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8月09日

蘋論:
張曉明叫香港人不必「袋住先」 - 李怡

一班溫和及建制派人士,前天發表「尋求共識,實現特首普選」的聯署聲明,呼籲各陣營「停火」,營造「平心靜氣」的氣氛,回歸理性討論政改方案,又相信人大不會在8月的決定「寫到好死」,估計只提原則性立場,坦言對落實真普選仍有「一線希望」,希望在未來幾個月,各方可以達成特首普選方案共識。聲明表示:「近年來,特區政府管治困難,各種發展政策舉步維艱,社會對峙情緒和行動不斷升溫,令人感到十分擔憂。如果2017年未能實現特首普選,前景將更不堪設想。」
聯署者包括曾鈺成、梁錦松、徐立之、張信剛、張達明、劉千石、廖柏偉、葉國華、羅致光等人。他們都是社會形象不差的公眾人物。他們的誠意不用懷疑。
同一天,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發表長篇講話,對政改、對白皮書的荒謬言辭,語調強硬,全無「平心靜氣」商討的餘地。而回顧自去年喬曉陽在深圳談話以來,儘管有溫和民主人士提出一些自以為中央較可接受的政改方案,但中央各要員的談話從來沒有一絲表示會對喬老爺假普選方案的「三個堅定不移」有任何可以移動一下的意思。張德江在兩會期間,以及早前在深圳的談話,都沒有表示會對中間派的意見有所考慮。白皮書的發表,和特區政府的政改諮詢的偏頗,更使有正常思維的香港人,很難對落實真普選有「一線希望」。講理性討論,不能只要求民主派和香港市民理性,而無視中共和港共不理性。
張曉明同中共要員的歷次談話一樣,藉口「國家安全」來緊扼香港政改咽喉。他說:香港發生的許多事情,包括極少數人與外國勢力、外部勢力勾連的活動,不能不引起我們許許多多善良人們的警覺。香港發生甚麼事情?與外國勢力勾連是甚麼性質的多大規模的勾連?是在搞武裝起義要推翻中共政權嗎?張曉明引鄧小平說,要防止一些人「把香港變成一個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對大陸的基地」。且不說鄧小平講話沒有列入《基本法》,並非法律,即使他的話就是真理,他也只是說「防止」,而沒有說真普選就防不住少數人與外國勢力勾連了。因此,這是在無證據之下對香港人爭取真普選的最大栽誣,也是最不理性的說辭。
張曉明說,「有些人將白皮書解讀為中央對香港的方針政策變了,或者說中央要收緊對香港的方針政策了。這些說法如果不是故意歪曲的話,我認為就是過慮了。」香港是法治社會,1800名法律界人士對白皮書的沉默示威,是這些法律精英對白皮書的歪曲、過慮嗎?我們是不是應該讓大陸的法律界來香港當法官或資深大狀?包括洋人在內的法官也要「愛國愛港」,這在《基本法》中有提到嗎?在「高度自治」之上平添中央的「全面管治權」,也不是中央「收緊對香港的方針政策」嗎?更不要說白皮書上狗屁不通的「主要官員在香港協商或選舉產生」了。6.22電子公投,原先佔中三子預料有十萬人就收貨,為甚麼最後有79萬人投票?難道這是香港市民對白皮書的「歪曲或過慮」嗎?
香港民主派包括被指為激進的民主派,從來都崇尚理性討論,對政改方案也如是。但中共或港共有沒有邀約包括對白皮書過慮與過譽的人一起坐下來理性討論?我們只見梁愛詩、譚惠珠之類的寶貝對白皮書作單方面的詮釋,而不見有任何不同意見的理性討論。為何張德江在深圳不約見民主派或不同意見者來理性討論?而只是一味向建制派傳達中央意向?
一年多的發展,沒有任何證據說明一黨控制的人大,在8月對香港政改決定不會「寫到好死」,而一切證據都顯示中央沒有給香港民主派理性討論的空間。一個絕對權力對於小小放權都視為要它的命根。張曉明說了,不能留有與中央對抗的權力空間,「哪怕只是縫隙」。而任何香港市民的真正民主授權,都是可能削減中央權力的「縫隙」。
「如果2017年未能實現特首普選,前景將更不堪設想」嗎?張曉明也說了,「不管這次政改方案能不能獲得通過……中央的方針也不動搖」。既然能不能通過中央都「不動搖」,所以他也等於說香港人不必「袋住先」啦。
最妙的是張曉明對反佔中簽名行動的發起者說:「你們為香港做了一件大好事」。口氣有點像毛澤東在天安門對百萬紅衞兵的鼓勵話語,都是掌權者對自己幕後發動的支持力量的自慰肯定。(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