動記拍子,原來聾人也能用舞蹈突破自己,譜出人生的樂章。獨立微電影《火龍光舞》寫的,就是聽障舞蹈員的故事。
記者:程詩敏 攝影:林寶益 王俊龍

《火龍光舞》是香港首部手語歌舞電影,入選今年第四屆香港國際聾人電影節參展電影,但在健聽人士世界迴響不大。故事講述熱愛跳舞的聽障人士Jason,為參加跳舞比賽,排除萬難學舞。現實中,Jason雙耳深度聽障,本身也是「森林樂」團員和主腦。《火龍光舞》編劇李詩彥(Anna),回想幾年前在派對上看到Jason跳舞,第一個感覺是「好奇怪」:「聾人跳舞,他們接收不到音樂的訊息,他只是跟著拍子跳;我很好奇,聾人世界的藝術是怎樣的,所以萌生了這套戲。」

電影對白有心思地安排一半口語,一半手語。聾人飾演聾人,不用配音,原來手語對白也可以很有張力。Anna說,「我不想塑造聾人成弱勢社群,只想講他們如何突破自己。」戲中Jason加入健聽人士練舞,但得不到女友支持,更揶揄地說:「音樂是健聽人的世界,我們是聾的,為何要逼自己進入那個世界?你那麼想得到健聽人的掌聲嗎?」Jason無言以對,用台上表演證明自己,只要有團火,聾人舞蹈都可以娛樂世界。

「森林樂」阿樹正職是窗簾技工,Ariel則是文員;阿樹說,自己收入不高,與同事難溝通,生活缺乏滿足感,要靠舞蹈來填補。「森林樂」成立初期不被看好,聾人覺得他們跳舞不及健聽人,無前途。不過這四人舞團沒有放棄,自己付錢請健聽排舞老師,一星期至少練習四、五天。2011年終於有成績,闖進《亞洲星光大道4跳舞吧!》16強,現時經常作義務表演,感動聾人,也感動健聽人士。

今年3月,Jason更獲展能藝術會的資助,往美國紐約百老匯舞蹈中心,深造舞藝一年。 阿樹說,期待他回來一起追夢,將來教聾童跳舞,「告訴他們聾人沒甚麼做不到,相信自己,不要輕易放棄夢想。」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