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8月16日

蘋論︰
這是一場自由與反自由的鬥爭 - 李怡

周三的「蘋論」,用了德國總理默克爾的一句話作題目:〈自由的秘密是勇氣〉,隨後見《蘋果》網頁的「蘋語錄」也用了這句話。而接下來的律師會會員大會,則有2,000多名事務律師,頂住威脅、恐嚇、利誘,實踐了這句話,顯示出一個人要實現自由,秘密只有兩個字,就是「勇氣」。生活在專政體制下的人,實現自由要冒着被監禁、被自殺、生計無着的風險,需要的勇氣很大;生活在至少仍有法律權利的香港,我們實現自由的勇氣不須太大,大不了失去在大陸發展事業、被老闆辭退,或者少了些經濟政治利益而已。然而,即使這樣,向來把「搵食」列為生存首位的許多香港人,仍然缺乏實現自由的勇氣。
律師會投票前,北京司法部、中聯辦及中資機構聯手為林新強箍票,已經毫無忌憚,許多大律師行也接到「命令」,要求律師簽授權書去撐林,這種授權票攻勢,使提出動議的三人小組都相信動議通過機會不大,小組成員之一的任建峰在會前說,「有咁大嘅機器喺背後,我哋根本完全冇期望」。儘管只要屆時律師親自出席投票可以使授權書無效,但一般相信這樣做的律師很少,因為這等於公然與自己的律師行對立,這不是跟自己的職業生涯過不去嗎?
豈料三個動議都以大比數通過。也就是說,即使大行,即使受到中共機構威逼利誘,但如任建峰所說,「香港原來仲有好硬嘅律師企出嚟,律師終於可以為呢個行業感到自豪」。
轉折點在哪裏?在於中共的干預。中共以為干預是對於挺白皮書、講共產黨很偉大的林新強的無可阻擋的助力,誰知是一股反作用力,因為這牴觸了受法律教育的多數律師的自由的底線。如果中共不出手干預,許多律師很可能懶得理會甚麼動議,但一干預,就使他們覺得這明明是律師會內部事務,竟被外部勢力以「奇形怪狀」的方法干預,提醒律師們對法治、對司法獨立、對自己的自由意志、對律師會的獨立運作的功能保持警覺,而積極參與投票支持動議了。
張曉明不久前說,批評白皮書的人「如果不是故意歪曲,就是過慮了」。律師會的投票結果顯示,除了大律師公會,連牽涉許多利益的事務律師也都「故意歪曲」或「過慮」了。
中共做的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蠢事還包括「反佔中」的大動員。兩個多月前,筆者與一些中環精英聚首,他們大都表示不想見到佔中,認為佔中影響經濟和社會正常運作;但前兩天,同一群人態度就大有改變,他們大都表示對「反佔中」一夥的醜態難以容忍,對梁振英以「個人名義」簽名反佔中覺得違反特首應有的操守,對中共通過種種機構強勢推「反佔中」反感,認為這是以政治經濟壓力去強迫市民扭曲自己的自由意志,也因此,大都認同佔中作為公民抗命的一種方式應該容許。
事態的變化就是如此詭異,如果「反佔中」派循正途去宣傳,讓市民以自由意志作選擇,效果即使沒有現在那麼誇張,但至少不會予人以背後有政治強權在推動之感。現在強權不僅幕後而且走到台前(張曉明公開說「你們為香港做了一件大好事」),就徒增市民對掌權者及其傀儡的惡感。明天的所謂大遊行,記者不妨採訪一下,參加者有多少人明白佔中與反佔中的真正含意,以及有多少人會鬧出「反中央」、「張融」這類笑話。
假普選方案,只要四名泛民轉軚就可以通過。對中共和港共來說,本沒有甚麼難度,尤其是不打算在2016年再選立法會的議員,延後利益對他們會更吸引。但必須給可能轉軚的泛民提供一些「民意」彈藥,於是搞反佔中的大龍鳳。但反佔中的幕後黑手呼之欲出,而台前的發動者又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使這場鬧劇表演徒增泛民轉軚的難度。現在泛民的主流趨勢是不能接受「袋住先」也。
終審法院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昨天撰文指出法治社會的法官沒有主人,只忠誠於法律。白皮書要法官愛國,事實上就是要在法官頭上置放一個由中共黨去定義的「愛國」的圖騰。搞一個假普選,以及配合假普選的運作,包括白皮書,包括張融的反佔中,包括對律師會的干預,目的都是要摧毀香港人的自由意志。
這是一場自由與反自由的鬥爭。我們須時刻記住:自由的秘密是勇氣。讓筆者再引一段默克爾的話:「自由是我人生中最幸運的經驗,沒有甚麼比這更讓我振奮,沒有甚麼比這更能激勵我,沒有甚麼力量比自由更強大,更能給我正面的感受。」前晚律師會的投票,證明縱使「有咁大嘅機器喺背後」,自由意志仍是更強大的力量。
(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