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8月15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泛民的政治地位應被尊重 ─論廖暉的治港路線(三)
(自由撰稿人 施路) - 施路

泛民長期擁有過半全港市民的支持,其政治地位應被尊重。資料圖片

回歸十七年來,中共長期奉行廖暉的治港路線,不承認有着超過55%選民支持的泛民主派的政治地位。致泛民主派無法真正參與香港的管治,其作用不被尊重,成為真正的「反對派」。為了抗衡建制派在立法會的大多數,不停地拉布致立法會幾乎癱瘓,行政立法關係處於崩潰邊緣;為反抗侵犯少數人的公共政策,社會運動此起彼伏,已造成社會的嚴重撕裂;政制改革因沒有互信不僅停滯不前而且走上長期對抗的危險……這就是香港目前各種亂象及深層次矛盾無法解決的根本原因。
回歸後的多次全港選舉結果顯示,泛民主派的支持率高於55%。這表明泛民主派的政治主張和工作業績,受到過半數港人支持。正是這樣一個政治派別,在廖暉治港集團眼中,其地位還不如提倡台獨並已推行台獨行為的民進黨!該黨多名核心政治人物被邀請回鄉,而在香港,至今尚有多名泛民政治人物無回鄉證無回鄉權。這造就了在當代文明社會獨有的怪象,一個中國公民因無回鄉權而無法踏足中國大陸,成為名副其實的二等公民。他們認為,給予回鄉證不是一種中國公民應有的權利,而是一種賞賜,更是一種分化手段。在這種心態驅使下,泛民主派不僅不應擁有相應政治地位,也無政治人格。不與泛民主派談判、溝通、妥協,不是不願意,而是不值得!泛民主派並非平等的參與者或對手,在政改爭拗時,不是要坦誠地坐下來溝通、化解分歧、尋找共識,而是用盡手段,通過私下交易獲取小部份投票權。泛民主派政治人物完全淪為在政改爭拗時被議價收買的對象!
無可爭辯,廖暉的治港路線將走入死胡同。泛民主派高踞的支持率就是鐵證。我們看到,中共的政治領袖有了修正的表態。胡錦濤的「在愛國愛港的旗幟下,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到張德江的「泛民主派也有愛國愛港者」,這是一種進步。但是,僵局為何無法打破?4月12日的上海之行,邀請所有泛民議員上滬,卻偏偏拒絕持不同政見者的梁國雄入境;7月中旬,張德江表態「泛民主派也有愛國愛港者」,卻拒見泛民主派,充份說明廖暉路線修正之難!
十七年來,為了執行廖暉的治港路線,已形成了龐大的利益集團。董建華時代,依托富豪集團治港,富豪們自然成了「愛國愛港」的主力,是統戰的核心。當時正值大陸經濟快速發展時期,廖暉治港集團打着穩定香港需要的大旗,大量給富豪們輸送利益。壟斷投資項目,大量獲利。而富豪們用賺取的暴利設立各種基金,除了支持各種社團發展外,用各種名目諸如高薪聘用、政治捐獻、投資贊助等,反饋治港官員;03年在廿三條立法爭拗時,自由黨轉態,讓中共看到商人集團的不可靠,開始大力培養自己的「愛國愛港」力量,各社團自然成了發展的平台。於是乎,大小社團蓬勃發展,社團領袖取代了富豪,成了擴大「愛國愛港」力量的核心。他們在中共治港集團支持和配合下,以選舉需要為由,到中央各部委拿項目、優惠政策,各省市拿土地,賺取暴利,然後用暴利的部份支持社團發展,利用各種誘惑向會員買票。新一個政治怪物出現了:這些社團既是吸金機構又是福利團體,既是民間協會又要服從組織安排。以這一怪物為平台,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利益集團:治港集團及官員、社團領袖、富豪(二者有時一體),大陸各省市部領導、社團會員。這一集團賴於生存的唯一目的就是「選票」!而反對派的存在,是這一目的的根本原因。如果沒有反對派的存在,他們就沒理由拉選票,創造危機感,利益集團存在的目的也就沒有了根據。因此,如果承認了泛民的政治地位,成為香港政制的參與者,通過平等的協商達致政治妥協,也就沒有爭權的反對派,上述利益集團因失去目的基礎而土崩瓦解。這是阻力的根本所在。
歷史的潮流不可阻擋!反貪污、建構公平的經濟秩序、以法治國是中共在十八大制訂的政治目標。為選票而形成的利益集團不僅扭曲了香港的選舉制度,而且阻礙了大陸的改革進程。公平的經濟環境,決定了不得再因為政治需要給予社團領袖或富豪以暴利;反貪的目標,也要終止治港集團因職務或權力獲取不當收入和利益;以法治國的理念,也不允許因某種短期的政治需要而危害法制和秩序。為此,從國家利益出發,上述利益集團沒有存在的理由。
更重要的是,人大常委會在07年作出了有法律約束力的決定:2017年可以普選行政長官。近期不管社會對普選的模式有多少種解釋和演繹,但有二條是肯定的,一是一人一票選特首,二是應有代表55%以上民意泛民代表參加選舉。不僅因泛民是不同政見者之一,而且有充份的民意支持。不能想像,沒有泛民參加的特首選舉是普選。張德江作為中共最高領導人之一,也在深圳表態「泛民中也有愛國愛港者」!按其治港理論,等於說泛民中也可參與治港和參選特首。
既然泛民主派可選特首參與香港管治,那麼,終止廖暉路線給予泛民主派相稱的政治地位就成必然!
那麼是甚麼阻礙了泛民主派和中央的溝通,致張德江身臨城下仍拒見泛民?並繼續利用媒體妖魔化泛民主派?除了上述利益集團的龐大外,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點出了奧秘:「中央有心魔」!「心魔」是甚麼?縱觀所有領導人講話,可歸納二點,一是擔心泛民主派人當選特首後和中央對抗;二是泛民主派參政後,由於政見不同使香港成為西方世界顛覆大陸政權的基地。對於其一,應該承認,泛民主派中有極端成員至今不接受共產黨專政,但畢竟是少數。有理由相信,大多數泛民或主流,只要願意參選特首者,絕不會與中央對抗,也會接受通過篩選機制保證與中央對抗者不准參選;選民也有智慧拒絕支持與中央對抗者參選和當選。問題是甚麼才叫「不與中央對抗」?是立法規範?還是政治宣示?或是憑某些人主觀臆斷?這些,完全可以通過建立互信,在平等溝通的基礎上找到共識。至於其二,大部份是廖暉路線為了樹立反對派,長期妖魔化泛民形成的。泛民中雖有與中共不同政見者(如對六四的態度)及反共者(如結束一黨專政的主張),但在公開資料中,仍沒有任何一人與境外顛覆勢力合作,意圖推翻共黨統治。
只有有了地位才會被尊重,才有權參與;只有參與才有溝通機會,化解分歧找到共識。
中共歷史走到在其管制區有普選的實踐。這對中共、港人、對泛民,是一份責任和考驗。是終結廖暉邊緣化泛民路線、承認泛民的政治地位的時候了!解開困擾香港十七年的政改死結,真正實現港人治港的構想!

施路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