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8月12日

稱同黨曾想將屍骸混沙泥製磚
殺父母無感覺 被告反因受傷驚慌

【弒親碎屍案】
【本報訊】大角嘴夫婦遭碎屍案,弒父殺母的被告周凱亮被捕後向警方親述殺人棄屍經過,控方昨在庭上播放當時錄口供片段。據周所言,他與次被告謝臻麒合力行兇,事後謝曾計劃將屍骸混合沙泥製成磚頭,又想過用人肉製成叉燒飯,及考慮煮屍以辟味及「好切啲」。被問到殺父母的感受,周坦言「冇感覺」、「冇擔心佢哋死亡」,反而因自己受傷流血,感到驚慌緊張。
記者:楊家樂 陳美莉

相關新聞:「佢哋死咗,我就得以重生!」

根據首被告周凱亮於去年3月15日被捕後向警方供稱,去年3月1日,相約父母一同前往大角嘴海興大樓案發單位,「叫兩位老人家幫吓眼,睇吓新租間屋」。他打開鐵閘,屋內的次被告謝臻麒應聲開門,他向父母介紹謝為同屋主。待兩老走到大廳,謝關上鐵閘及大門,他倆開始行兇。
他與謝早已商量分工,「睇吓邊個近邊個」而選擇目標從後偷襲,「咁啱我近周榮基先生,佢近蕭月兒先生……吖唔係,係蕭月兒小姐」,故他負責向父親下手。

謝「劏咗無數咁多刀」

兩人分別從梳化及衣物籃拿出準備好約50厘米長的鋸扒刀及生果刀,「我對住周榮基嘅頸部做一個刺穿嘅動作」,而謝則「掩住我母親個口,橫砍,即係打橫咁劏,一分鐘之內佢就瞓低,失去活動能力」,其間沒聽見母親大叫。
惟父親被刀插頸後仍掙扎呼救,更圖用手奪刀,父子倆倒地。謝見狀上前協助,混亂中亦仆倒,意外地割傷周的左手中指及左大腿。謝最終「劏開」周父頸部,「謝臻麒先生係一個好大力嘅人,佢劏咗無數咁多刀」,直至周父氣絕。
周指「我母親頸部已大部份劏開,流咗一地血」,而父親則無脈搏。周清理面上血迹,立即搭的士過海到瑪麗醫院急症室求診,訛稱在街上仆倒,被尖石及五金廢料弄傷。
周指醫護人員「好心」,見他長褲染血及破損,給他醫院褲替換。但他嫌「似睡褲」,遂到香港仔買新褲,並再到診所作第二次檢查才回家。
警員問周殺父母後的感受,周這樣回答:「我自己真係冇感覺。第一,我畀佢意外地𠝹到隻腳,流好多血,第二我擔心件事會曝光。由於我本身冇辦法理解人哋嘅痛楚,所以我冇擔心佢哋嘅死亡。我只係覺得驚慌同緊張,因為我隻腳𠝹傷咗同流血。」
周續供稱,謝建議他回家,以免父母失蹤期間離家太久引起懷疑,故由謝負責處理遺體。惟謝於行兇翌日致電他透露「啲嘢好難做,例如隻手就算煮淋咗都好,要切開一塊塊,如果冇電子刀具協助,係好困難」,再隔一天又謂有大問題,「冇法響個頭骨中間斬開」。

相關新聞:儲值卡聯絡 暗號「00」即平安

形容屍體發出腐乳味

周欲了解詳情,同月5日返回案發單位,但現場已清理好,未有衝突或肢解痕迹。謝指已將屍首分開包裝放入雪櫃,「個頭放冰格,只係剩返少部份位」,故內臟需放入冷藏格,其餘肢體則因「唔夠位」而放入三個防潮箱。
周指謝原打算將英泥與沙混合屍骸,變成磚頭,但發現太重,未有實行;又曾透露欲將屍骸製成叉燒飯棄掉,但因「做唔到個效果」而放棄。周坦言對此無所謂,「到最後都係package嘅過程」。
周指一直沒有打開雪櫃看死者頭顱及身軀,因謝「堅持叫我唔好打開,有惡臭」。至於其餘殘肢,周則到同月12日協助謝將屍體丟入海前才首次窺見,「肢體已經發黑,有類似腐乳味,食嗰啲,但濃啲嘅」,並「用鹽醃住,黃黃黑黑」,用意應是「盡量脫水,令細菌分解速度減慢」。周指「佢響每一個屍體關節部位切開,關節與關節之間一份」,合共廿多份。

憑手形認出母親殘肢

其後二人以保鮮紙包好部份殘肢,放入裝有泥沙的環保袋加黑色膠袋,利用遠足背囊運載,騎單車到海旁丟棄,但當時未有沉入海底。周指肢體已腐壞到難辦屬誰,僅憑手形認出其中一隻是母親的手。
對於事前購買大量刀具,周解釋「有啲刀係分屍用,有啲係落手時畀多個選擇自己」,而謝向他透露肢解時曾用鋸及切骨刀,又曾考慮煮屍以辟味及「好切啲」。周指事前沒有購買有關肢解或殺人的書籍,「佢原本有嘅知識,我唔知佢點學番嚟,佢話畀我聽佢好有信心,傾談過都覺得好易做」。
案件編號:HCCC376/13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