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8月26日

悼「民主回歸」
(記者 陳沛敏) - 陳沛敏

支持香港「民主回歸」的學者曾澍基於近日去世。資料圖片

曾澍基去世,學者羅永生在面書留言:「『民主回歸』理念的締造人,離世於『民主回歸』瀕於正式全面終結的時候……」此時此刻,讓我想起,幾年前同屬那代學生領袖的一位前輩,分享他近年的自省:「那時候,回歸講得太多,民主講得太少。」
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構思,原意是指涉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當時,在北京眼中,香港人是安於「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生活方式不變的非政治動物。但當八十年代初香港主流民意仍然抗拒中共、恐懼回歸,兩家大學的學生會卻致函趙紫陽,支持「民族回歸」,同時要求給予香港「民主自治」。
「民主回歸」的內涵,包括「堅持港人民主治港的原則,而中國不干涉香港內部事務,將來香港地方政府及其最高行政首長應由市民普選產生。」那時候,民主黨的前身之一「匯點」等,與兩大學生會形成所謂「民主回歸」派。後來,趙紫陽親自回信承諾:「將來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民主化的政治制度,即你們所說的『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這承諾,給了「民主回歸」派極大的鼓舞,也成了支持回歸的輿論本錢。
之後的發展,當然是一切已成歷史。廿二輪談判,中英簽署《聯合聲明》。《基本法》制訂,其間又爆發了八九民運、六四屠城,改寫了兩地的命運。九七回歸,董建華主政,經歷了03年的轉折,中共改變對港政策。
當年的「民主回歸」派,早已覺悟「民主回歸」由始至終只是中共統戰的手段。事到如今,人大常委會即將頒下政改決定前夕,中共牌已攤。回看歷史,就算不讀1944年的《新華日報》,過去三十年已足夠讓香港人明白,背信棄義,就是中共本質。
一廂情願的天真,一次也太多。如果香港人再次被欺騙,再次被分化,接受袋住先,那只能說一句:抵死!

陳沛敏
記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